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多民族文化在镇远的融合与传承

发布时间: 2018-06-04   作者: 陶钟麟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镇远多元文化现象形成了整个镇远历史长河中的文化特质,它的形成离不开镇远久远历史的大背景。特别是明代以来镇远乃至贵州历史的政治大变革,直接导致这块土地上文化的变异与发展。明初以后大量移民迁进,汉文化的传入,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频繁接触。汉文化与苗侗民族文化产生了双向互动。年长月久,汉苗通婚,子孙繁衍,有苗变汉者,亦有汉变苗者。 这种苗侗汉互为通婚的现象从明代开始到当今,已经非常普通而不足为奇了。这说明,镇远地区的文化传承人是多民族的集合体,生活在这里的苗侗汉民族共同创造了多彩的地方优秀文化。

  古文献记载

  明清时有一批儒官和文士做官或客寓镇远,对镇远市井杂俗颇有诗文记载,字里行间多有对民族风俗文化方面的咏叹。

  乾隆贵州按察使姜开阳在乾隆《镇远府志》序五中描述:“若夫汉夷杂处,苗猓各殊……男计口而耕,女度身而织……摩义渐仁久遍淳风于马濮。礼陶乐淑,尤先入境之氵舞 阳”,序文中描述了汉文化先于其它地方在镇远传播和与各民族文化共生共荣景象。

  有一首《过镇雄关题壁》诗中写道:

  “度垒蛮花开雨后,荒洞仡风鸟语中”。

  镇雄关距城西不过六、七公里,从诗中可窥镇远城外的民族聚居之一斑。

  清道光五年(1825年)副贡生张国华有首竹枝词对镇远各族共融有形象描述:

  “笙歌夜月照船窗,半闻川腔半楚腔。

  四十八溪同目望,官卑羞说贾长江。”

  川腔楚腔杂于市井,夜来有芦笙歌声悠然,一派民族和谐共融景象跃然诗行。

  清光绪年间,时任湖广总督陈夔龙抵达镇远,地方官在青龙洞佛楼设宴招待。陈在《游青龙洞佛楼即席奉酬》24行五言诗中有“佛楼肆筵席,德星聚一方。炼师求丹诀,蛮女进壶浆”句。席上的苗家姑娘劝酒当是古时镇远苗汉礼仪待客中的最体面的形式。劝酒苗姑自然是盛装打扮,而且一边执酒壶,一边以歌敬酒。席面气氛轻松愉快,雅致有趣,此酒文化习俗一直沿袭至今。当然,黔东南苗侗民族的酸汤、腌汤等系列食品成为独具特色的饮食文化也在镇远盛传不衰。

  古建筑遗风

  评审历史文化名城,有两个条件非常重要:一是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历史作用;二是保存有历史建筑街区和大量纪念性历史建筑物。建筑是一个城市的形象展观,镇远古城的历史建筑物众多,而这些建筑物又是苗侗汉文化融合的实证。

  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青龙洞正是镇远苗侗汉民族共同创造的经典之作。青龙洞贴崖建筑和园林在国内外享有盛名,在建筑选址上选择有神物藏居和神灵护佑下的福泽之地,这与苗族传统建房选址下基理念相同。青龙洞古建筑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因地制宜,因势利导,最大限度地利用原生态地势、地貌,使自然环境与人工艺术结合成一个和谐美观的有机整体。青龙洞在设计布局上追求各建筑天际线高低错落,在自然山体中点缀穿插适度的建筑体量,极大地利用自然空间,使建筑风格灵活多变,搭配主次分明。再加上精巧的装饰,形成了创造空间艺术与原生态巧妙结合的建筑园林艺术精品。

  湖南凤凰小城的形象是沿河两岸矗立的民居吊脚楼撑栋。那是湘西苗家的建筑模式。在黔东南,这种建筑很普遍。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镇远城的沿河两岸就有许多吊脚楼。古建专家王景慧先生、罗哲文、杜仙洲先生对镇远吊脚楼颇有赞辞。苗侗民族吊脚楼在镇远沿河民居得到普遍应用,从老照片可见,建筑规模远比凤凰大得多。后因历史的变迁,建筑新材料的使用,取代了很多极有观赏价值的木作吊脚楼,而留下镇远古城建筑历史追溯的遗憾。

  苗岭盛产木材,其木质优良的柏木、刺秋、梨木、香樟、春芽树等为工匠们木作技艺提供了上等原材料。镇远的建筑极讲究装饰,在庙宇寺院、会馆民居建筑中,除了有汉民族常用的龙、狮及福禄寿禧装饰造型外,苗侗工匠们还无拘束地创作了许多变形动物、吉祥物图案,甚至将汉字形象美化。如青龙洞圣人殿下层的木雕字、居中的隔扇、窗雕等装饰注入了大量苗侗木作装饰工艺符号,留给人们又一种审美情趣和想象空间。

  民族民间艺术

  吴敬梓在《儒林外史》第四十三回中描写了镇远金堡苗族为汉族冯姓生员举办的隆重婚礼仪式。宴席间有精彩的苗戏歌舞表演。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笔者曾到吴敬梓笔下所描写的“歌舞地”作田野调查,在金堡乡松明村居然就有苗族跳花灯(在镇远,一般只有汉族才有花灯表演形式),只可惜当时没有录像设备将实景录制下来。相隔金堡乡8公里的报京侗族大寨过三月三,人们在山上唱歌。奇怪的是他们唱的曲调是北侗的,而歌词全是汉文。还有些青年在对唱山歌时忘了词就当场拿手抄歌本来照本应付。在创作民族歌曲时也有汉苗语相对照演唱的。但这些地道侗家人就直接用汉语填曲,——这在其它地方极为罕见。有苗族文化人在传播汉文化中又推介本土文化,促进了汉文化与苗侗文化的融合与传承。

  尚寨土家族傩文化与黔东其它地区傩文化流源和表现形式大体相似,娱神娱人的功能都同时存在。尚寨傩戏的表演角色面具一应俱全,表演内容为请愿,实现愿望之后,根据还愿的主家之需要而定全堂戏或半堂戏。土家族早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民族语言,这表明他们接受汉文化的这种古代戏剧的时间比较久远。

  报京侗族的挑花刺绣享有盛名,其衣饰和布鞋的图案设计历经几百年,保持了一整套原始古朴的工艺设计和技法。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侗绣走出山寨,他们的作品有了很好的市场回应。为了迎合市场需要,他们组织加工批量生产,商人们将湘绣、苏绣的图案原封不动地拿给报京侗家妇女制作,美其名曰“侗锦”。这种加工生产工场就在山寨开办。报京人也很乐意让他们认为“闲活”的手上工夫换来钞票。但那些图案艳美有余,写实而细腻却少天真巧趣。然而,笔者担心这种为经济目的的引导,时间一长报京侗绣除了保持传统针法技艺,她们原有的充满山地原始意念的审美观会发生变异,甚至被现代绘画完全写实化取代。

  镇远的汉文化与苗侗土家文化融合是一种并存状态,有相互渗透和借用,形成多种文化相互依存。文化表现形态的多样性是镇远传统文化特色,希望这种五彩缤纷的文化多样性继续以顽强的生命力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