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在脚上的幸福

发布时间: 2017-12-23   作者: 吴国雄 金可文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作为湘黔四十八寨歌节歌场之一,平茫最开始是以“歌”出名的。

今年7月20日,我们来到天柱县岔处镇平茫村也主要是缘于一场歌会,因为四十八寨歌节在我心中是十分神往的。让我们意外的是来到平茫后,村主任说今天除了对歌比赛外,还要进行一场“嫁妆鞋”的制作展示。亲眼目睹中,我们又真真切切的感受了一次美到极致的民俗文化。

平茫村是以苗族聚居为主的民族村寨,自然保持着众多的特色民俗文化,“嫁妆鞋”便是值得用浓墨重彩抒写的一页。在这里女子出嫁一定要穿着勾尖绣花鞋,也称作“嫁妆鞋”,是平茫村独特的民族手工艺品。这里的姑娘们多心灵手巧,六七岁时便要跟随母亲或姐姐开始学习绣艺,从选料到挑花,从用线到刺绣,每一步都细细地学,这绣花制鞋的功夫还会关系到将来是不是能嫁个好婆家。绣活都是讨功夫的,一天的劳作之后,当夜幕渐渐的降临,在昏黄的灯下,姑娘们把心意都托付在针尖上,把日子里的期许和愿望都绣出来,听村上的老人讲,关于这“嫁妆鞋”还有一个传说,传说在明末清初时代,有一个腊万(小伙子)爱上了邻村一个腊月(姑娘),几番追求之后,腊月最终同意嫁给腊万,就在他们新婚的那天,天刚蒙蒙亮,腊月便随着接亲的人翻山越岭的前往夫家。可是,当快要到达夫家时,突然从山上窜出一条大蟒蛇,一口将新娘吞进肚子里面,但她的勾尖鞋却勾在了大蟒蛇的嘴外。接亲人赶忙传话给新郎腊万,腊万得知消息后,急忙飞奔前来用刀杀死蟒蛇,并剖开蟒腹救出了妻子。人们都说,妻子之所以得救,全赖于勾尖鞋勾住了蟒蛇的嘴才不至于人被整个吞进去,寨子里的人觉得尖勾绣花鞋守护了美丽的新娘,时至今日,姑娘出嫁,母亲、姑嫂等都会精心绣制出一双双尖勾绣花鞋送给她做嫁妆,希望她能平安健康,祈求获得上天的垂怜。“嫁妆鞋”因此而得名。

“嫁妆鞋”多采用棉、布、绸、缎、五彩丝线、开司米毛线等多种材料经剪样、定型、纳底、刺绣镶缝等工艺形式手工缝制。绣品多以黑、绿、蓝、红等布料做底,设色繁简不一,繁者数十种色,主调鲜明,虽是这样但也保持着繁而不杂,富而不乱的风格,有的典雅庄重,有的鲜艳瑰丽,各有韵味。这些繁复的工艺于出嫁的新娘而言不是折磨,而是一种挂念,一种在做闺阁女儿时轻轻浅浅的记忆,把心思和念想都记录在这精巧的花样上,就算以后嫁为人妻只要穿上这双鞋就可以回忆起那些泛着酸甜的时光。


这天,歌节上人声鼎沸,一道道山歌绕过山梁。在寨子顶上的一户人家里,却是另一番迷人的景象。雨后的阳光似乎特别懂得风情,穿过窗户直射进火炕,一道道光柱洒在脸上,十几个温柔秀美的姑娘和妇女正在刺绣,五彩的丝线在她们纤细的手中变成一支神奇的笔,描绘着她自己岁月无声里的幸福。制作这种绣鞋是先要用剪纸剪出图样贴在装饰物上,然后照图绣出花样,她们边绣边笑着自夸说自己的绣工在村上最好的,不用描花便可以直接绣制花样,谈笑中歌声应声而起,此起彼伏,整个屋子溢满着幸福的味道。

嫁妆鞋是父母对女儿的一种疼惜,亲人们把这份厚实的期盼用针和线一点一点地绣进鞋面上绣在花纹里。它不仅仅是娘家赠予的财富更是一份沉甸甸的爱。但是要做一双“嫁妆鞋”是很不容易的。据妇女们介绍说:要制作好一双“嫁妆鞋”,工序十分繁琐,从第一步做衬布开始,然后要裁剪、绣花、贴夹里,还要上边、缝合,到最后纳鞋底,一般要经过9道工序,最复杂的鞋子,更是需要足足18道工序,全部是一针一线,靠手工完成,里面还有很多讲究,大概需要两至三天时间。”

一妇女还耐心的给我们介绍了“嫁妆鞋”的几种绣法。第一种是剪纸贴花绣法:是将要绣的图案先剪成一幅剪纸,而后贴于鞋垫上,然后再用平针绣线覆盖完成。此法由于应用了剪纸的样式、显得古朴浑然、看上去略带立体感。第二种是平针绣法:此绣法较为简易,是将选好的图案草稿勾画于鞋垫上,然后用平针直接绣制。很多女子的手头都收集、保存有大量好看的图样,这种绣法利于对传统样式的继承与传播。第三种绣法是挑花绣:这种绣法是事先在鞋底画上或利用画布经纬线抽成经纬方格,然后依格下针,不能错位,此法多用十字针法或斜行排列法相组合,组成简练夸张变形的几何图案。

鞋面上的绣纹主题来源于生活,主旋律是民间文化和民俗风情,吉祥图案的典型形象是以“福、禄、寿、喜”为主题的图案,寓意着生命的赞歌和美满的人生。而娘家人也更是把疼爱也绣制在“嫁妆鞋”上,绣上五彩的草叶、鸟兽,寓意出嫁的女子能多子多福、喜乐平安,很多都是细细地讨个好兆头。

毕竟,“嫁妆鞋”是用心浇灌的,所以鞋的质量极好,一双嫁妆鞋可以穿很长时间。即便如此,从平茫嫁出去的女子仍然是十分很爱惜脚上的这双鞋子的,因为她们深知,一双上好的绣鞋就算是拥有极好的手艺也是要忙活上几个月,而最为关键的是这双“嫁妆鞋”不仅仅是在出嫁的时候穿在脚上的礼仪,而是在这双“嫁妆鞋”里装满了父母疼惜女儿的心意和赠予的幸福,所以不敢无动于衷,更不会糟践和破坏。

下午时分,透过窗户的光慢慢的回缩了,而姑娘们仍然还在穿针引线,鞋面上花花绿绿的五色线也慢慢的勾出了各种各样的图案,煞是好看,那种幸福与甜蜜的滋味也慢慢的在鞋尖上弥漫开来。回程时,我突然想起了那首徽州小调《十绣鞋》:

一双红绣鞋,

哎哟,正月那个梅花开,

哎哟,开了梅花,绣一双红绣鞋,

二绣红绣鞋呀,

哎哟,二月那个杏花开,

哎哟,开了杏花,绣一双红绣鞋,

三绣红绣鞋呀

哎哟,三月那个桃花开

哎哟,开了桃花,绣一双红绣鞋

……

一直唱到十月,每个月、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情怀,而穿在脚上的幸福,却是一生一世,永不枯竭。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