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中国传统村落·黔东南峰会 > 峰会图集 > 正文

传统村落之高维的树(0/0)

5秒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作者: 杨勇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5-11-04 编辑:吴敏 浏览:
分享到:
<< 上一图集
占里
下一图集 >>

    转过一个大弯,在田坝尽头的小山脑上,便看到一片郁郁葱葱的大树林,树林底下密密麻麻地居集着层层青瓦木楼人家,这就是高维村。

    树长在村头东头,那是村寨最先看到太阳的地方。每一个晴朗的清晨,太阳便会从树干间缓缓升起,树干留给村寨一个伟岸的剪影,慢慢及至中午,阳光从树叶间散落在整个村寨。走近一看这片树木全部是枫香树。即使彪形大汉要合抱一株,也要三四个人。霜降过后的枫香树,树叶依然稠密,偶尔被风吹落的几片零散地落在人家瓦片上。

    夏天的大树是鸟的天堂。每年梅雨过后不几天,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白哨(专门吃鱼的一种鸟)就在树梢上建巢繁育。

    我们站在树底下,仰望树的躯干,猜测着树的年龄,但是没有人能够有科学依据定论树的年龄。其实,整个村寨也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是先有村落还是先有枫树,这里的人们一出生,枫香树便是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亦或者说人们是树的生命的一部分。树见证了村庄成长的一部分。

    高维村人民爱树、护树,也有许多有趣的与树有的传说。前些年,在村北头的一片大田坝中间,凸起一个小山包,山包上长着两株高大的麻栗树,两树相依相靠,俨然一对窃窃私语的情人。相传,康熙皇帝当年微服私访路过此地,午间又困又饿,就在此吃饭。因为没有筷子,随手扯了两根树枝当筷子。可是山间荒野之地哪有皇室可口饭菜,皇帝恼怒之下,将两根筷子倒插在山包上。

    没想到筷子似乎有了灵性,在倒着插的情况下竟然发芽生枝长成参天大树,两株树在平坦的田坝间迎风招展,树干甚至多次遭到人为焚烧空洞,可是依然没有影响生长。后来人们认为,这两株树是沾上了皇气的缘故。

    而在我的印象中,最深刻的当属爷爷家对门山上的两株银杏树,那是两株像筷子一样笔直的树,在悬崖石缝中坚韧地生长,树干有脸盆那么粗。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人在哪一年居然在石缝里栽种了这两棵树。我们都叫他们“雄性”树种,因为多少年来从未结过果。不过银杏树依然很受孩子们的青睐,在秋天渐深的时节,叶子变黄,秋风一吹,金黄金黄的叶子像扇子搬纷纷落下,铺得地上厚厚一层,让人不忍心踩踏。放学了,去树底捡拾银杏叶是高维的孩子一大乐事。

    在高维村人民看来,村头的这些树都是有灵魂的。他们叫做“护寨树”,护佑村寨平安风调雨顺,那兜大古树也成为了不少村民“保爷”,希望自己的生命像古树那样雄壮旺盛,每个月的初一或者十五,父母会带着孩子来到树下祭拜“保爷”,至于当了多少人的保爷,恐怕树也记不清。

    树像家里的老人,永远坐在那里,看着村民出生、长大然后老去。年轻的游子归家的时候,远远地第一眼就看到古树,淡定而从容。

    村头的树经历千百年屹立不倒,守望着一方热土,这是信念的守望。村庄与古树就这样相濡以沫,迎来多少朝阳送走多少暮霭。

    “树木是神物。谁能同他们交谈,谁能倾听他们的语言,谁就能获悉真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在文章《树木》中说,高维村的人民在千百年的生活中,其实一直与树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