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侗族易地扶贫搬迁户彭文钦:砸桶出山奔小康

发布时间: 2020-09-21   作者: 李田清 吴国桢 冯哲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吴敏

  【民族小卡片】

  侗 族

  侗族主要分布在贵州省的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铜仁市,湖南省的新晃侗族自治县、会同县、通道侗族自治县、芷江侗族自治县、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三江侗族自治县、龙胜各族自治县、融水苗族自治县,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等地。在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中,我国侗族总人口为2879974人。

  侗族是我州10个世居民族之一。截至2018年,我州侗族人口为1463175人,占全州总人口的30.4%。


天柱县易地扶贫搬迁联山移民安置区一角

  “彭文钦为了搬出大山,把家里的三代陪嫁水桶给砸了。”在天柱县易地扶贫搬迁联山移民安置区,侗族搬迁户彭文钦“砸桶出山”的故事,至今被人们传为佳话。

  9月19日傍晚,夕阳染红了半边天,联山移民安置区显得格外宁静。

搬出大山奔小康。彭文钦正在黄精基地除草(陈光昌 摄)

  当记者走进彭文钦的家时,彭文钦正在厨房淘米、洗菜,准备晚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以前,我们吃水全靠肩挑。现在好了,我们也成了城里人,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说着,彭文钦拧开水龙头,一股清澈的水流汩汩而出。

  记者好奇地问道:“当年为何把家里的水桶砸了呢?多可惜呀!”

  “当时,有不少老人难舍故土,无论如何动员也不愿搬迁。于是,我带头砸了家里的水桶。”谈起这件事,彭文钦至今激动不已。

  三年前,彭文钦一家还生活在社学街道平甫村的大山里。

记者采访彭文钦(陈光昌 摄)

  平甫村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缺水少田,是天柱县贫困程度最深的村寨。

  “三年两头旱,吃水贵如油。”这是平甫的真实写照。

  “但凡嫁到平甫来的媳妇,什么嫁妆都可以没有,唯独水桶是必不可少的。”彭文钦说,从爷爷到他这一辈,家里有3对陪嫁水桶,分别是奶奶、母亲和妻子的。

  奶奶的陪嫁水桶是一对木桶,虽然早已弃用,但从彭文钦记事起,每隔三五年,父亲还会刷上一道桐油养护。

  母亲的陪嫁水桶是一对镀锌铁皮桶,服役几十年,水桶镀锌层早已脱落,变得锈迹斑斑。

  妻子的陪嫁水桶是一对铝桶,光亮耐用,但使用十多年后,水桶也被磕碰出几道凹痕。

  “从12岁起,我就开始下山取水。小时候和姐姐用棍子抬,长大了就拿扁担挑。”今年45岁的彭文钦与村里人一样,饱受缺水的煎熬。

彭文钦一家住进了明亮宽敞的新房(陈光昌 摄)

  村里有三口水井,遇到干旱季节,就只剩两公里外的一口古井有水,经常是排队几个小时也难挑到一担水。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彭文钦至今唏嘘不已:“打着手电筒,熬更守夜排队等水是常有之事。累了,就垫些稻草席地而睡。”

  因为吃水极度困难,当地村民惜水如油。

  一瓢水,早上洗脸,晚上洗衣、洗脚,最后用来喂牲口。十天半月洗不上一次澡,对平甫村民来说已成常态。

  “平时洗脸,都是把孩子们叫到一起,含口水喷到他们脸上,再用毛巾擦一下了事。”说起缺水的往事,彭文钦不禁有些心酸。

  平甫由于干旱缺水,村民们只能种些红薯、包谷、土豆等耐旱农作物,年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为求生活,村里年轻人纷纷离家外出打工。

  彭文钦的父亲常年患病,两个孩子还在读书,全家只有他一人打工的微薄收入,日子过得十分艰难。2016年1月,他家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2016年,天柱县把易地扶贫搬迁作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突破口,对“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贫困人口实施移民搬迁,让贫困群众走出大山。

  这一年,彭文钦所在的平甫村干背充自然寨,也被列入了整寨搬迁计划。

  开始,许多祖祖辈辈在大山里住惯了的村民,故土难离不愿走。

  彭文钦的父亲也想不通:“搬进城,没了土地,怎么养活一家老小?”

彭文钦一家漫步在环境优美的移民小区里(陈光昌 摄)

  “住在这穷山沟里,吃水难,行路难,小孩上学难,为什么不搬呢?”彭文钦急了,抄起扁担,“咣当”一声,将奶奶的陪嫁木桶破了肚……

  村里年轻人也纷纷效仿彭文钦,毅然砸了家里的陪嫁水桶,决意搬迁。

  搬家那天,彭文钦和往常一样,天还没亮就爬了起来,拿起手电筒,习惯性地找桶挑水。

  “文钦,干嘛呢?桶不是被你砸了吗?”妻子沈艳平的话让彭文钦恍然大悟,直怔怔地呆立了半天。

  2017年3月,彭文钦一家与干背充自然寨的28户村民一道,集体搬迁到了天柱县城郊的联山移民安置区,住进了100平方米明亮宽敞的新房。

  联山移民安置区地处高速公路口,区内入驻有中药、制衣等加工企业,还配套新建了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一应俱全。

  近年来,天柱县通过技能培训、转移就业、扶持创业、建立工作站、开发公益岗位等“五个一批”,为搬迁户提供了广阔的就业创业平台。

缺水的历史一去不复返。彭文钦在厨房洗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陈光昌 摄)

  “挪穷窝”后的彭文钦,也在思考着如何实现搬迁与脱贫、安居与乐业同步。

  地处深山的平甫村,海拔、气候条件十分适合药材生长,盛产一种俗称“老虎姜”的中药材——野生黄精。

  2017年4月,彭文钦联合村里5户贫困户成立合作社,贷款15万元,流转村里108亩荒山,开始种植黄精。

  他们搭起帐篷,支起炉灶,吃住在山上,白天顶着烈日干活,晚上点起蜡烛研究种植技术。功夫不负有心人,荒山很快变成了药材种植基地。

  如今,基地里的黄精长势喜人,并开始产生效益,每亩收入达5万多元。合作社根据社员股金和劳务投工,实行定期分红。扣除成本,彭文钦今年估计可分红20多万元。

  走出大山,住进新楼,过上小康生活, 彭文钦那开心的笑容绽放在淳朴的脸上。

  “美丽的侗寨哎,绿水青山好风光,鼓楼下,把歌唱,侗歌声声唱给党,唱给党……”记者走出彭文钦家时,联山移民安置区广场上传来阵阵侗歌声,悦耳动听,沁人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