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为生命而战!—— 黔东南州卫健局干部职工战“疫”见闻

发布时间: 2020-03-30   作者: 潘皇林 石登杰 姚宁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吴敏

  亲人去世,他们强忍悲痛,却依然坚守岗位;

  双亲年迈,幼儿尚小,他们两个多月疏于照顾;

  衣被置于椅后,洗漱品放窗口,他们在办公室已连续战斗60多天!

  在人民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受到极大威胁的紧要关头,黔东南州卫健局闻令即动、雷厉风行,全体干部职工挺身而出、冲锋在前,不舍昼夜奋战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用坚守和担当筑起了人民群众的“生命防线”——截至2020年3月27日,全州10个病例均已全部治愈,全州已连续57天无新增病例。

  走近他们,令人动容,肃然起敬。

  疫情不退,队伍不散

  3月27日上午10时,气温骤降。州卫健局医政医管科科长杨秀春脱下了身上的“单衣”,从办公椅后的箱子里,拿出了厚一些的外套穿上。旁边,整齐地堆放着被褥等生活用具。他笑着说:两个多月,大半时间,吃住都在这里,习惯了。

  杨秀春清楚地记得,从1月19日晚上开始,他就和同事们24小时值班到现在。

  “在我们局这一层面,我们共设了综合协调、医疗救治等7个专班,全体干部职工放弃春节休假,实施24小时值班制度。在州级层面,州委州政府将疫情监测管控救治组设在州卫健局。一旦出现疑似病例,我们要随时调度医院、专家会诊、转诊。”

  “所以,我们一天24小时基本都在医院或办公室,特别是疫情处于最艰难的时候,有时候24小时都有没睡觉的。”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省里面临时调度,从12点半开视频会、统计医疗资源等,一直持续到5:30。大家为了这个疫情,家里老人生病都没有时间去招呼。”

  “我们局领导从疫情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24小时值班,反正疫情一天不退,我们队伍也是一天不散。”

  “职责和使命决定了我们必须冲在一线,决不退缩!”州卫健局副局长张林说,“经过60多天的考验,实践证明,我们卫生健康系统全体干部职工舍小家顾大家,表现出召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战斗精神。”

  一墙之隔,竟是永别

  坐在杨秀春对面的潘万叶刚放下电话,铃声又响——这已经是她今天上午接的第8个电话了。

  “在这个特殊时期,疫情防控工作量成倍增加,许多紧急文件必须及时呈送处理,联系落实,收集整理,按程序报送,不能耽误。”作为医政医管科副科长,历经2个月的高强度战斗,接听各医院的数十个请战电话,这个20多岁的女孩说:“从心灵深处、思想深处认识到了我们党、我们国家、我们制度的强大。”

  她郑重地说:“过几天,我就要递交入党申请书。”

  疾病预防控制与卫生应急科任务很重,“90后”职工杨钰琴的爷爷重病住院,就在一墙之隔的州医院就医。

  “在我爷爷住院的那段时期,正好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因为一天可能会有几十个文件、几十个方案让你马上去解读,解读好马上下发、指导给县、市卫健局,所以就是没有很多的时间去看他。”

  2月10日,爷爷离世。“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杨钰琴要求家人把骨灰留着,等疫情结束后她要亲自送爷爷入土。

  而早在去年,这个1993年出生的女孩定在今年2月8日结婚。除夕夜,她广发“迟婚贴”:抗击疫情,从我做起。小妹婚期另择,疫情解除相聚……

  杨钰琴说:“很多人都问我你这么苦你觉得累不累,我们作为卫健人能做的东西累是累,但是很自豪,很充实。特别是从我的科长和同事们身上我学会了很多东西。”

  杨钰琴所说的科长,叫龙敏。

  家国抉择,国事为重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愧对双亲久矣!长期坚强如铁的龙敏,在与我们的交谈中失声痛哭,几度哽咽!

  上有近八旬双亲皆不识字,下有8岁、5岁幼儿尚未自立,妻子同在卫健系统。母亲长期卧床双耳失聪生活不能自理,疫情期间,照顾两娃和老伴的重担全部落在老父亲身上。

  2月10日,母亲病重。父亲电话里说:你母亲这回怕是挨不过去了。

  “实在没得办法,我就跟领导临时请假送母亲去医院,安排好后我又回来。娃娃没人照顾,我又去跟领导请我爱人的假,领导也很关心没得犹豫就批了。”

  “住院期间,也没空到医院看母亲一眼。因为那几天恰好是我州有病例,要严格按规定时间内把信息报出去,为省州和局里的领导提供决策。紧急的东西发完了,还必须一个县一个县地打电话。”

  “第一次请了三天,回到单位,母亲病复重,又请了三天。”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夫妻俩不再向单位请假了。龙敏到医院,不顾管床医生的劝阻,给母亲开好中药后,将母亲接回了家。

  龙敏哽咽:“这两个月来,我和母亲接触最长的时间,竟然是送她去医院和从医院接她回来。”

  但他很快调整好心态:“对不起,失态了。我只是做了自己认为优先该做的事情,我的同事们都和我一样,甚至比我做得更好。”

  像龙敏这样的人,在州卫健局还有很多——

  方文蓉早就可以退休,但她作为全州卫生监督系统专家,在疫情期间选择了和大家并肩作战;杨政琦是医政老监督员,饿了吃方便面充饥,在最短时间内将自己传染病防控经验制作成课件开展全州视频培训;吴德敏从产假中自动返回工作岗位,把两个孩子给婆婆照管,全身心投入到医疗机构疫情检查中去……

  彭勇也奋战在岗位上60多天了。4岁的儿子早早送回老家,交于父亲照顾。

  下班已过半小时,这位基层卫生健康科科长在重重的文件盒包围中,正埋头在统计有关数据。

  “和孩子视频,他问我说,爸爸你去哪了,怎么老不回来。我说,爸爸在和大病毒战斗呢。等我打赢了就回来。”

  “爸爸,回来了记得给我买一辆玩具坦克车,我们看阅兵见到的那种。”


  【记者手记】:在州卫健局,每走进一个科室,包括局领导的办公室,都备有被褥等生活用品;每一名干部职工虽面带倦容,但谈到疫情防控,皆神采奕奕、条理清晰、数据清楚,言必及家国,有国方有家。采访中,在龙敏的办公桌周围,有文件、有被褥、有拖鞋、有洗漱用品,那一刻,他躲在其中掩面痛哭,像一个小孩。彼时,家国之抉择,何其艰难!而在我州的卫健系统,在全省、全国的卫健系统,还有许许许多多的龙敏!之前,你不认识他们,我也不认识他们,但是看过这篇报道的您,我们希望您和我们一道,在今后听到“我是卫健局的职工”时,能用己之言行善待他们。如此,大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