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院风云八百年

发布时间: 2017-12-22   作者: 张维军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01_副本.jpg

在岑巩县注溪镇的龙江河畔,有一个古老的寨子,它叫衙院,这里居住着80余户土家族的田姓人家。

它从元朝走来,穿越时光800年,经历过一些惊天动地的往事。

山寨雄奇:思州“首屈一指”

从外表看,衙院与岑巩别的山寨并无明显区别。但当你走进寨子,就仿佛走进了一个古老深邃的时光隧道。

进寨的道路,是用鹅卵石镶嵌着太阳纹、铜钱纹、太极八卦纹等多种纹案的花格路。在八卦布局的寨中,纵横交错着古朴幽深的石巷子,雕梁画栋的土家四合院一幢连接一幢。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个叫衙院的村寨都是一处堪称完美的建筑艺术殿堂。

衙院人称四合院叫窨子。据《衙院田氏家谱》记载,窨子修建于清朝乾隆年间。当时,田氏弟子考中功名并在思州府做官后,又回归衙院故里,重振家邦,决定将衙院老宅搬迁下山,在注溪老街对面选中一块风水宝地,建起了15座大窨子。衙院房屋建筑规模宏大,工程艰巨,雄伟壮丽,在古思州堪称“首屈一指”。

每座窨子都有宽敞的院落,砌有精心打制雕刻的石墙、石门、石踏跺、石巷道等,石门重檐翘角,显得古朴庄重。窨子内建造木质正房、厢房,还建有对厅,构成“四合院”式,院内以料石铺砌四角天井,十分幽雅。所建造的木屋不用一钉一铆,梁柱间的衔接是用凿栅紧扣而异常坚固,体现了土家人的聪明才智和精湛的建筑艺术。木屋的花檐和窗棂,雕刻古雅,有“喜鹊含梅”、“龙凤呈祥”、“二龙抢宝”、“松鹤遐年”等图案。每个窨子正屋均装“六合门”,取“天地四方”、“天地一统”之意,标榜衙院田氏门第显赫。

相传,窨子落成后,古历六月初六这天,田家在衙院前的街道上张灯结彩而隆重庆祝时,突见一对俊俏童男童女,手捧鲜花分立彩门两边,喜笑颜开,拱手迎宾。此举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而争相观看,但随后男童女童便突然不见而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人们感到十分诧异,都认为是天上的金童玉女前来祝贺田氏新宅落成,是个好兆头。于是田氏规定每年六月六这天,所有田氏家长都要将童男童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由各自的父母带上街赶场,要求商贩着重出售儿童食用品,并将此场命名为“娃娃场”而沿袭至今。

有专家称,衙院的“娃娃场”可称是世界上最早的“儿童节”。

后来,田氏衙院果然兴旺发达起来,在清朝与民国时期出现了一大批文官武将。

衙院寨中,还有人家保留着祖上在清朝做官时戴的红顶官帽,神龛上供奉着历代官员的灵位牌,神龛下面的神柜上雕刻着七龙朝凤等图案。寨口,矗立着田氏考中功名的大小各式功名碑。寨前,出现了一座又一座雕工精美的功名华表和贞节牌坊。在“文革”前,衙院寨前还竖有功名华表20余座、贞节牌坊7座,上刻圣旨、龙凤、花鸟,彰显田门雄风。寨后祖坟山葬着清代10余位大小文武官员的坟墓,他们的墓地奢华高大,有碑石铭文。衙院寨种种遗迹表明,田氏先祖曾经显赫的身份及其特殊的地位。

可惜,民国时期,衙院窨子被火焚14座,只有1座留存至今。解放后,衙院土家民居建筑得到恢复和发展,别有一番新的景象。

02_副本.jpg

田氏威武:统治思州八百年

据衙院《田氏宗谱》记载,田家的历史,可上溯到黔中太守田宗显。

田氏从一世祖田宗显入黔开始,直至明永乐十一年(1413年)二十六世田琛止,田氏开创了思州800年天下。

隋开皇二年(582年),一世祖田宗显授“黔中太守,知黔州事”。田宗显为田氏“入黔始祖”。

唐贞观九年(635年),唐置思州授田氏,思州之名由此始。唐高宗永隆元年(680年),四世田克昌卜筑思州城,成为一股较大的政治势力,李唐王朝授“义军兵马使”,令掌一方大事,成为思州大首领,至此,田氏开始涉事思州,“思州遂为田氏世土”。田克昌为田氏“入思始祖”。

北宋大观元年(1107年),十四世田祐恭晋京入朝,请求内附,成为朝廷命官,升团练观察使,世守思州,田氏自此有了朝廷颁发的印信,这不仅在氏族内部具有绝对权威,而且可代表朝廷发布地方文告,遵照王法管理社会。

南宋保祐元年(1253年),十九世田兴隆被授武功大夫,知思州军民事统领夔州路兵马,珍州沿边都巡检团练使。景定元年(1260年),封通利善佑侯,开国功臣,食邑三百户。

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十四年 (1277年),二十一世田谨贤以地降元,改授思州军民宣抚使。十八年(1281年),改宣抚使为思州宣慰使兼管内安抚使,建治于清江城(今岑巩),其后裔定居注溪衙院。田谨贤为田氏“入岑始祖”。

田氏入岑后,因得天独厚的天时地利之便,田氏势力迅速膨胀,田氏土司政权迎来了鼎盛辉煌时期。据《黔南田氏族谱》记载,田氏领土广阔,达到“川东半壁,湖南一隅,夜郎全幅”,曾光耀史册。

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二十四世田仁厚遣都事林宪、万户张思泉首先纳款,将镇远、古州军二府并婺川、邛水、信宁、沿河等司图册献纳,改授思州镇西等处宣慰使。洪武元年(1368年)受思州宣慰使。

明洪武二年(1369年),授二十五世田弘政亚中大夫、知思州宣慰司事。洪武二十年(1387年),授二十六世田琛亚中大夫,知思州宣慰事。衙院田氏是思州宣慰使田琛的后裔,是田氏长房子孙。

从世袭的情况和众多史料表明,田氏世袭武职800余年,位高权重,势力很大,拥有强大的私人武装,颇受朝廷倚重。

岑巩古称思州。民国《岑巩县志》记载:“思州始名于唐,开府于民,历史之久,驾乎贵州。”是贵州政治、经济、文化的先发之地。

田氏土司统治,使思州边疆地区与中央王朝加强了联系,极大地促进了西南地区的发展稳定,中原政治、经济、文化得以广泛传播渗透到西南地区,推动了西南地区,尤其是岑巩一带的文明进程。

03_副本.jpg

风雨飘摇:废墟之上重振家邦

明嘉靖《思南府志》载:“至元末年,……其族属镇远州知州田茂安始分据其地,以献伪夏明玉珍,创设思南都元帅府,徙今治。宣慰田琛徙治都坪(岑巩思旸),而思州一分为二矣。”

其意思是说田氏土司早在元代末年,因田氏二房子孙田茂安割地投降明玉珍,而致使思州分为思州、思南两地。

田茂安擅自割地献大夏明玉珍政权,制造分裂,朱元璋为之震怒,谴其“叛逆”;更引起大房嫡传(土司职位实行嫡长子继承制)宣慰使田仁厚的愤慨。

《黔南田氏宗谱》载:田仁厚因思州“分为两司,心甚不服,公(即田仁厚)自统兵攻破龙泉,杀死仁政、仁美,挖掘祖坟,以后二家攻杀,月无宁期”,“竟至改土而休矣”。

至思州宣慰使田琛,亦与思南宣慰使田宗鼎有积怨,思南宣慰司副使黄禧暗中联合田琛欲除掉田宗鼎。据史载,田宗鼎“凶狠淫虐,生杀任情,与其副使黄禧构怨累年,互有奏讦。朝廷虽恶宗鼎,然以田氏世守其地,曲与保全,而改黄禧为辰州知府。

永乐八年(1410年),田琛联结黄禧,分别自称天主、大将,率兵进攻思南司,田宗鼎不敌,带着家眷连夜逃往城外。田琛、黄禧领兵进城之后,将未及逃脱的田宗鼎胞弟予以斩杀,并挖其祖坟,鞭其母尸,尽掠人货财物。

田宗鼎哭诉于朝廷,明成祖朱棣据此召集田琛、黄禧赴京自辩,而田琛、黄禧却抗令不从,欲举兵造反。朝廷为防其变,果断地采取军事行动,以“构煽旁州,屠戮善良,抗拒朝命”的罪名,命镇远侯顾成率官兵五万讨伐。田琛、黄禧兵败被抓,押至京师。

为救田琛,田琛之妻冉氏与部属合谋,煽动和唆使台罗诸寨苗民作乱。明成祖朱棣大怒,将田琛革职,斩首。此时,居住在思州衙院的田氏子孙只得四散奔逃,躲避灾祸。

04_副本.jpg

永乐十一年二月初二日 (1413年3月3日),朝廷废思州、思南二宣慰司,以思州之地置思州、黎平、新化、石阡四府,以思南之地置思南、镇远、铜仁、乌罗四府,设贵州布政使总辖,任命蒋廷瓒为贵州第一任布政使。从此,贵州成为明代的13个行省之一,结束了川、滇、湘、桂分治贵州的历史。

思州田氏土司政权经过800余年经营,与所辖的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丰富的物质、精神财富,为贵州行省建立奠定了政治、经济和文化基础。可以说,岑巩是贵州建省的肇始地,在贵州历史上地位突出,作用重大。

乾隆《贵州通志》卷5《山川·思州府志》载:“注溪,在城西南三十里,宣慰田氏子孙世居于此。”田琛被诛,其子孙逃散,祖坟被刨,子孙世居地注溪衙院荒废,一片凄惨荒凉景象。

田氏土司政权败落260余年后,田景贤后裔子孙田维栋回归故里思州注溪居住。

康熙年间,田仁统考中武举人而步入仕途,在废墟上重建家园。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终于在乾隆年间,田茂英建成15座规模宏大、雄伟堂皇,具有土家族民族特色的“庭院”,因仿衙门宅第而建,故名“衙院”。

800年来,衙院土家山寨里的田宣慰子孙,在此生生不息,繁衍兴旺至今。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