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黔东南的故事——镇远战役

发布时间: 2017-12-22   作者: 石新民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1934年12月19日上午。

中央红军撤离黎平山城,向黔北挺进。红九军团作为右路军,率先撤离黎平。政治局会议之后,按照政治局的决定,从现在起,军机大事由政治局决定,毛泽东参与军事指挥。

周恩来感到如释重负,朱总司令感到轻松愉快。按照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指示,目前中央红军向黔北前进的道路上,有两个阻挡红军前进的绊脚石,一个是黔军王家烈在镇远一带布了黔军的一个旅的两个团在鼓楼坪阻击红军。一个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薛岳部的吴奇伟的两个旅在两路口峡谷阻击红军。红军要夺取镇远城,就要搬掉这两个绊脚石。

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最佩服毛泽东的军事谋略,在井冈山的时候,毛泽东就让罗炳辉多打大仗。罗炳辉去向毛泽东请教,这镇远战役如何打。

毛泽东在黎平马家巷的青石板上用白岩石画下了镇远战役态势图。毛泽东手里白岩石的箭头指向鼓楼坡,越过尖山坡,然后两支箭头在一个峡谷里包抄夹击——毛泽东说,必须如此如此。

毛泽东手里的白岩石又在两路口一带峡谷沟冲里迂回交叉,把薛岳追兵的两个团另加一个加强营在两路口山谷里包了一个半大不小的饺子——要消灭敌人两千三百人,必须如此如此。

罗炳辉和政委蔡树藩心领神会。

毛泽东拍了拍手上的白石粉屑说:“战场的情形瞬息万变,指挥员要灵活应变,不能机械地按照一种打法打,要记住,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就是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我只能说出大致的一二三,具体怎样打,是你们的灵活指挥了,相信你们的神通!”

毛泽东握住罗炳辉和蔡树藩的手:“镇远这一仗非同小可,一定要速战速决,直取镇远城。镇远,这是一座水上城池,很像威尼斯。从交通而言,镇远直通湘黔川,是十分重要的商贾口岸,镇远很富庶,在黔东是最富庶的重镇,你们攻下镇远,对于中央红军而言,那是不得了的,那里的布匹纱帛可以让中央红军每人一套衣服,那里的白银可以买下中央红军一个师一年的米粮。你们旗开得胜,红军就有几顿饱饭吃,人人可以穿上新衣裳……”

罗炳辉蔡树藩向毛泽东敬礼,跑出马家巷,飞身上马。红九军团八千九百多钢铁战士,以急行军的速度向东,向镇远飞速前进。飞沙走石,日月混沌。

镇远战役,迫在眉睫。

1934年12月22日,罗炳辉蔡树藩的红九军团越过剑河老山界,经岑松、报京、金堡、羊满哨,越过白岩山,渡过水冲河,直逼镇远城。

红九军的战士们听到了氵舞阳河的波涛声了。12月23日晚上,先头团经苗寨元兆、贵卫、翁贡、羊满哨。知道红军要攻打镇远城了,苗民们连夜出发,帮助红军引路,九村十八寨的苗民打起绑腿脚穿草鞋,扛着钢叉和鸟炮、握着大刀跟随红军的队伍,去攻打镇远城,去打多少年来盘剥他们,奸淫他们姐妹“九子枪”营的兵。

苗民中有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年叫郭贤坤。他扛着一支钢叉走在苗民队伍最前头。从懂事的十岁起,他就恨透了“九子枪”营的那些兵们。他曾对父母说:“九子枪兵们尽做坏事,大白天抢走百姓水牛二十多头,在田坎里抢鸭子,捉百姓田里的鱼,在大路上拦截妇女。有一天我们养牛时,看见九子枪兵捉十多个妇女和姑娘进山林去。不铲除九子枪兵,百姓就没有安宁日子过。”父母怕事,捂住贤坤的嘴巴,不许他张扬。贤坤对父母说:“等我当了好兵,非把这些狗日的九子枪兵们消灭干净。”

红军来了,红军杀富济贫,为穷苦老百姓打天下,贤坤认为这是好兵,红军是好兵,他要当好兵。

24日清晨,雾很浓,很冷。郭贤坤早早的就在鼓楼坡的一个牛棚里等,当罗炳辉的九军团先锋团路过鼓楼坡时,郭贤坤扛着钢叉站在路中间。彭绍辉师长跳下马问他:“你也去打九子枪兵吗?”

贤坤说:“正是,我恨死了他们,等消灭了九子枪兵们,我跟你去当红军好吗?”

彭绍辉说:“好,你这样不怕死,我们红军正要这样的兵呢!”

鼓楼坡地势险要,敌人居高临下,正面进攻,显然很难取胜。彭师长问郭贤坤有什么小路从敌背包抄吗?郭贤坤说,我晓得有一条近路,那必须从一个岩洞钻过去,出了岩洞就爬上鼓楼坡背面的一座山峰,可以从背后消灭敌人。

先锋团一个营在郭贤坤的带引下,钻过那黑咕隆咚的岩洞,爬过流着锈泥水的洞沟。然后攀越满布荆棘刺藤的山崖,从山背后占领鼓楼坡背山。红军的轻重机枪一共十九挺集中火力向敌人射击,雨点般的手榴弹投向敌人,响成一片。敌人一排排一排排的倒下。敌人根本想不到红军会从天而降突袭他们。红军喊杀声震天响,一个九子枪兵回过头想朝红军团长开枪射击,郭贤坤举起钢叉向那个敌兵投去,钢叉正正的朝敌兵当胸飞去,敌兵倒地。郭贤坤一个猛跳飞,从地上捡起敌人的九子步枪向敌人九子枪营地射击,敌人营长应声倒地。红军的正面冲锋开始了,九子枪营一个副营长大喊着指挥他的兵向背面反攻。红军居高临下,轻重机枪十九挺向敌人射击,红军战士们的排子枪一齐向敌人射击,成百手榴弹在敌群中开花。

敌腹背被红军夹击,被红军左右前后射击,被包围在一个不到二亩田宽的洼地里。红军一阵扫射和手榴弹的投炸,只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九子枪营全部消灭。

鼓楼坡这一仗,共消灭九子枪营二百六十人,黔军二百三十人。红军九军团先锋团获得全胜,缴获九子步枪二百二十支,黔军机关枪九挺,步枪一百八十支,子弹一万多发,手榴弹一千多枚。

12月24日中午时分,红九军团马不停蹄,一阵急行军直扑镇远城西门。不到一小时就攻下西门和平冒坡。城墙厚实坚固。夜幕下,罗炳辉命令彭绍辉师长组织强攻。彭绍辉命令买来十九头大水牛,买来十九架牛车,车上装满炸药和集束手榴弹,每一架牛车装满二十捆相连引线的手榴弹。敌人以为红军没有大炮,固若金汤的城墙红军是炸不开的。

红军买来十九挂鞭炮,捆在十九头水牛的尾巴上。郭贤坤和十八位红军战士夜幕下冒着敌人的弹雨,把十九头水牯朝城墙下赶去,在距离城墙三丈远时,郭贤坤和十八位红军战士点燃了牛屁股的鞭炮,鞭炮噼里啪啦炸起来,十九头水牯屁股被炸痛了,于是昂着头,竖起尾巴飞也似的拉着牛车向城墙根冲去。说时迟,那时快,十九头水牯的尖角往城墙撞去的刹那间,车上的炸药和集束手榴弹几乎同一个时间爆炸,轰轰的十九声爆炸,十九头水牯壮烈牺牲,同牛车一齐飞上了天,红军和握钢叉、马刀、锄头的老百姓潮水似的向城内冲去。

午夜时分,红九军团攻占领镇远城,战斗进行两个小时又二十分钟,一共消灭敌人八百七十四人,缴获各种武器三千多支,手榴弹一万多枚,子弹六万多发,还缴获了六门迫击炮和八门六零炮。

25日早晨,红军第九军团完全地占领镇远城。下午,罗炳辉指挥九军团彭绍辉部乘胜前进,一个佯攻和包抄,占领箱子岩和五里牌之后,红七团一鼓作气攻占两路口制高点。在当地穷苦老百姓的支援下,红九军团以牺牲两百三十人的代价,攻下两路口。接着在26日拂晓攻下文口关和镇雄关。

12月26日傍晚,两路口战斗取得了全胜,消灭吴奇伟部六百六十人,消灭黔军七百七十人,消灭薛岳追兵一个先头营三百三十人。

26日七点钟,红军第九军团的红旗插在镇远城头,氵舞阳河两岸插遍了红军旗帜。整个镇远镇城锣鼓喧天,成千上万的市民和老百姓欢呼红军的胜利。

镇远战役取得了完全的胜利,毛泽东的战略战术在罗炳辉蔡树藩的指挥下,得以完全实现。红九军团把镇远城内一万九千匹布全部购买下来,并缴获敌军和城中反动富商和反动乡绅土豪布匹六千匹,白银七千两,粮食(大米)三万六千三百斤,红军的给养得到空前的补充。

在郭贤坤的带动下,镇远167位苗侗青年参加了红军。

郭贤坤告别了父母,告别了兄弟姐妹,告别了乡亲,跟着罗炳辉当红军长征去了。

当晚八时十八分,罗炳辉突然记起了今日是1934年12月26日,是毛主席的生日(从瑞金毛泽东当上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主席起,罗炳辉就一直称毛泽东为毛主席),于是他同政委蔡树藩向毛主席报告镇远之战的胜利。电话居然打通了,罗炳辉说:“报告毛主席,我们按照您的战略战术,一举夺取了镇远战斗的胜利,我们用战斗的捷报祝贺主席的生日,祝贺红军在主席的指挥下取得更大的胜利!”

毛泽东在电话中爽朗地大笑:“感谢你们的正确指挥,红军无往而不胜!”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