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新闻网—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图客 > 主题策划 > 正文

长征无线电厂造出我省第一台电传打字机(0/0)

5秒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作者: 杨峰 王珺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5-06-23 编辑:吴敏
分享到:
<< 上一图集
雷山千亩青钱柳种植带富一方百姓
下一图集 >>

    国营长征机械厂,军工代号4262,专用信箱号262,该厂于1970年筹建,1975年正式投产,由武汉733厂包建完成。1981年4月,国营西南机械厂(4252厂)合并迁入后遂改名为国营长征无线电厂,一直沿用至今,是一家无线电设备整机生产厂。起初长征厂技术人员多来自江苏、湖北两地。

肩挑背扛  自己建厂

    李志祥,贵州安龙县人,现年68岁。1971年8月退伍转业后被安排分配到长征厂工作直至2005年厂子倒闭,算是最早一批进厂的工人。在厂工作的34年时间里,先后担任学工连二排排长、冲压车间主任、行政总务科科长等职务。在长征社区办公室里我们见到了他,老人精神矍铄,完全看不已年近古稀。喝了一口茶,老人清了清嗓子,向我们娓娓讲述起那段几十年前的历史来……

    “最初建厂的时候,从武汉733厂那边分过来两批支援三线建设的专业技术人员,70年第一批,71年又来了一批,总共有两百多人。后来还招收了一批复转军人和上海知青,我就是其中一个,我们这些人算是厂里的元老级人物了。那时候毛主席说‘要深挖洞,广积粮,三线建设要抓紧’,这句话一直激励着我们年轻人。一来到厂里我们连休息调整都顾不上就投入到厂区的建设中,每天天一亮就开始劳动,常常干活到太阳下山。厂里修房所需的砖和水泥都是从贵阳王武砖厂和都匀等地拉来的,到凯里的时间都不固定,有时候是凌晨才到,但是只要喇叭声一响,大家就自觉起床卸砖,即使是刚刚才睡下都没有半句怨言。”

    “才到凯里时262这一片全是坟地、荒山和苞谷地,一点生气都没有,都是我们这批人靠着肩挑背扛一点一滴把厂区修建起来的,整个厂区大概占地200多亩,东至五中,西到公汽公司,南到牛奶场,北到今天的418医院,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工程量是多么的巨大。

    那个时期和台湾关系正是紧张的时候,为此我们厂里还挖了一个防空洞,里面大概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现在都还在,只不过是居民建房把洞口给遮住了进不去了。”

35载:多次获电子工业部嘉奖

    从1970年的筹备建厂到2005年的破产倒闭,35个春秋在时间的长河里算不上长,但也绝不可谓为短。一代又一代的长征人不畏环境的艰苦,潜心钻研,努力奋斗取得了不容小觑的成果。1984年电子工业部确定该厂为电子电话生产厂。该厂生产的中文电传打字机是室内专用通信设备,可直接打出中文字符,直观性强,不需人工译电,还可加密和与计算机接口,获电子工业部科学技术成果二等奖、国防工业重大技术成果三等奖。该厂生产的国家重点工程配套产品为我国通讯实验卫星发射工程作出了贡献,受到电子工业部的嘉奖,立集体功。

    1984年,该厂从香港引进HB2322、HB2323/CY98/CY198/CY650/CR6830等型号的普通型、中档、高档电子电话机散件、组件,进行组装生产电子电话机,并在此基础上吸收、消化、研制了多种型号的HD系列电子电话机。其中HD-9、HD-10型电子电话机具有号码存储、重拨、扩音、免提话筒等多种功能,还增设“1+1”接口,解决载波电话接口问题,在一条话线上增接1台电话机后,同时与对方通话,两机互不影响、互不干扰,已形成年产10万台的生产能力。

支援三线  以厂为家

   吴德平,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现年69岁,江苏人,现住在凯里市康乐社区,1970年毕业于西安交大无线电工程专业,是一位老牌大学生。1970年大学毕业后怀揣着要干一番大事的心情被分配在了陕西宝鸡凌云机械厂(765厂),研究飞机导航项目。1972年国家要在贵州遵义搞061导弹基地,需要把一部分专业技术人员调往支援,吴德平作为厂子里的技术骨干就来到贵州。三年后,因为工作表现优异、成绩突出被调往083系统来到了凯里长征无线电厂,主要从事产品研发生产工作,从此便以厂为家扎根在了凯里。

    吴德平老人在家中兴奋地向我们展示起所获得的一沓荣誉证书,粗略估计大概有三四十本之多,其中有国家级的表彰,也有省里的,还有振华集团的……

    老人说道:“每一本证书背后的荣誉都是用无尽的汗水换来的,是国家对我研发出的产品的肯定,也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产品是我们的孩子

    当我们问起这一辈子设计生产了多少产品时,吴德平老人陷入了无尽的沉思,半晌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之后吐出了几个字“具体多少不记得了”。又问起有多少印象深刻的产品时,老人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最开始1975年的时候我厂开始生产纸带输入机,这是一种计算机配套的输入设备,对于现在年轻人来说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打个简单的比方吧,我们编写好程序在纸带上打上相应的小孔,电脑与纸带输入机连接后就能读取小孔上的程序代码,从而就能运用程序了。紧接着纸带输入机之后我们又研发生产了一种型号为DCY-101型号的电传打字机,这是一种介于现在打字机与传真机之间的机器,可以直接利用无线电传播文字信息和英文字母信息,可以说是发报机的升级版,发报机还需要译码,而这个不需要。70年代我国通讯部通讯兵部队装备的都是这种电传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我们厂生产的。”说到这里吴德平老人顿了顿,满脸都是自豪的表情。

    “产品就像是我们的孩子一样。那时候的生产条件确实太艰苦了,而且部队验收我们的产品特别严格,一批产品要随机抽取20多台拿来检验,要连续不断的工作1000个小时没有故障才能算合格产品。我们这些技术人员也要陪着设备一起工作,不断的记录数据,将近40天的时间里,白天我们轮流去食堂吃饭,晚上我们大家就睡在车间的地板上、草堆上,而且没有一点加班费。如果电传机字母出现错误就算是一个故障,如果在两个小时之内不能排除的话又算是一个故障,如果故障到了一定数额就被认定为不合格产品,产品一旦不合格那么所有的心血都是白费,都要从头来过。

    那时候都感觉自己天天面对这种生活快要吐血了,但是咬咬牙又坚持了下来,那时候我们和现在的年轻人心态不一样,只讲奉献,不去讲价钱。

    在到了后来,我们长征厂就开始为部队和地方研发生产电话机,大概有20种型号之多,大概是1986年吧,我们在全国各大主要成城市都设置得有窗口,销售情况极其火爆。当时全国为部队生产电话的企业一共有10家,而被电子工业部评为‘优秀品质’的只有四家,我们长征厂就是其中之一。那时候辉煌的时候德国的西门子、中国的TCL等企业还来我们厂学习,还想与我厂共同合作生产电话机,可是因为多方面原因没能达成协议,真的有些遗憾。

    再后来,我们也积极寻求转型,试产了电风扇、可视门铃、高压电网防盗器等产品,可是仍没能逃脱倒闭的命运。”

面对困难  自力更生

    储开兰是吴德平老人的老伴,今年66岁,看起来是一个干净麻利的老太太。1978年储开兰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追随着吴德平来到了凯里这个小城。初到凯里,人生地不熟,一家五口都挤在小小的职工宿舍中。那时候吴德平是工程师工资有53块左右,算是比较高的了,但是这五十几块根本不够这一家子人的所有花销,时常入不敷出,三个孩子一天天长大花销更多,更显得捉襟见肘。

    1978年国家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逐渐放开,老两口就商量着干脆去摆摊卖馄饨来补贴家用减轻一点负担。1982年初的一个早晨馄饨摊就开张了,小摊就摆在原来的食品公司门口,两毛钱一碗。从此以后每天早上五点不到,吴德平就和老伴一道把馄饨摊家什给支起来,然后再去厂里上班。中午下班后就骑着自行车前往凯里老街采购包馄饨的原材料。晚上如果不加班,就在家里弄馅料,包馄饨,如果加班的话就先把工作做完再回家继续弄。多年来吴德平对待工作没有一点含糊,从来不迟到与早退,不因自己家的私事而耽误一点工作,他的表现得到了厂里领导和同事的高度好评。而且因为他带头研发的项目得到了不少表彰,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经济利益,国务院于1992年给予吴德平国务院特殊津贴补助。老人说这是这辈子最大的荣誉。

    俗话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由于储开兰夫妻俩经营的馄饨味美量足,诚实守信,逐渐有了名气,是当时在食品公司经营的八家小摊中生意最好的。生活也因此逐渐得到了改善。

    现在两个老人都赋闲在家,三个子女也都已经大学毕业,有了工作、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下一代。两人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每天接送小孙女上下学,没事了就和厂里的老伙伴们聊聊天。

    吴德平老人告诉我们“凯里现在就是我们的家,现在的生活比起以前好了太多,以后肯定也会比现在还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