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古城岩门司

发布时间: 2017-12-22   作者: 杨贵和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01_副本.jpg

岩门司,一座湮没于荒野河畔的长官司古城,如果不是亲眼目睹那些高大的断垣残壁,不是亲手抚摸拱门坚硬的石块,不是亲自踩踏光滑的卵石花街,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在那样荒僻的地方,曾经还建有一座古老的城堡。

岩门司原本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在谷陇办完了事情以后,我随便问了一下同行的县人武部原部长吴志毅:黄平县海拔最低的地方在哪里?他回答:岩门司附近的镰刀湾。于是岩门司便与我们不期而遇。

七月的阳光明晃晃的有些灼人,可当小车爬上山道穿入林中时,山风却带着知了琴弦般的吟唱,悄然驱散了燠热暑气,透过车窗玻璃,一路上弥眼的是红花绿叶,白藤青果,层层梯田里,绿油油的稻秧长势喜人,从田边经过,闻着秧苗散发出来的香气,视觉、听觉和嗅觉全都醉了。

通村公路尽管有些逼仄和弯曲,但硬化过的路面却也好跑,从谷陇出发,约莫半个小时便到达岩门司。

岩门司村位于黄平县谷陇镇东部,距县城52公里,全村辖3个自然寨,5个村民小组,共200来户人家。而岩门长官司城,则位于岩门司村沟星寨,距谷陇镇政府17公里,背倚高山,面临江河,南面与台江革一乡隔江相望,是黄平、台江、凯里三县市的交接地带,一脚踏三地,成为清水江上的航运咽喉。清乾隆年间筑石城于此,设把总1名,士兵71名。岩门司设司始于明代,史书《二十五史》记载:“岩门长官司,在州东北。明成化6年,何清以征苗有功,授凯里安抚司左副长官。万历42年,改属黄平州。传至何仕洪,清顺治15年,归附,改授岩门长官司,世袭。”这就是我们眼前的长官司城。1982年被贵州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单位;2013年,被国务院列入第七批公布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嘉庆《黄平州志》记载:“原址在清水江南岸,筑有土城。后北迁今址,于乾隆六年(1741年)建此石城。”岩门司古城垣全长1642.2米,宽2.67米,高4.5米(含垛墙1.33米)。城墙以青石精砌而成,墙顶墁以料石,上下安砌墙垛,设有东、南、西3座城门。北面靠山,城墙顺山势蜿蜒而上,于高险处构筑炮台3座,城门有楼,炮台有房,靠江处设有水关2座,扼守清水江咽喉,主宰往来船只命运。岩门司上接重安、凯里,下达沅州、靖州。是清政府“约束屯堡”,“弹压诸苗”的政治、军事要地,也是清政府控制黔省东南之要塞。

02_副本.jpg

据说,这些城墙用的青石并非产于本地,而是由当时的土司衙门强制过往船只,必须先运来一船青石方可通航。修筑如此规模的城垣,仅靠过往船只献石,当年航运之繁华可想而知。远在270多年前,贵州乃至整个中国,恐怕没有一条铁路和公路,更别说是机场了,运输主要靠河流。从长江溯流而上,过洞庭、沿沅江、经湖南,直达贵州,这条清水江就成了黔东南山区百姓不折不扣的交通大动脉,江面上常年百舸争流,千帆竞渡,一派繁忙景象。城垣临江而建,工程难度极大。当初,此城的修建汇集了湖、广两地的能工巧匠,以糯米、桐油、石灰熬浆粘接,工艺精湛,结构坚固。

史料还记载,咸丰五年(1855年)3月,台拱(台江)苗族人民在张秀眉的领导下举行反清起义,将此城列为首批攻占的三城之一。同年5月中旬,张秀眉率领苗族起义军2万余人围攻岩门司,而贵州巡抚紧急征调榕江古州、锦屏隆里等处兵员救援,守城清军也不过区区600余人,在力量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起义军半个多月攻城不破,眼看镇远方向的援军将至,情急之下义军才以谋略取胜。

岩门司城垣经历了两个多世纪的沧桑岁月,而今旧貌早已不复存在。一段城墙赫然耸立于公路旁边,贴着山脊而上,砌墙的巨大石块,整齐地依山构筑,灰白的缝隙清晰成纵横直线,密不透风,只可惜城墙上芭茅疯长,树木成林。扒开墙脚下的一处蒿草,见立有“文物保护单位”字样的石碑。这段城墙算是保存得比较完好的,至于别的地方,城墙上的大石块在破“四旧”年代被拆去改河道,还有一部分被农民拆去砌堡坎,做屋基。古城内仅存有零星记录这座小城文字的石块。

沟星寨内,卵石镶嵌的花街尽管蒙上了尘土,但从裸露的地方不难看出一个个石子都光滑如镜,那是时光打磨过的痕迹,一栋栋木屋民居就沿着那一条条笔直的花街路依序排列。房顶盖小青瓦,低矮狭窄,壁柱黧黑,一扇扇木门虚掩着,偶遇一二老人或幼童在巷陌上匆匆行走,只一闪便迅即跑到屋檐或树荫下躲避正午的阳光。一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在菜地边觅食,见有人走近,才不紧不慢地护着小鸡,绕过了篱笆的侧面;小白狗则一动不动地蜷缩在李树脚下,吐出通红的长舌,不断地喘气,看见陌生人,也懒得吠叫。

残存的古街道、古城门、古城墙、古民居、古码头中不难看得出,眼下的宁静祥和,怎么也掩盖不了它昔日的繁华与辉煌。走在岩门司的古街道上,我努力想象着当年这里船来船往、商贾云集的繁华景象;想象着高墙大院里,何氏家族执掌着方圆几十上百公里内百姓的命运和生死大权;想象着城门内外兵丁们持枪荷戟的肃穆庄严,大堂内一声吼,便可山摇地动;也想象着山顶城墙上的几门黑洞洞的炮口,不分昼夜地瞄准山前的大江和几条过往的大路……

星移斗转,朝代更迭。而今江面上再也看不到帆影,听不见渔歌,找不到木排,千古江流和它身后的长官司一道陷入了长长的沉寂,花街路和旧民居沐浴着盛夏烈日,古城门和老城墙伴随着秋阳残照。衰草连天处慨叹历史沧桑,世事无常。

岩门司古城虽然破损不堪,然而在废墟上发展起来的沟星寨却又蒸蒸日上,屋舍俨然,有良田沃土,桑竹古树,风景如画,正可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们作别岩门司,刚转过山弯,老吴部长就突然用苗语一边向窗外行人喊话,一边示意让我们停车。原来是他看到了劳作归来的老战友潘志清。

在这远避尘器的清冷的一隅之地,在这酷暑盛夏的地头田间,在时隔40年后的今天,他们不期而遇,这不能不说是一次绝妙的机缘,就好比我之于这古城岩门司。

下了车,他们又是握手,又是拥抱。得知我们的来意以后,老潘执意邀约我们到他家做客。推脱不过,我们便欣然调转了车头。他在自家门前的田里抓了几条肥大的鲤鱼,从菜地里摘了些广菜和西红柿,不多一会,一锅美美的酸汤鱼就端到了我们面前。

席间,老潘告诉我们一个令人欣慰的消息,岩门司被列为省和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以后,目前,政府相关部门正启动抢救保护工作,招投标工作也初步纳入了议事日程。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岩门司将恢复原貌,成为清水江上的旅游景点,以填补州内屯堡文化、土司文化、航运文化的空缺。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