关于贵州古村落、古镇的保护、修复与开发利用的思考

发布时间: 2015-10-26   作者:   来源:贵州美丽乡镇网 编辑:吴敏 浏览:

    近年来,贵州省高度重视传统古村落、历史古镇的保护、修复和开发运用工作,开展了许多关于古村落、古建筑保护、改造或修复的调研,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并遵循着保护与最大程度恢复原貌的原则,加强了古村落的保护、修复及开发利用。
    笔者因参与编写《生态贵州·美丽乡镇》丛书,多有留意贵州古村落保护开发方面的事,就古村落保护、修复及开发利用,经过亲自对一些古村古镇的走访,对贵州古村落的保护问题产生一些看法。
    贵州有着600年的悠久历史,也是少数民族的集聚地,明代至今,多少帝王将相在这里留下历史的记忆,多少文人雅士在这里遍布足迹。贵州是一个历史悠久,民族文化浓郁的省份,随着时代的变迁,建省至今已走过了600年的风雨历程。改革开放以来,跟随着现代化城市的不断扩张,全面小康的任务日益逼近,新农村建设步伐加快,不少承载着乡土文化和历史记忆且被称之为“民间国宝”的古村落亦将面临着被破坏甚至消亡,近期中央政府网发表的《拯救历史深处的古村落》一文显示,我国传统村落的消亡现象已达到每日一村的紧张程度,因此,加强古村落保护的呼声日益高涨。在贵州,要加快做好古村落的保护、修复和开发的这件事已成为社会各界的普遍共识。
    但是要做好这件大事,实施起来也不容易,主要体现在因古村落的资产产权、资金、修复方式等问题上,部分有旅游开发价值的古镇、古村落在市场经济中已逐渐丧失了自身的文化,逐步向现代新村迈进。这些都很值得我们去思考。
    贵州古镇、古村落的价值与文化
    贵州古村落、古镇数量不少、个性鲜明、各有特色,可堪称真正意义上的“民间国宝”,如:黎平肇兴侗寨、贵阳青岩古镇、榕江两汪村、凯里舟溪镇、麻江河坝、黄平旧州镇、镇远尚寨、镇远青溪镇、锦屏隆里、贵定旧治、三穗瓦寨镇等等,近年来逐步受到世人的瞩目,声名远播。贵州古镇和传统古村落是宝贵的文化资源,是贵州人长期适应自然、利用自然条件的见证,承载着贵州人民生产生活的点点滴滴与历史河川。
    记得早在2003年开始,国家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选择一些文物保存丰富且有重大历史价值的地方民族特色村镇作为试点保护对象,并进行分期分批公布。古村镇保护的系列政策文件也相继而发,使古村镇保护有文可循。我省古镇、古村落在公示的名单中入列不少,优势突出。但至今看来,大部分古村落的修复、开发情况也需进一步完善,当然也面临着如何保护?如何修复?如何开发的系列问题。 一方面,古村落在我省城镇化进程中将面临着被破坏甚至消亡的压力,一部分村落面临着重新塑装,一部分也正在面临着衰退或萎缩。另一方面,农村的进步和经济发展需要也是一种必然趋势,开展古村落的保护与修复工作,势必也将面临着产权与怎样开发利用的问题。因为如今住在古村落内的农民也有享受现代物质文明的基本权利,这必然将与原有的生活方式产生矛盾。因此,古村落保护开发决不能离开当地的农民,更应该通过合理的方式让古村落存在得更有价值,农民也应在古村落的修复、保护、开发中受益。许多古村落的房屋,由于自然与人为的因素,部分年久的老屋已经损毁和老化,卫生等基础设施条件急需完善。现在的村民更热衷于建造宽敞明亮新居,都想赶上时代的步伐成为新农村的一员,在修房造屋的同时很少顾及到整个古村落的容貌。所以,在此我们得思考是否应该尽快抢救那些即将被挖掉的古村落?
    传统古村落独特的建成环境和其历史文化遗产是极其脆弱和不可再生的,保护好传统古村落早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和迫切任务。是否尽快启动保护古村落的系列行动?这个答案需要留给我们当代的执政者们认真思考。
    古村落、古镇的价值,在于她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化,在于她给我们留下有根可寻的农耕文明,在于她见证了多个时代的兴盛于衰亡。从长远来看,远远要高于现代新村的建设价值。古村落给我们留下的是文化价值,考研价值,旅游价值。而新农村建设给我们带来的是现代农业、现代工业和现代产业。对贵州来说,两项我们都很需要,也很重要,但如何处理好古村落保护和新农村建设的关系,这是一篇需要做的文章。
    如何做好贵州古镇、古村落的保护和开发利用
    一、做好古村落的存量登记
    应尽快统计我省古镇、古村落的数量、现状;对重点区域实行红线保护,对我省古村落的修复、保护、开发、利用要有一个科学的规划。
    二、解决好产权归属
    古村落的产权问题是困扰已久的难题。目前不少古村成为无人村、稀落村,但大部分老建筑都属于当地农民所有,保护与修缮也所需大量资金,村民们自己当然没有承担能力,主动保护意识也相对缺乏。因此,古村落保护过程中必须得解决好产权归属的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动员村民共同参与,政府与市场投入资金,与村民共同享有物质成果。
    三、处理好新农村和古村建设的关系
    做好古镇的保护、修复和开发利用,就需要考虑如何处理好新农村和古村建设的关系,也就是要正确理解古村落建设与新农村建设的关系,古村落保护和发展也应列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行列。只是要明确好古村落、古镇在新农村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划定保护红线。将古村落、古镇列入特色新农村的概念来打造。还可以将这个概念定义为“保护发展好贵州古村落就是建设社会新农村”。贵州青岩、西江苗寨、镇远古镇等都应理解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种外在现象,古村落建设好了,保护完善了,开发合理了,她应该就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特色古村、特色古镇”。因此,新农村建设与古村落保护开发绝不是对立的,他们应该相互依存,相互发挥作用。
    基层组织是紧密联系群众的第一要道,也是古村落保护工作的第一责任人。基层组织在古村落保护的过程中应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首先是要做好宣传引导,将保护古村落的意义、目的向社会做好宣传,让广大群众积极参与古村落保护,提高村民的主动参与意识,防止古村落再次遭到破坏。其次是统计好所在地区古村落、古镇的数量,现状,制定好村民如何参与古村落保护的方针政策,还可以考虑地方人大常委会进行立法保护,引导村民由法制保障的前提下踊跃参加古村落的保护与建设工作,但最终目的应该是让广大村民在古村落、古镇保护和开发工作中得到受益,与村民共享古村落开发利用的成果。
    四、古村落也需要完善基础设施
    古村落建设与新农村建设一样,也需要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城乡一体化建设的精髓和关键就在于完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只要我们应根据不同的特色来建,不能搞两个概念一把尺子,更不能片面地将之理解为拆旧建新,丝毫不保留村镇的特点。在古村落保护开发中出现的问题,在我国其他省份早有先列,很多农村的城市化多为大拆大建,将原来很多富有乡村韵味及历史价值的元素无形中抹杀,兴建了大量现代的建筑,使大部分村庄千篇一律,没有了自己的特色和历史底蕴。这也是当今城镇化建设过程中的一大误区。对于古村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应该以保护古村的整体风貌为前提,目的是在保持原貌的同时改善居住环境。古村内的乱石小巷、红粉石墙等都是古村建筑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进行保护,切不可古村道路见水泥,楼房瓦阁见红砖。
    五、梳理和宣传好古村、古镇的历史与民族文化
    历史与民族文化的弘扬和保护,是贵州古村保护开发的一个组成部分。当前,随着原居民逐渐迁出古村,古村的生活气息、传统文化不可避免地逐渐流失,稍有不慎,最终将会铸就成为“古村里面有老屋,老屋里面没文化”的场景。因此,加强古村、古镇的文化建设也迫在眉睫,应做到把能留下的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尽全力的梳理和保护。而将当地村民原生态的生活气息、民族风情、传统习俗归纳起来,宣传出去,传承下去,这就是一个即简单又容易操作的保护方式。
    六、做好古村落的生态环境保护
    贵州的古村落多数坐落在风景秀丽,少数民族集居的地方,很多古村落的地理位置风格独特,很有研究价值,反映了当地祖先们在建村立围时的智慧。因此,我们在保护修复或开发利用的时候,就必须要注重古村落自然生态的保护,对一些珍贵的大树、生物都要做好保护,在现有的基础上切不能破坏,还应加强生态环境的建设,充分利用自然环境资源,营造亲近自然的氛围,如果再古村落保护中开辟了自然生态和旅游发展,那对于古村落的开发也无意义。
    七、整合资源形成合力保护。古村落保护发展涉及的部门较多,各自为阵,难以形成合力,是目前面临的最大困境。很多建设项目不是在保护和发展,而是形成了新的破坏。如用水泥硬化路面替代石板路面,已没有古村落的韵味等等。没有保护的监管部门,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约束,很难保证在建设过程中不遭遇破坏。
    古村落是自然形成的历史古迹,是过去每个时代的见证,是祖先们留下的宝贵财富。保护好古村落才能建设好新农村,建设好新农村,才能实现农业强、乡村美、农民富、生态好的小康生活。贵州古村落存量不少,生态优美,但基础薄弱,面临着生存或被动开发的危机,保护迫不及待,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谨以此文供大家参阅,欢迎指正。(省《生态贵州·美丽乡镇》编审委员会  杨松)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