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一位村医35年的医者仁心

发布时间: 2021-08-15   作者: 龙柳仙 杨晓海 刘光英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一位村医35年的医者仁心

  “当村医35年,乡亲们的身体健康是我最牵挂的事,为乡亲解除病痛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也是我一直坚守在这个岗位上的动力。”这是黔东南州道德模范、黔东南州劳动模范、锦屏县优秀共产党员、锦屏县“十佳村医”龙竹英的心声。今年56岁的龙竹英是锦屏县茅坪镇茅坪村村医,30多年来,驼背弯腰的她背着沉重的药箱穿行在茅坪镇的乡间小道上,接诊患者超过15万人次,免费资助410多人次,无一起医疗事故发生。从步行到划船过河再到残疾人专用电瓶车出诊入户,她在风风雨雨里坚守了30多年,背坏了无数个药箱,她是村民心中的“竹英姐”。如今,她依然坚守在农村医疗一线,用医者仁心践行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

  笃定学医 一干就是30多年

  1965年的冬季,龙竹英出生在茅坪镇茅坪村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一岁半时,在一次意外中摔伤,造成脊骨严重创伤,导致“背驼”残疾。

  龙竹英的成长之路充满艰辛,虽然她很努力,但身体的不便还是给她带来了很多困扰。当年,龙竹英初中毕业后,想跟着大多数同学一样,报考林业子弟学校,但当她去报名的时候,负责报名的人告诉她残疾人不符合报名条件。龙竹英备受打击,哭了三天。龙竹英的母亲安慰她,不要紧,总可以学一门技能谋生的。亲友介绍她去天柱县学习裁缝,那些日子里,龙竹英深深体会到自己对学习医学技能的渴望。从小受到母亲行医影响的龙竹英,一心一意地跟着身为村医的母亲学习基础医学知识,并通过不断的拼搏努力,于1985年考上锦屏县卫生学校,有机会学习更专业系统的基础医学知识。次年8月,21岁的龙竹英毕业后回到家乡,接过母亲手里的“药箱”,这一干便是35年。

  随叫随到 演绎医者仁心

  龙竹英所服务的茅坪村位于清水江畔,村民沿着清水江两岸居住。以前交通不好,给乡亲们看病都要翻山越岭、乘船渡河。尽管很辛苦,只要大家有需要,龙竹英都是随叫随到,背起药箱就出发,为群众提供上门服务。

  1988年的一个冬天,雨雪纷飞,寒风刺骨,阳溪村的一名患者因突发重病,无法前来就诊,家属冒雪前来请龙竹英出诊。

  病人生命至上,在问询了患者病情后,龙竹英整理好药品背起药箱就随患者家属匆匆忙忙去了。去往患者家中的是一条又窄又滑的崎岖田坎小路,当时天气非常寒冷还伴着毛毛雨雪,一个四肢健全的人在这种天气走山路都非常吃力,对龙竹英来说是何等的考验?经过1小时的跋涉,终于到了患者家中。患者高烧抽筋、上吐下泻好几天了,已经有些虚弱。龙竹英立马放下药箱给患者检查,又给他服药打针、挂点滴,好一阵忙碌后,不放心病人一反一复的病情,龙竹英一直守在患者床边陪他说话。直到患者的病情趋于稳定并慢慢好转,龙竹英这才出门回家。这时天已经黑下来,四周一片寂静。就着雨雪反射的白光,龙竹英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回家。当她摸爬着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两点,浑身湿透了,又饿又累又疲的她直接瘫倒在椅子上。

  1990年初夏的一个雨夜,龙竹英一人带着2岁多的女儿在家。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龙竹英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家住在清水江对岸茅坪下寨村的龙运华。龙运华满头大汗拉着龙竹英的手着急地说,他媳妇快生了,请龙医生去帮忙接生。龙竹英听到后没有犹豫,背起药箱就跟着他出发。经过紧张的两个多小时,青年船工龙运华的儿子降生了,龙竹英在婴儿的啼哭声中缓了一口气,才想起自己的女儿一个人在家里。龙运华撑船送龙竹英过河,龙竹英握着手电筒,站立船头,微弱的光柱在江面上移动,像一颗早早亮起的星星。船停靠清水江北岸,龙运华要送龙竹英回家,龙竹英将手电筒递给龙运华说:“你快撑船回去,家里人这个时候离不开你。码头这段路我熟,你放心。你要注意安全。”龙竹英背着药箱,慢慢地爬下船头,身影很快被浓浓的夜色淹没了。龙运华撑船离开码头,摇着桨向江对面的家赶去,夜风吹来,温热的泪水被风吹落进江水里……当龙竹英赶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3点钟,女儿已经滚落到地板上睡着了,床上还留着一片尿迹……

  龙竹英是一个“不下班”的医生。这30多年里,她的工作时间其实就是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不分白天与黑夜,即便是大年初一也照样“不下班”。

  有一年的大年初一,离茅坪十多里路的天柱坌处镇一个山村有一个产妇回娘家过年,已经临盆了,但一时找不到接生医生。产妇家人急匆匆地赶来找到龙竹英,龙竹英二话没说拎起药箱走。

  类似的情况很多。那时候乡村卫生院条件差,都是在产妇家中接生,风险很大。龙竹英所接生的500多例,没有发生一例技术性失误。

  “龙医生服务态度太好了,村里有她,有个大病小病的都放心,半夜小孩身体不舒服来找她,就算下着大雨她也总是马上赶到家里看病。”茅坪镇宰大溪村村民王荷莲不管自己还是家人有个头疼脑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龙竹英,她说每当听到龙竹英那句:“等着我,马上到……”,就特别安心和温暖。

  “去哪里找这样的好医生!”70多岁的王仙桃老人说起龙竹英,有说不完的感激。

  王仙桃老人的四个孙子中有三个都是龙竹英接生的。让她记忆最深刻的是第三个孙子的出生:“那年,大年初二龙医生陪我一起把儿媳妇从娘家接回来,那十多天里,一直把接生的药箱带在身边,哪怕是半夜三更我们找她,她也是立马赶到。”

  因龙竹英过硬的医术、出色的服务,在全镇群众中有着很高的威望。茅坪镇卫生院多次发出邀请,邀请龙竹英以乡村医生的身份加入镇卫生院团队。如今,龙竹英有着双重身份:茅坪镇卫生院的坐诊医生和茅坪村卫生室的卫生员。她说:“这样就能够有更高更好平台为人民群众的健康服务了。”

  全心全意 始终想着病人

  在村医岗位上的35年中,龙竹英全心全意,热情为病人服务;临床工作中,急病人之所急,忧病人之所忧。因此在群众心中,她是贴心暖心、大情大爱的“竹英姐”。

  2017年冬天的一个下午,龙竹英到茅坪居委会原清水江水运局职工宿舍片区走访几个患有高血压的老人,给他们送药,忽然接到茅坪镇卫生院院长的电话:“竹英姐,你快来卫生院一下,罗金莲到卫生院来了。”龙竹英急忙赶到镇卫生院,只见上寨村的聋哑人罗金莲在卫生院急诊室门口大声嚷嚷着,罗金莲一下子拍着胸口,一下子又指着嘴巴,神情焦急。几位医生却不知道罗金莲在讲什么。龙竹英走上去,拉着罗金莲的手,扬起头望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罗金莲,罗金莲看到是龙竹英,变得安静下来。龙竹英一边用手比划着跟罗金莲交流,一边跟卫生院的医生解释:“罗金莲说胸部不舒服,喉咙辣辣的,要医生开药。”

  十几年来,罗金莲求医的哑语只有龙竹英懂,罗金莲也从来只是找龙竹英看病。乡亲们说,龙竹英成了罗金莲的“私人医生”。

  龙竹英土生土长在农村,深知农民百姓的疾苦。她始终坚持一个信念,一切都为病人着想,解除疾病,她从不开大处方,她的诊疗费在当地是最低的。用龙竹英自己的话说“大家都不容易,能够为老百姓节约一点就一点。”甚至为病人赊账和免费看病治疗。

  天柱县的龙涯一家原在黄哨山以砍材租地为生,三四年时间里一家人在诊室打针、拿药都是赊账,没有钱付药费。龙竹英知道他们家情况,也从未提起医药费的事,有几次龙涯挑柴到茅坪街上卖,龙竹英还送米送油给他。

  聋哑人罗金莲,每次来找龙竹英看病,基本都是欠账看病。虽然每次只有几块钱,或者十几块钱,从1988年以来罗金莲欠下的医药费,龙竹英也从没跟她要过。

  还有很多病人看病以后三块五块的欠着,后来也没有还上,龙竹英悄悄把欠账簿烧了。

  有一年的冬天,已是晚上9点多钟,天柱县坌处镇的一名病人家属从乡邻口中得知龙竹英人好医术好,从坌处赶到茅坪来请她去为自己8个月大的儿子看病。龙竹英到了一看,小孩十分瘦小,皮肤蜡黄,在家已经拉肚子三天了,还发着40度的高烧。龙竹英一看情况危急,建议家属立马送到邻近的锦屏县人民医院救治。家属一听脸色就变了,双手一直交叉握着,低头来回走动。龙竹英纳闷,一问,原来是家属只有30多元钱,根本就不够住院的费用。龙竹英一听,二话不说,立马掏出500块钱给他,并催促他快点送小孩到医院进行救治。经过10多天的治疗,小孩治愈回家,家属登门拜谢还钱。“龙医生,你不认识我,也不问我名字,你就借钱给我,你不担心我不还你钱吗?”家属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龙竹英笑笑回答他:“我借钱给你是想着救人,你不还就当送你了。”

  龙竹英的卫生室,开门早,关门晚。30多年来,每天五六点钟就有患者在她诊室门前等着了,为方便病人歇息,她特意放了一条长凳供前来就诊的人休息。卫生室里,不免会有“小病号”需要打针输液,龙竹英特意在窗口准备了糖果,用于哄小孩,让他们更加配合治疗。

  龙竹英因有腿疾,每每下村出诊,别人走路需要10分钟的,她需要用20分钟才能到,为了更加快捷更便利地服务群众,龙竹英学会了骑车,还买了一辆四轮电动摩托车。“这样我就能更快地到患者家中看病了。”龙竹英说。

  逆行而上 彰显大爱担当

  2020年春节期间,新冠病毒疫情袭来,龙竹英娇小的身体又出现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上门给近170余名返乡人员测量体温、对村寨公共场所进行消杀、进村入户宣传防疫知识,与此同时还要在卫生室坐诊,上门为慢病患者检查身体情况。守土有责,守土尽责,疫情是对广大党员干部的一次重要考验,也是对党员医生龙竹英的重要考验。

  除了每天上门对居家隔离人员测体温以及宣传疫情防护工作以外,龙竹英心系茅坪镇全镇人民的安危,她还自费购置消毒设备和消毒液,带领退役军人龙清凡,从社区沿河凉亭到渡船,从社区商户到村委办公楼,从社区街巷到公共厕所,都留下他们消毒过的足迹。

  曾有人善意提醒龙竹英:“新冠病毒太危险了,你可以少出去点。”她说:“我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党员,这是我的职责,这个时候,我不上谁上。”

  疫情防控期间,龙竹英没有休息过一天。

  “我是医生,也是这个村土生土长的人,大家都是我的亲人,看着所有人都平平安安的,我心里高兴。”龙竹英说。

  把“室”当家 舍小家为大家

  “茅坪村卫生室”实际就是龙竹英的“家”。在村卫生室一楼转角处,龙竹英与丈夫搭了一个简易的灶台,锅碗盆瓢外,再无更多像样的厨具。平日里,一碗面条就成了她与丈夫的中餐或晚餐。而龙竹英真正的家就在离卫生室不足20米的地方。因长期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家里,家中厨房的灶台、锅碗等厨房用具因久不使用和清理而上了一层黄的、绿的锈斑。

  在村民心中龙竹英是一个劳心尽力、对病人细心呵护的好医生。然而,乡村医生的工作让她没能成为传统意义上的“贤妻良母”,也不是一个“孝顺”的女儿。

  龙竹英的爱人向书根说,他在外打工的那几年,妻子一边忙着走村窜寨为乡亲看病,一边照顾孩子,对她担心又心疼。自己回来后,她肩上的负担才稍微轻了一点。

  在儿子向黔都的记忆里,母亲一直是一个忙碌的人。“从我记事起,我母亲就忙碌于药店,起早贪黑,吃饭总是最后一个人,哪怕是年夜饭,还是一样。甚至都没有吃完饭就有人来催促她去看病,每年正月初一初二我母亲都说要好好休息一下,说不看病了,可是一有人来找她,就又跟别人去了。”

  在女儿向黔慧的印象中,母亲经常不吃早餐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白天拿药打针、开处方、写日志,晚上加班做合医资料到凌晨两三点是经常的事。在镇上,晚上八九点家家都关门闭户了,而她的卫生室灯火通明,不到十一二点不关门。

  龙竹英常说:“学医,是一项终身学习的事业”,所以只要县级医院有各种培训,她都积极参加。

  家人的支持,对龙竹英来说是莫大的欣慰和动力。

  如今,龙竹英的一双儿女都已长大,女儿已上班,儿子也在上大学。“我工作时间不固定,常常顾不上家里,这点我很愧疚。平日里我丈夫事务也忙,但家里的家务活基本上都是他包了,虽然有时候抱怨几句,但依然支持我的工作。”说到这里,龙竹英眼眶不由地红了。

  在龙竹英自己看来,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医生,尽职尽责地从事她热爱的医务工作。而在村民看来,她却是最值得信赖、最让人安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