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聋哑木匠”和他的“干部学徒”

发布时间: 2022-01-15   作者: 王珺 通讯员 冯时龙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你说稀奇不稀奇!村“第一书记”非要给“聋哑木匠”当徒弟。近日,这样一桩怪事在台江县南宫镇展啊村流传开来。

  1月11日下午,展啊村第一书记朱吉韬从邻村参加完护林员会议回到村活动室,便端着一盒熟食径直往村民杨当翁家走去。今年47岁的朱吉韬,原是贵州省财经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党委副书记,2020年作为省委组织部选派的干部来到展啊村任第一书记。隔三差五给杨当翁捎点东西,已成为他驻村以来的习惯。

  杨当翁今年47岁,是一位聋哑人,父母已逝,至今单身,属于村里的特困低保户。杨当翁的住所是一幢木房,距村活动室约50米,是父母过世后留给聋哑儿子的庇护所,也寄托着他对家的全部念想。

  走到屋前,朱吉韬看到杨当翁家的门开着,门口多了两个木工工具“木马”,地上横着几根旧木料和一把锯子,周围散落着木刨推出来的刨花和木渣。

  朱吉韬敲门无人应答,便往堂屋里走去,并不见人,但听到敲击木头的声音从屋后传来。循声穿过堂屋与地火屋,在屋外的一间小偏房里,朱吉韬见到了正在专心做木工活的杨当翁。

  这是他家原来斜搭在木房山墙旁约莫10余平方米的一间柴棚。因结构简单,加之年久失修,屋顶已有些漏雨,与他家宽敞牢实的主屋对比,显得有些破落。年关将近,杨当翁打算把柴棚修缮一下,重新利用起来。朱吉韬到来时,他已经独自捣腾了一上午,把半边屋顶上腐朽的木梁和木板取下来,准备换上结实的新木。

  见到老朋友朱吉韬,杨当翁高兴地笑着,指着拆了一半的屋顶“咿咿呀呀”地比划,告诉老朋友自己在修葺屋顶。

  杨当翁虽是残疾人,却很是要强,平时有困难也不愿向邻里与村干部求助,总是咬牙独自解决。看到墙边摆放着墨斗、刨子、鲁班尺、凿子、斧子等一应俱全的木工工具和拆了一半的屋顶,朱吉韬打心眼里佩服这位自立自强的“哑巴木匠”。明着帮他,会被他赶走,怎么帮他,朱吉韬心里泛起了嘀咕,看着杨当翁做木工时自信从容的样子,朱吉韬心里有了主意。

  朱吉韬东走走,西看看,不时用手语向杨当翁问这问那,表现得对木工活路兴趣浓厚,表示自己想学木匠手艺,要拜他为“师”。杨当翁笑着连连摆手,并不当真。朱吉韬并不甘心,撸起袖子就开始给杨当翁打下手。发现两个人干活进度太慢,他又打电话让另外一名驻村工作队员前来一起“拜师学艺”。

  拗不过两位干部的执着,杨当翁只得认下两个“徒弟”。他拿起墨斗,有模有样地在木方上画墨线,在两位徒弟的协助下,锯起木头来也更加得心应手。两位徒弟虽然有些笨手笨脚,但在抬木头,架屋梁等需要力气的活面前,却干得毫不含糊。师徒三人就靠着“嗯嗯啊啊”的简单音节和比比划划交流,非常默契地干了起来,工作进度也明显提升。锯削、凿磨、抬举、攀爬、敲击……忙活了大半天,新换的半边房顶已大致成型。

  天色渐暗,最后一根木梁却还没拼装到位。师徒3人攀上爬下围着房梁不断检查,调试,忙得满头大汗。时不时比划着:“用锤子将榫头敲近卯眼里去?”“是不是榫头过长?”一番周折,终于在夜幕降临前,将木梁与立柱的全部榫头卯眼严丝合缝地安装到位。

  分手时已是晚上,朱吉韬轻轻拍了拍“师傅”的手臂,比划着刨木头的动作示意:“我们是不是合格的学徒?”看着初具模型的屋架,打量着两位任劳任怨的“徒弟”,杨当翁在朱吉韬冒着汗气的背上重重回拍两下,沉沉的“铿铿”声响起,师徒3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