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名镌旧州

发布时间: 2017-12-22   作者: 陆景川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人们都知道郭沫若是我国杰出的作家、诗人和戏剧家,又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但很少了解他的家世还与贵州、特别是与黄平县有着一段奇特的渊源。

1924年8月20日那个风雨飘摇的深夜,时年32岁的郭沫若,正天涯羁客于日本福冈县的一家寓所里,因心怀不胜落寞、怀念母亲而写下了一篇优美的追忆散文《芭蕉花》。文中详细记述了母亲从15岁到郭家成家立业哺养了8个儿女含辛茹苦一辈子而落下了“晕病”,身子异常衰弱,每当晕病发作时,母亲便倒睡在床上,终日呻吟呕吐,最后家里只好四处托人去寻买芭蕉花来治病的故事。其中郭沫若和哥哥为表孝心去天后宫摘来芭蕉花为母亲治病却被母亲责怪、父亲惩罚而深受教育的情节更是感人至深。除此之外,文中还用相当的篇幅叙述到了郭老的外祖父及母亲与黄平旧州的一段慷慨悲歌的往事:“我的母亲六十六年前是出生在贵州黄平州的。我的外祖父是黄平州的州官,名叫杜琢璋,听说是一位二甲进士,最初分发在云南做过两任县官,后来才升到黄平州的。我的母亲是庶出,她的母亲史氏,大约是云南人吧。祖父到任不久,便遇到贵州苗民造反,把黄平州攻破了。我的外祖父因为城池失守便自己殉了节。同时还手刃了一位四岁的四姨。外祖母史氏和一位六岁的三姨,在州署里的池塘里殉节,所用的男工女婢也大都殉了节。那时候我的母亲刚好一岁,忠义我的母亲的刘奶妈背着母亲跳进池子,但又逃了出来。在途中遇到两次匪难,第一次被劫了金银首饰,第二次被劫了衣裳。忠义的刘奶妈在农户人家里讨了些稻草遮身,仍然背着母亲逃难。逃到后来遇着赴援的官军才得到解救。最初流落到贵州省城,其次又流到云南省城,寄人篱下,受尽种种虐待,但是忠义的刘奶妈始终是保护着我们的母亲。直到母亲满了四岁,大舅赴黄平收尸,便取道往云南,才把母亲和刘奶妈带回四川。母亲在幼年时分是遭受过这样不幸的人啊。”

这段珍贵的文字记述了两个这样的事实,第一,郭老的外祖父杜琢章曾任黄平知州并最终殉难于府衙;第二,郭老的母亲杜邀贞出生在黄平旧州府内,并在此生活了一年许。让我们沿着历史的足迹,去寻找那段已经消逝的烽烟岁月吧。

旧州,原为古黄平州治所,地处黄平县城西北部25公里处之湖迹平原,农耕悠久,商业发达,“实为黔楚往来之衢,货物麇集,人烟辐辏”,秦汉时已建成且兰国。之后历代王朝相继在此建州、府、司、卫、所、县等治所。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移黄平州治于兴隆卫城后,改称“旧州”,而兴隆卫城则称“新州”。黄平州移驻新州后,因旧州特殊的历史及战略地位,朝廷即在旧州设巡检司。雍正十二年(1734),添设黄平州同一员驻旧州。当历史延伸至咸丰三年(1853)时,郭沫若的外祖父杜琢章即奉命来到旧州任从六品的州同。

杜琢章,字宝田,嘉庆十九年(1814)生于四川乐山,年少好学,博得功名,签分贵州,补授修文县知县,咸丰二年(1852)壬子恩科进士及第后,调任龙泉(今凤冈县)知县短时,因“爱民如子”“身经百战”,于次年即咸丰三年(1853)升任黄平州同派驻旧州。但官位的升迁并没有带来时运的亨通,这时的贵州,已是危机四伏,苗反频起。杜琢章可谓受命于危难之时,任用于救火之际,这就注定了他将在贵州苗疆演绎一段慷慨悲歌的历史。

至奉命调回黄平旧州以来,杜琢章百感交集。面对旧州这座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他首先想到的是先哲“高筑墙,广积粮,缓称霸”的古训。他知道,旧州原系黄平州府治所,雍正年间因修驿马路而移治新州。但因旧州系古驿道,商贾便利,市井繁荣,其居积繁富当时就胜于新州,可堪与都匀府城比肩。特别是到州牧周夔时期,因其以廉能著,旧州的城墙即在他任内,靠着众商的踊跃出资,已扩大规模修建得高大厚实、坚固如磐,其坐落在增修的宽坦省道之旁,壮丽屹然。如今,他认为只要广施德政,安抚百姓,稳定民心,活跃市场,广聚谷物,就能解决城内千万军民的温饱难题,从而缓解朝廷官府与百姓的矛盾,进而把苗民举事的危机化解到最低程度。

同时,他鼓励民众,防贼防盗,人自为阵,保卫家园。为了固守城门,抵御侵袭,他还慷慨解囊,散尽家财,广招练勇,昼夜巡逻,守护城门。也和在保卫广顺一样,他时常到军营团练驻地,鼓舞士气,且一如既往,仍是待兵卒食而后食。兵卒感其恩德,人人效命,旧州城因此得以固守年余。

也就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这一年余,他的夫人史氏又为他添增了一个小女。虽然多事之秋,战事倥偬,这小幺女来的并不是时候,也可能注定了她将来的命运一定艰难多舛。但儒雅开明的杜琢章,还是为幺女的降生感到些许的天伦之乐。为此,他坐乡随俗,依据黄平旧州的习惯把小女起名为“幺贞”,后来衍变成“邀贞”。35年后的1892年11月16日,已为人妻母的邀贞在四川省乐山县观娥乡沙湾镇生下了杜琢章的外孙郭沫若。郭母历经磨难,贤淑达理,对郭沫若等8个子女教育有方,而郭沫若后来成为了中国思想文化战线上的一位巨人与光辉的旗帜。有趣的是郭沫若的乳名叫文豹,原名郭开贞,沫若却是他的笔名。也许郭开贞的“贞”字就是这位文化巨人对母亲和外祖父的某种纪念吧。

话题还得回到杜琢章的旧州年代来。在守卫旧州古城的一年多时间里,杜琢章不仅德政惠民,而且还亲自断案,依法行政。咸丰八年(1858),旧州城经常面临苗民起义军的围攻,但都被杜琢章指挥若定的解除。这年八月,据有人内报,城内奸民姬、郭俩人与城外起义军有勾结,并接受了义军给予的贿赂白金二百两,相约举火为内应,为起义军打开城门做内奸。后密谋泄露,两人被推上公堂。杜琢章亲自审理此案,认为证据不足,就宽大处置,只判姓姬的囚于衙内,而将姓郭的驱赶出城。交战时期,事态复杂,杜大人的宽容为怀虽是仁政,但也许为后来的城门被破留下了隐患。到九月底,铜仁知府杨书魁奉令以四品大员之身前来旧州督战。杨下轿伊始,就颐指气使地指责杜琢章闭关自守,无所作为。他着令杜琢章即刻“拒敌于外、主动出击”。这使以安抚人心为宗旨来戍守古城的杜琢章别无选择,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只好打开城门,率兵出击,与数倍于自己的苗民起义军决战于城外的王家坪(今飞机场)一带,终因寡不敌众而撤兵回府。十月初一之夜,天籁寂静窒息。人们期待着能够平安度过这落寞难耐之夜。不料,曾被审判驱赶出城的郭氏早已潜入城内。待夜深人静,他杀死守卒,举火内应,打开西门,万人之众的苗民起义军潮水般涌入城内冲杀,血流成河。就在你死我活拼杀之际,知府杨书魁却魂飞魄散,趁乱之际,由亲信护卫,逃之夭夭。

古城被破,刀光血影,哭声震天,生灵涂炭。作为朝廷命官、州衙之主,杜琢章感到时运不济,无可奈何。作为亲民的父母官,他既不能为保自己的身家性命而弃难民潜逃,又没有必要去与来自于民的起义军对抗拼杀。在他看来,守在城内的百姓是民,而冲击进来的义军也是民,在朝廷如西山落日的乱世,他这个进士出身的儒家士子,以民为天的父母州官,既不能背叛朝廷,又不忍与民为敌,更不忍目睹民众血流成河。在如此两难选择的窘境下,他只能走上“臣死忠,妻妾死节,子女死孝”的不归路。于是,极为内敛和慎定的杜琢章,亲手掐死了一个四岁的女儿,并喝令夫人史氏与六岁的女儿及所有男工女婢都跳进池塘殉了节。最后,他在大堂上巡目四望,依恋地理理官服,仰天长叹,自尽殉忠。厅堂的气氛,无比的肃穆与悲壮。全家主仆几十人中,只有忠义的刘奶妈背着小女杜幺贞跳进池塘后突然又跳出来,混在慌乱的人群中,东藏西躲,最后逃难出城,一路上历尽千辛万苦,先抵贵阳后流落昆明,终而幸免一死活下来。

三年后,杜幺贞的大哥才赴黄平收尸埋葬了父亲与亲属,并便取道往云南,把四岁的妹妹幺贞和刘奶妈带回四川老家落脚定居。多年后,已改名为杜邀贞的幺妹还千里迢迢前往黄平旧州祭奠亲人,并为父亲杜琢章立碑志记,供后人缅怀。

据史料记载,苗反平息后,“巡抚蒋蔚远具奏请恤,照知州阵亡例从优议恤,其妾史氏、女三姑四姑一例旌奖。”近年,黄平县史志工作者依据发现的杜琢章墓碑碑文刻有“道衔”二字推断,朝廷获奏后,赐予杜琢章祭葬、世职,追授道衔,晋级官品,以慰英灵。

从此,郭沫若的外祖父杜琢章和母亲杜邀贞就名镌贵州黄平大地,为地方历史留下了一段浓墨重彩、慷慨悲歌的传奇。再后来,郭沫若文集中便闪烁了上述《芭蕉花》这篇追怀家史的美文。当然,也许是郭老史实不详或记忆有误,他在追述中把外祖父先在贵州修文、龙泉两个县任知县误说成“最初分发在云南做过两任县官”去了。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