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陈仕明的百岁生日

发布时间: 2017-12-23   作者: 唐光程 孙建梅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一二一,一二三四……”“向右看齐,向前看。立正,稍息。”

你别以为这是军营里的士兵在训练,这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生日宴会里正在表演的一个节目。表演者系儿孙辈的十来个男男女女,大的四五十岁,小的六七岁,指挥者为一名正在读高中的学生。显然,他们都没有经过训练,动作滑稽,错误百出,引得围观者阵阵哄然大笑。不过,他们表情严肃,即使做错了也会一丝不苟地马上纠正过来。他们在为自己的老人祝寿,希望借此勾起老人对过去军旅生涯的回忆。

时间:10月15日下午四时。地点:麻江县杏山镇谷羊村三联二组。一条横幅格外引人注目:“恭贺远征军抗战老兵陈仕明百岁寿辰”,落款是“关注黔藉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贵阳的志愿者来了,其他地州市的志愿者也来了,有80多人。

陈仕明老人今天很高兴,一大早便让家人搬了一把藤椅放在院子里,就坐在藤椅里等着。一顶灰白色的帽子端端正正地戴着,每有前来向他祝寿的人与他握手,他都神采奕奕而又情不自禁地说:“感谢共产党!谢谢你!”

陈仕明,1917年10月生,两岁失父,五岁丧母,和弟弟一起在亲戚寨邻帮助下相依为命长大。1940年抽壮丁,本来被抽的是17岁的弟弟,因弟弟结巴,脑筋又不灵活,怕出去以后找不到路回来,他决定顶替弟弟当兵,而那时他已是一儿一女的父亲。他清楚地记得,寨里一共走了3人,是被捆着到麻江的。在麻江汇集了80多人,随后被15人一组捆着押往广西。一路上,因怕他们逃跑,吃的是粗粮,喝的是桐油稀饭(喝了拉肚子)。在百色呆了十多天前往云南河口,在那里训练半年后,被编入国军54军198师592团通讯排,团长为陶达纲。之后,他参加了高黎贡山战役和腾冲战役。攻打高黎贡山时,部队是坐民船过的怒江,半路被日军包抄后路,围困了两天,后被友军53军前来相救才解了围。时值冬天,没吃的,上前是死,退后也是死,半山就有日本兵,美国飞机丢下食品时才有吃的。打了四个多月仗,有大半时间是靠吃杨梅维持过来的。作为通信兵,兵源缺乏时也上前线。有一次攻打敌堡垒时,上去一个排只剩两人下来。晚上摸上去,发觉敌人也才有两人。“我们故意弄出声响,等他们露出头来,一梭子就把他们击毙了。”“53军打左,我们打右,后来连伙夫、马夫都上战场,还是他们来把我们救了。”“部队攻下高黎贡山后又进攻腾冲城,团长命令我接通断了的通讯线路,如接不通就要枪毙。我顺着线路摸索,这才发现是死人太多压断了线路,就接上了。”开始时,部队用的武器有中正式、大马刀,后来才有美式装备。他们也得工资,但不准寄回家,信也不让写,钱只好拿去赌。在腾冲,部队伙食有了好转,每餐都有老百姓来讨吃。有一次他给一位老太太吃的后,她给了他一个银圆。他不要,老人家就说:“你拿去吧,会有用处的。”他收了银元后给了她3元纸币。神奇的是老太太的话果然应验,在后来的战斗中,一颗子弹打在银圆上,救了他一命。这块银圆在回到老家后拿买吃的了。打下腾冲后,部队追击日军进入缅甸。不久,滇西战事结束,他随部队转回内地。在贵州兴义黄草坝,听闻日本投降,他不想再打仗,而且离家很近,便和同乡冉成贵逃回家乡。前妻及子女先后亡故,他再婚后又育有2子2女,一直在家务农至今。

生日宴会继续进行。

志愿者唱完《老兵颂》后,生日宴会在全体高唱《国歌》声中结束:“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陈仕明静静地听着,激动时几次都想努力站起来,但终未能如愿。两年前,他的腿就已经没有力量撑起身子了。兴奋之余,一缕失落明显地写在陈仕明脸上,村里的同年伙伴都不在了,当年抗战的战友也不知道还有几个人活着。

据“关注黔藉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说,麻江县的抗战老兵如今只有5人健在,最小的也已96岁。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