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黔东南第一所高校诞生

发布时间: 2017-12-22   作者: 杨峰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老校区大门

“苗岭山麓,清水江畔,原生的文明,神奇秀丽的山川,承载民族文化的圣殿,她是人才成长的摇篮。立德树人,我们的使命;自强奋进,我们的精神……”

一曲动听的凯里学院校歌,唱出了凯里学院人的奋发向上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凯里学院的前身可追溯至1958年8月15日建立的黔东南大学。黔东南大学是黔东南州历史上首批全日制普通高校之一,建校初期设有师专、医专、工专三个学科,共计学生358人。1959年8月,根据国家文件要求,对工专、医专两学科进行并入撤销调整,黔东南大学保留师专,更名为黔东南师范专科学校。1961年8月,黔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停办,更名为“黔东南中学教师进修学校”,并搬迁至凯里与凯里师范学校合校办学,实行“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管理模式。1977年全国高等学校恢复统考招生,1978年1月11日,凯里师范学校举办贵阳师范学院凯里大专班,并在贵阳师范学院凯里大专班的基础上积极筹办黔东南民族师范专科学校,1978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黔东南民族师范专科学校恢复重建。1993年6月2日,根据国家教委《关于调整西安航空工业技术学校等七十五所普通专科学校校名的通知》,黔东南民族师范专科学校更名为黔东南民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2006年2月14日,教育部正式下发通知,批准将黔东南民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改建为凯里学院。

姚仁海——“凯里学院发展是喜人的,意义是重大的”

作为师专培养的第一位硕士如今又是凯里学院的院长,姚仁海院长可谓见证了凯里学院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和变迁。

姚仁海说:“凯里学院发展是喜人的,意义是重大的,作为地方本科高校,凯里学院承担着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责任。近几年来,我校不少专家教授在黔东南区域文化建设、城乡规划和旅游规划上,参与了政府的决策,更有一批科研成果为地方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从建校初期的几十名老师到目前有教职工913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778人,正高职称88人,副高职称290人,博士81人,硕士408人,‘双师型’教师123人,州管专家15人,州级拔尖人才13人,省高校教学名师3人,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学科带头人4人,师资力量达到了空前水平,较之以前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凯里学院对黔东南社会发展来说也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让苗乡侗寨儿女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提升本地的公民素质,带动基础教育发展。为苗乡侗寨吸聚人才。全州的高层次人才绝大部份汇集在凯里学院,为学校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以及服务本地发挥了巨大作用。带动了苗乡侗寨的旅游事业发展。此外凯里学院在一定程度上提升黔东南和凯里的知名度。凯里学院与40多所国内外高校有合作协议,广泛的交流,也让更多的高校领导、社会各界了解凯里学院,了解黔东南。”

1977年恢复招生后的第一批学生在认真听课

陈怀利——“学院的发展让我感动”

陈怀利是凯里学院副院长,从1986年毕业后到学院工作至今已有三十余载,在三十多年教书育人生涯里,留下很多印象深刻的事情,其中新校址选址建设和升本成功这两件事却令其记忆犹新。“1995年至1997年高等教育开始大众化,当时全国适龄青年高等学校入学率平均达到20%,而贵州的适龄青年入学率才达到9%~10%,远远低于国家平均水平。另外,当时师专老校址占地只有两百亩,只可容纳3000余名学生的教学生活,不能达到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要求。在这样的背景下,州委、州政府高瞻远瞩,提出建立一所‘一百年不落后’的高校,所以选址新建一所能满足教学需求的新校区就成了当务之急、重中之重。为达到办学需求,当时初步拟定了三个方案。第一是在原师专基础上向四周劈山扩展,基本上也能满足七八千人的办学需求,但是这个方案也存在着一定的弊端,不能一劳永逸,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学生数量。第二个方案就是在今老商校周围扩展新建,但是由于老商校附近市政设施不太完善,最终这一方案也未能通过。最后在州委州政府的部署下,配合凯里开发区这一省级经济开发区的建设,想着建一所大学能拉动经济发展且土地规模也能满足教学需求,经过多次开会反复商讨,最终凯里学院新校区花落开发区。”“新校址确定后,建设情况得到了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关心。时任州长刘晓凯同志曾多次亲自带队,沿着田埂从学校南大门走到北大门进行现场勘察,进行部署。在新校区的建设过程中也曾遇到过一些困难,最初向农行贷款的三千万启动资金,在付完征地款后就已经所剩无几了,刚建了两座教学楼便由于资金不足被迫停工。当时正处在升本的关键时期,州委、州政府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就发出倡议,号召全州干部职工捐资助学,有了捐助所得的一千余万元,使两栋教学楼顺利竣工。可以说凯里学院的建设凝结了全州干部职工和广大爱心人士的力量。”说完这一席话,陈怀利久久不语似乎还沉浸在那遥远的回忆中。

说起凯里学院升本成功,作为亲历者,陈怀利也有很多话要说。“在2006年2月14日,北京高校设置委员会通过了凯里学院升本的请求,正式由专科升格为本科。当时在北京负责升本工作的是王小英老校长,王校长是江西人,毕业后就一直在师专工作,毕生致力于黔东南的教育事业。当高校设置委员会宣布通过时,王小英立即泣不成声,颤颤巍巍拨通电话回学校时,电话这头的我们也被她感染了,也纷纷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感觉凯里学院就像是我们的家。升本成功,很长一段时间来付出的努力总算有了回报。”

傅安辉——难忘投入建校劳动

傅安辉是全国模范教师,省管专家。作为粉碎“四人帮”以后1977年第一批参加高考的学生,1978年4月傅安辉被黔东南民族师专录取,毕业后一直留校任教,退休后被学院返聘继续工作,出任黔东南发展研究院院长。回忆起当年进校时与老师同学修建学校的场景时,傅老师显得精神奕奕。“我们进校时,还没有成立黔东南民族师专,在黔东南五七师大老礼堂举行开学典礼的会标是这样写的:‘贵阳师范学院凯里大专班开学典礼’,后经国务院下文批准成立这所专科学校,全称叫‘黔东南民族师范专科学校’。”“这样,建校就成为学校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一百多号人,除了极少数是应届高中生,绝大多数都是下乡知青和回乡知青,也有从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及企业厂矿来的职工。我们这批学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年龄偏大,有过一段工作经验或体力劳动技能,特别能吃苦耐劳。学校领导和老师看准了这一点,就动员我们积极投入到建校劳动当中去,为学校的建设添砖加瓦,作出贡献。于是,在班主任和班长的带领下,我们弯道取直,挖高填低砌坎,在黄泥巴上铺石头沙子,修了多条校园路。我们从坡脚把一块块沉重的水泥砖挑到坡顶上去修建水池。记得有三个女同学身体瘦弱,把两块水泥砖挑到半坡,就已经气喘吁吁,脸涨得通红,实在挑不动了,于是,我们班的男生在完成自己的任务后,都去帮助她们,把全班女同学的任务完成。以后的建校劳动,就成为惯例,凡是女同学需要帮忙的,班长一声令下,我们就去帮助。得到我们帮助的女同学对我们十分感激,在一周只有一餐吃肉时,女同学们就借口吃不了肥肉,把她们的菜票集中在一起打肉,用洋铁盆装起请我们吃。在建校劳动上,我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给我们班的女同学们留下了好的印象,她们当中的一人,后来愿意嫁给我,成为我的夫人。每天看着同学夫人,就会想起当初进校时的建校劳动,那搬运水泥砖的劳动场面,就会历历在目。”

杨万海——“老师敬业,学生刻苦”

杨万海老师如今已退休,退休前任师专人事科、中文系主任。回想起以前教书育人岁月,杨万海老师脸上充满了激动的神色,缓缓讲诉起那过去的往事。“80年代初一直到90年代中期,每一届学生快毕业时都要由我们老师带队到各个县里乡镇学校实习。以前交通不便,像黎、从、榕有些偏远的乡镇要走上一天甚至两天时间,但是没有一位老师叫苦抱屈。实习全程老师们都与学生同吃、同住、同备课,有时条件实在艰苦,我们老师就睡在稻草上,把床留给学生们。那时候的学生也刻苦,备课好了还需要试讲,学生在老师面前只有试讲通过才能站上讲台。在实习的时候大到教案的写作,小到服饰、头饰、语言、语速等各个方面,我们老师都是手把手地教出来的。学校还对教师的基本功很重视,学校为此专门设置了教师基本功训练教研室,专门训练‘三字一话’。所谓‘三字一话’就是钢笔字、毛笔字、粉笔字和普通话,确保每一位学生都能熟练掌握运用。可以说,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都是具有较高素质的人才。”

说起凯里学院的发展历程,杨万海认为凯里学院能取得如今的辉煌成绩,与一个人密不可分。“凯里学院的发展要感谢以前的老领导——姚源金。黔东南缺人才,特别缺高等教育人才,姚源金是位很有魄力的领导,他大胆启用了一大批有知识有能力的知识分子,只要有能力、懂教育,不问这些知识分子过去如何都大胆启用,还积极为他们平反。为了办好黔东南师专,姚源金还引进了全州各县的骨干教师。黔东南师专的成立和发展以至于后来的凯里学院取得的成绩都是与他分不开的。” (图片由州政协、凯里学院提供)

课余时间,老师和同学们在校园树荫下学习交流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