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一个小山寨的“思与变”—— 天柱县“合约食堂”探访纪实(一)

发布时间: 2018-05-11   作者: 周重新 刘军 康莉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丽

  编者按 起源于桃花源般的甘溪功夫村庄的“合约食堂”,在探索、试点、提炼、改革、升华的过程中,让“合约食堂”火了起来。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天柱县探索创办的“合约食堂”,既有效解决了农村滥办酒席问题,又不断深化了移风易俗、乡风文明的新内涵,广泛得到了各界好评和赞誉。

  这一模式的探索与推广,生动彰显了新时代的新气象、新变化、新风尚,并具有独到的探索实践意义。从5月11日起,黔东南日报、黔东南广播电视台及所属新媒体将同步陆续推出《天柱县“合约食堂”探访纪实》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穷则思变,且看这里如何迈出乡村文明的一小步?

  “村里总有吃不完的酒席,送不完的礼,吃完了人也穷死喽!”47岁的陶光勇,打出生起就一直生活在天柱县渡马镇共和村甘溪寨,前些年他却选择外出打工,让他不得不“逃离”故乡,原因竟然是村里整天也吃不完的酒席,这或许让人不可思议。

  聊起以前村里滥办酒席现象,陶光勇一脸的无奈,一个劲儿地摇头。他说:“这家母猪下崽了,要请吃酒;那家新安了一扇门,也要请吃酒……大家都在一个村,去了你家,不去他家,关系就没得处了。礼金从以前的10元、20元、50元,涨到了100元、200元,甚至更多。我们这些贫困户,咋能承担得起嘞!”

  陶光勇告诉记者,他从1998年结婚以后,家里就再也没有办过酒席。但这20年间,他吃过的酒席多得数不清。“我们家里不像别人家喜事多。也有人跟我说,让我想点法子,整个酒席摆一摆,要不怎么能回得了本呢?”

  当村里人都在想方设法找莫名其妙的酒席名目时,陶光勇不是没有心动过,但是因为心里有底线,他宁愿选择了“逃离”。

  与陶光勇一样,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离开,并不是因为故乡的贫瘠,还有那些渐行渐远的人心。

  2014年,因为身体原因,陶光勇结束了在外的打工生活,回到了村里。“一年随礼,少说也有个七八千元吧!”回村后,他发现村里滥办酒席现象依然不减,除了紧着吃穿过日子,还得省下随礼钱。

  2015年春节,村里的父老乡亲一起欢度春节,村民、村干部大伙儿也第一次谈论起了吃不完的酒席。

  “这确实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过程。对于五花八门的办酒送礼,大家都十分抱怨,特别是一些贫困家庭,有时碍于面子,不得不送,没钱甚至去贷款吃酒,越吃酒越穷喽!”共和村老支书陶光荣说,村里滥办酒席之风日渐蔓延,借酒收礼之势愈演愈烈,这俨然成了脱贫攻坚路上的一个“拦路虎”。

  治理滥办酒席歪风,刻不容缓。于是,共和村“两委”经过充分调研和广泛征求意见,立足“和谐乡村”,盯紧“移风易俗”,落笔“乡风文明”,“合约食堂”集中办酒模式就这样慢慢有了“眉目”。

  所谓“合约食堂”,顾名思义,就是合约化的食堂,即通过寨规民约的形式,约定集中办酒标准、办酒规模。具体来说,就是在人口相对集中的自然寨,通过利用闲置集体资产、家祠或集体土地等,由寨管委来建设一个集中办酒的房屋,修建好办酒所需的厨房、储物间、饮食间等,购买好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电冰箱、消毒柜等器具,约定寨里的婚丧嫁娶事务都到集中点办酒。

  在共和村“两委”的指导下,有着“功夫村庄”美称的甘溪成立了“寨管委”,召开群众大会,把品德好、能力强、肯干事的村民选举到了”寨管委”,把村民组织起来,把外出创业成功人士联系起来,组织群众捐物、捐工、捐地、捐款,建设了天柱县首家“合约食堂”。随后,甘溪寨积极向上级争取资金帮扶,配齐了“合约食堂”的设备设施,并规定凡是寨中办酒,都必须集中到“合约食堂”,除婚丧嫁娶和第一次修建新房以外,其他酒席一律不允许办。

  “以前农闲时,大家都觉得要是能有一个固定的场所可以摆门子、聚会、聚餐就更好了。”而“合约食堂”也创造了这样的环境和条件。

  如今,走进甘溪寨,在寨门前就能看到“一户一约”里写着“婚丧嫁娶,合约食堂;摒弃陋习,倡导新风”16个大字。

  “合约食堂”的创办,看是一件小事,实则体现了农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期盼,朝着百姓富裕、生态美好、乡风文明、全面小康的社会主义新农村,迈出了关键一步。

  思与变的源泉,在甘溪这个小山寨静静地流淌出来。当地群众纷纷感叹道:“再也没有吃不完的酒席、送不完的礼钱了。现在,我们一心一意搞发展,只有奋力脱贫奔小康这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