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大利:古树成了“精”

发布时间: 2018-05-30   作者: 李田清 吴国桢 刘 军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吴敏

  “不知道这些树是什么时候长的,反正我小时候见到的古树就是这么大,现在我都快80岁了,它们还是这么大!”5月27日,记者来到榕江县栽麻镇大利村采访,78岁的侗族老人杨秀文主动给我们当起了向导。

  走进大利侗寨,只见古树参天,绿树环绕,树连着树,房依着树,村在林中,林在村中,整个寨子掩映在古树林里,人与自然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大利村有“侗族建筑博物馆”之称,吊脚木楼沿河而建,鳞次栉比,5座风雨桥将两岸村寨连为一体,寨中还有建于清乾隆年间的石板古道、清宣统年间的四合古墓、清末民初的侗族四合院,以及独特的鼓楼、萨坛、古禾晾、古水井等众多古建筑群。2006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大利寨子虽然不大,全村312户1388人,但百年以上的红豆杉、楠木、猴梨、榉木等古树名木,却有400多棵,户均拥有一棵以上古树,其中500年以上树龄的古楠木40余棵,300年以上树龄的红豆杉7棵。全村有林地面积8788亩,森林覆盖率达79.6%。

  春天,万物复苏,这些古树长出新叶子,青翠欲滴,与寨子里的吊脚楼房相映成趣,焕发出勃勃生机;夏天,古树暗绿苍翠,遮天蔽日,阳光穿透层层树叶,洒下点点金光,更显得清幽迷人。

  “这些古树之所以能保留下来,得益于大利人‘惜树如命,护树有责’的淳朴民风。”杨秀文自豪地说。

  老人告诉记者,数百年前,大利的侗族先祖认为,古树都有生命和灵性,是寨子的福祉,子孙后代任何时候都不能砍伐古树、毁坏古树、售卖古树。

  从此,这条不成文的祖训一代又一代相传下来。

  “不砍古树不毁古树不卖古树”的祖训是谁制定的,现在已无从考证,但大利人对这一祖训一直怀着敬畏之情,如敬畏神灵一般敬畏这些古树。

  杨秀文老人还记得,从他记事开始,父辈就经常用祖训来教育他保护好古树的一枝一叶。


  古树犹存,祖训在耳。村民们守护古树、保护生态的意识更加强烈。他们把对古树的崇敬化作保护古树的一种责任,化为一份祝福,就是让古树健康生长,与寨子朝夕相伴,直到永远。

  2014年,有几个福建商人看中了当时还没有被确定为国家保护的几棵大树,开口就出价120万元买下其中三棵。面对这几乎是天价的金额,村民们没有动心。村支书杨秀康对那几个拿着巨款来买树的商人说:“这些树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不论是为了风水还是为了承载记忆,我们都会世代守护,生死不移,千金不换。”

  此后,又来过几拨买树的人,都被杨秀康给劝了回去。

  杨秀康在大会小会上常说:“祖训是祖宗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传了几百年,比金子还珍贵。保护古树、保护生态,不仅不能砸在我们自己手里,更要代代相传。”

  在村口处,有一棵需要六七个大人才能合抱的楠树王,树龄1000年以上。虽历经千年风雨,仍郁郁苍苍、枝叶茂盛,形如孔雀开屏,栩栩如生,远望雄伟壮观、高大巍峨,近瞧绰约多姿、千娇百媚,千百年来一直被世人称为“仙树”。

  “这可不是一棵简单的古树,而是有故事的古树。古楠树成了‘精’的传说,在榕江、从江、黎平三县交界的侗族地区流传很广。”采访中,杨秀康告诉我们,他们的祖祖辈辈都流传着这样一个美丽的、凄惨的爱情故事:

  很久以前,在黎平县一个侗寨的鼓楼里,一名英俊外乡小伙子和本寨最漂亮姑娘的歌声迷倒了众人,两人的对唱有如天籁之音。

  小伙子动人的歌声和俊俏的容貌,深深赢得了姑娘的芳心。他们歌来歌往,一见钟情。

  外乡人告诉姑娘,他的名字叫楠郎,家住榕江大利村。临别时,楠郎送给姑娘一个银手圈,姑娘回赠一条吉祥绣,私订终身。

  姑娘苦苦等待。然而,过了约定的时间,仍不见楠郎前来提亲。

  姑娘按捺不住,来到心上人的家乡榕江大利。到处打听,寨上的人都说没有这个人,苦苦寻觅不见楠郎踪影,唯见村口一棵大楠树在风中呜呜作响,似有满腔的话语倾诉。

  姑娘失望地回去后,日益憔悴。父母准备将她许嫁他人,姑娘不愿,郁郁而终。

  不久,人们在村口最大的那棵楠树尖上看到了一条吉祥绣,而旁边不知啥时长出了一棵枫树,枫树尖上挂着一个银手圈。两棵树时而耳鬓厮磨,时而窃窃私语。

  有人说,原来那棵楠树即为楠郎,为姑娘的歌声迷醉,化为人形,与之唱和生情,但终不能长相厮守,只能眼巴巴看着心上人含泪而去。而枫树即为姑娘精气所化,两人终能风中相依。

  并肩而立,相偎相依,他们成了永恒。

  古楠树成了“精”的传说,虽然只是人们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和期待,但大利村千姿百态的古树,却见证了时代发展,蕴涵着浓浓的生态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