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新黔边行”见证脱贫足迹

发布时间: 2020-05-28   作者: 周重新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吴小星

  在“决胜2020”到来之际,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特别策划推出“新黔边行”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报道。品读“新黔边行”里的一则则新闻及背后的故事,新闻盛之、文学兼之、艺术美之,欣然咏叹其站位高、角度新、呈现美,堪称新闻实践与艺术融合的典范,见证着时代足迹,彰显了时代伟力。

  这个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报道之所以叫作“新黔边行”,源于35年前的1985年,《贵州日报》曾推出专栏“黔边行”,派出刘庆鹰、蒙应富两位年轻记者,历时半年,走遍黔边几十个县,推出100篇报道,记录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社会反响。今天,35年过去了,日月换新天,贵州的发展和变化令人惊叹,而“黔边”也不再遥远和贫困,“黔边”站在了时代的开放前沿。可以自豪地说,“新黔边行”见证着贵州大地铿锵的脱贫足迹,抒写着伟大时代的壮丽诗篇。

  我们从“新黔边行”专栏中得知,年轻记者彭芳蓉迈开脚步,践行新闻人的“四力”,沿着贵州边界30余个县市践行再度出发,奔走在崇山峻岭之间,穿梭在寂静偏远村寨,全景展示干部群众砥砺奋进的壮阔征程,生动讲述脱贫攻坚的贵州故事。

  今天的背包记者果敢接过新闻前辈的枪,栉风沐雨串村寨,跋山涉水走乡间,浇灌出饱含思想、温度、情怀和品质的时代佳作。不妨一起品读“新黔边行”里“冒着露珠的新闻”和“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代故事——从首篇“坐着火车去卖菜、开车进山买桃来”的新时代新生活,到“海拔最低处、种下致富树”的农民自觉选择,再到“一个苗寨、两省共管”的团结和谐之声;从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到返乡侗族青年创业之路的幸福追求,再到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从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到移民生活向前“葱”,再到 “桃花人面分外红”,那些山、那些水、那些人、那些事,奔小康的伟业跃然笔尖、写在画中,拔穷根的志气荡然心底、涌上心头。

  重温35年前的“黔边行”,我们又看见昔日的披荆斩棘。记者蒙应富采访的新闻《加鸠学校的喜与愁》(刊于1985年5月18日《贵州日报》)这样报道:月亮山区处于黔桂接壤的边界。这里,有一所深受苗族人民喜爱的学校——从江县加鸠民族学校。这所民族学校,是1982年恢复的,设有小学、初中两个部。在校就读的学生285人,其中苗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占97.4%。很多学生都是老师一个一个上门“请”来的,每个农民孩子每月发给8至10元伙食费,家有工资收入的一个月也给3、5元伙食补助。加鸠民族学校学生年巩固率1983至1984年度已达96%。

  翻阅“新黔边行”,我们似乎听见未来的无限可能。沿着记者的足迹,来到从江县的乌英苗寨,我们俨然在深山里听到琅琅书声。南岑村人吴士生今年58岁,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他胸前总挂着一支小哨子,哨声一响,操场上的欢笑声就被教室里的朗读声取代,这哨子就是寨子里唯一一所小学的“上课铃”。这是一所很小的小学,总共只有三间教室,其中一间还兼顾作食堂,学校只有学前班和一、二年级,一个年级一个班,一个班只有10个左右;这也是一所很“大”的学校,“大”到需要两块牌子才能说清它的性质,一块是“从江县翠里瑶族壮族乡乌英教学点”,另一块是“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乌英教学点”。这所两省共建的初级小学从未停办过,乌英苗寨适龄儿童入学率也一直是100%,其办学历史可追溯到1957年。现在,这个小小苗寨已培养出10多名大学生。

  美丽的脱贫画卷是干出来的,“新黔边行”是记者走出来的。它客观、真实、生动、鲜活见证了贵州大地的脱贫足迹。脱贫攻坚事业是人类减贫史的创举,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贵州有底气、有信心、有实力。正如省委书记孙志刚所说:“相约2020,贵州将彻底撕掉绝对贫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