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游镇远紫皇阁

发布时间: 2018-08-21   作者: 杨涛声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我从小就喜欢登临紫皇阁观琼楼玉宇,赏园林景色。临近青年时代,我还常去阁中焚香击鼓,休闲览胜。自从它在“文革”初期被毁之后 ,我再也没有去过。 30多年过去了,我心中仍牵挂着紫皇阁。初秋一日,内心的冲动驱使我再次去登寻那片昔日的幽秘佳境,今日的荒芜遗迹。

  紫皇阁坐落在镇远古城西北石屏山南麓的山腰处,依山临街,地势险峻,外观瞩目。它不是孤楼独阁,而是原始丛林与寺庙建筑巧妙结合的园林式奇景。午后秋阳高照,烈焰灼人。我独自攀行在通往紫皇阁狭窄陡峭的石坎上。临街两侧古宅夹着石坎形成的小巷悠长深邃,头顶上的一线蓝天像铅条一样压得我透不过气来。走出石坎巷道,四周骤然开阔。只见密林叠翠,藤蔓缠绕,野花竞相争艳,雀鸟翻飞争鸣……此时,我身临其境,倍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仿佛游弋在苍古迷朦的虚幻之中。走完石级路,又步入逶迤曲径。蓬乱的荆棘荒草向我扑来,我顺手拾起一根枯枝将它们拨开,步履蹒跚地继续前行。当我登上紫皇阁山门时,已是气喘吁吁,汗珠淋漓了。

  我抬头望山门,全然不见往日青石灰砖构建的石库门重檐翘角的雄姿,只剩下半截倾斜欲倒的残墙。跨过门槛,走进庭院,满地狼藉使我瞠目结舌:殿宇楼阁全无踪影;几棵古树的枯枝败叶在风中摇曳;残缺不全的屋宇基石风化崩裂;肆无忌惮的杂草猛生滋长;两只山鼠在草丛中争相觅食;唯独那悬崖上抹不去的摩崖石刻“紫皇阁”三字仍清晰可见,雄劲生辉。目睹这荒凉凄婉的一幕,心情格外郁闷和忧虑。我感觉又累又乏,就势躺在一块光洁的石板上歇息。我闭上双眼昏睡入梦,梦见儿时母亲带我上紫皇阁烧香拜佛的情景……

  那年古历六月十九观音菩萨生日,天气晴和,阳光普照。全城的善男信女带着香烛供品去紫皇阁赶庙会。母亲一大早就手挽竹篮,拉着我朝紫皇阁奔去。我们挤进一条临街小巷,攀登陡险回璇的石级小径,穿过一片茂密的绿色丛林, 走过一座单孔石桥,来到紫皇阁山门。山门呈灰白色,门框由青石安砌,门楣嵌“紫皇阁”阴刻石匾,门楼弧檐翘首,门前铺石阶,门槛两侧立石鼓,两扇红漆木门装青铜虎头门环。我盯着这漂亮的山门好一阵痴迷。母亲催促着把我领进山门。里面有个宽阔的庭院,院中有三棵枝叶繁茂的枫香树。 庭院四周是围墙,墙下有装满清水的大石缸。院中央矗立着一座三重檐大殿,坐北朝南,危楼高悬,凌空欲飞。二层楼檐下悬挂“紫皇阁”黑底金字横匾,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殿后傍崖有两栋古宅,是住寺女尼寝食之所。母亲说,紫皇阁是佛门圣地,寺里多年没有和尚,只有三个斋娘(即尼姑)长年在此管理寺庙,操办佛事……随着寺内钟鼓在香烟弥漫中一声悠长巨响,把我从梦中惊醒。此刻,我全身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微睁的双眼慢慢合上,我又重回梦乡……

  梦中的我已经长大,在一次去紫皇阁的路上,我看见无数“造反派”组织的旌旗在紫皇阁上飞舞飘摇。突然枪声四起,只见两派“文工武卫”的斗士手执刀枪棍棒拼命厮杀,吼声震天。不到半日,那历经数百年风雨不动的紫皇阁被夷为平地。又是一阵枪响,那呼啸的子弹向我飞来,我尖叫一声从梦中再次惊醒,汗水浸湿了我的衣襟。我摇头苦笑,笑梦中的亲历所见是如此的鲜活真切,笑眼前废墟与梦里仙境的天壤之别。

  从紫皇阁遗址回来的当晚,我翻阅了《镇远府志》,据载:“紫皇阁在府城西北,石径盘旋,藤萝掩映,瀑布如练,上有小桥,登阁而望,西南清山宛若图画”。我又细读《镇远县志》,书曰:“紫皇阁建筑结构有山门、大殿、住房、膳堂等。大殿为重檐歇山顶吊脚楼穿斗式结构,共5间,顶层凌霄殿,供玉皇;中层欢音殿,供观音;下为半露天吊脚楼。清光绪四年(1878年),知府汪炳璈在殿内提对联一副:西来舞水云山,野渡舟横,两岸绕烟饶画意;东去蜃楼海市,洞庭月落,五溪夜雨沁诗魂。”我庆幸史志记述的紫皇阁与我当年亲眼见到的紫皇阁完全吻合。

  直至今日,我都在为故乡镇远昔日有这一绝妙古迹而自豪,也为它可悲的厄运而哀叹,我和许多人一起奔走呼吁:重修紫皇阁,抢救文化遗产!这是历史殷切的期盼,也是故乡人多年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