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圆圆无字碑背后的往事

发布时间: 2017-12-22   作者: 杨元彬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1662年,永历帝朱由榔在云南逼死坡被弓弦勒死,南明重臣兵部尚书郑逢元于云南宝台山出家。他一生以屈原忠贞爱国自居,便取其旷古之作的《天问》,从上古数至当下,问及自然、社会、人生,规劝统治者举贤任能,接受历史教训,故云“天问和尚”。

之后不久,吴三桂得知郑逢元出家修行法名“天问”,实为忠君爱国之意,就派人去宝台山迎接郑逢元到昆明近郊来居住。

1667年,吴三桂以“构衅苗蛮,借事用兵”,扩军索饷,试图反清。陈圆圆、天问和尚进行多次规劝,结果都是徒劳无益。志不同道不合,郑逢元不辞千里之远返回贵州老家思州府,遁形于茂龙塘北象形坡天罡寺。

天罡寺住持崇拙和尚为欢迎郑逢元天问和尚归来,特对寺院做重新修缮,举行“天罡寺”更名为“天安寺”仪式,恳请天问和尚郑逢元当住持。

天问和尚郑逢元作《募修引》以记之云:

“今崇拙和尚既修天安寺,又修水月庵两处,疲于奔走,余以古诗笑之曰:‘汝既出家还扰扰,何以更得使人休。’崇拙和尚曰:‘贪者僧家所忌,若功果之事,不妨多也。尚得如众施主之愿,云乎哉。’夫立心如此,我知浮屠之合天矣,敢不毅然搦管,以成厥志?”

郑逢元是报国无门,才结缘佛门,岂又怎能相忘于江湖呢?

1675年,吴三桂举义旗,发兵东进,北上反清。天问和尚郑逢元站在思州府北斗七星相拱的天安寺山巅,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吴三桂率兵征战的每一次进展。他心里一直在想着,吴三桂究竟能迈出滇山楚水多远呢?

三年之后,吴三桂在湖广衡州驾鹤西去,功业毁于一旦。危难时刻,郑逢元首先想到的是该为大明臣子吴三桂做一点事情。郑逢元出茅庐在衡州,人生发迹也在衡州,衡州有丰厚的人脉资源。于是他动用自己在宗教的影响力,暗助吴三桂家人转危为安。

1679年秋天,陈圆圆领着吴三桂儿孙一路碾转,终于来到了思州府,她们藏身在龙鳌河畔马家寨的山坡上。没过多久,天问和尚以万全之策引导陈圆圆在天安寺出家。根据陈圆圆的愿望,郑逢元再次将天安寺更名为平西庵,以表陈圆圆对平西王吴三桂的怀念。

陈圆圆以法名寂静号玉庵出家平西庵,直到终老死去,她在平西庵里度过了十年时光。十年的光阴故事,让寂静玉庵与天问和尚有了一段又一段,令人难以忘怀的流年!

山环水抱的平西庵,环境清幽怡人,最适合政治避难的人修生养性。就在这神仙眷侣般的平西庵,陈圆圆向郑逢元敞开了关闭得太久的心扉,倾诉了她携带平西王吴三桂儿孙隐居马家寨时身前身后的故事,处境极为艰难。

陈圆圆神情沮丧,讪讪地将往事说出来。“藏身在思州府,我起初同儿孙5人居住在马家寨山坡上的搭茅洞,由于山深竹密,虎豹啸聚山林,儿媳不幸被财狼叼吃了。”郑逢元一边耐心的倾听着陈圆圆的倾诉,一边若有所思的凝视着闭月羞花的陈圆圆。郑逢元心里想着,嘴巴边念叨着,美人之光可以养目,诗人之诗可以养心,遂即兴赋诗一首:

远村尘嚣已觉迟,一番闻见几回思。

山獐喂虎竹穿林,村犬迎人吠隔离。

鬼谷著书堪耗子,宁馨误世英名儿。

美人不见伤迟暮,徒问河干俟真漪。

——《茂龙塘即事四首》之一

思州府这方神山圣水,早在十几年前已为郑逢元化缘。平西庵相聚思州府10公里,何况思州府又处在其辖地平溪卫(今玉屏县)、清浪卫(今镇远县清溪镇)两卫所以南。安全自不必说,日子还得一天接一天的来过。生活即是佛,禅味即是生活!郑逢元又在吟诗劝告陈圆圆漂泊不移的心绪:

结庐云外不须迟,觅险寻幽费苦思。

四面有山堪作障,三面皆水不编篱。

聊将旧案参铅子,懒押新诗付雪儿。

翠筱宜人随处是,寒光浸户绿漪漪。

——《茂龙塘即事四首》之一

一年复一年,冬去又春来。温暖的阳光下,翠薇宜人,随处可见。那窗户之外呀,花香袭人,蝴蝶蹁跹,一河碧水绿漪漪,不知撩拨起两人多少幽谧的心思。可能是老和尚郑逢元用多情的手,正携着温情脉脉的陈圆圆坐在龙江河岸的沙滩上,漫拥长竿,垂钓一潭凝眸的春水,轻声细语的吟哦:

山水多情笑我迟,狂吟随景快人思。

溪翻急湍凫依渚,花发幽香蝶绕篱。

苍鼠窜梁窥燕子,饥鹰穿水掠鱼儿。

愁尽付风吹去,漫拥长竿钓碧漪。

——《茂龙塘即事四首》之一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人老了病多了,再美好的邂逅,都有别离的时候。在1689年秋起的一天夜晚,风动云涌,大雨滂沱,陈圆圆在一帘幽梦中撒手人寰。千秋随风去,无墨无字葬落花。郑逢元在平西庵为陈圆圆立下一块无字碑。日后的生活大不如前,再看郑逢元吟诗,做最后一段时光碎片的心灵告白:

老病贪眼日起迟,蹉跎诗酒寄幽思。

闲挑野菜营晨荧,凭插山花傍短篱。

耕欲熟兮常问仆,文於佳处每呼儿。

从容晚眺秋江上,一片微风荡绿漪。

——《茂龙塘即事四首》之一

陈圆圆死后,郑逢元是“老病、起迟、诗酒、幽思、插山花”等等,以此来寄托余生。人死不能复生,悲痛也不能化作力量。此后的生活是郑逢元“挑野菜、常问仆,呼儿”等等,一切琐碎营生和文于佳处的赏诗文,能够“秋江、微风、绿漪”,晚眺从容,极为难得。

常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中年殇子,老年失伴,万里长空送孤雁。

一个老年人,谁又经得起岁月的熬与煎呢?朝朝暮暮,独对长亭晚!早晚都在凭吊,思念总在泛滥,郑逢元一病不起。不久的冬天,郑逢元也随陈圆圆的消逝,离开了人世。埋葬在平西庵外,茂龙塘半山腰,且听岁月的风吟流年!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