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画笔留住黔东南故事

发布时间: 2017-12-23   作者: 龙晓慧 王珺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01_副本.jpg


他的画,恣意汪洋,颇具大家风范,千里江山雄浑磅礴,天地乾坤、四季雾霭尽纳画中,而他却说,高远大气的“上帝视角”是故乡给我的,从小住在天柱凸洞的半山腰上,放眼望去,一目千里,能把家乡的山山水水尽收眼底,铭记心间。

他的画,满是乡韵,田间老农,家乡父老都看得懂,“这里是凸洞的胡家祠、这是已被洪水冲走之前的吊脚楼群”、“这是我们上山砍柴的镰刀篓子、这是我们放排的场景”可惜现在看不见啰。他说:“姑娘,别说凤凰吊脚楼好,被洪水冲毁前,我们凸洞四层楼、五层楼的吊脚楼临江而建,比他们美多了。现在趁我还画得动,我要用画笔留住记忆里家乡最美的模样。”

为心中的乾坤而画,为梦中的故乡而画,为70余载磨砺出的不屈风骨而画。正直为人,凭心作画。

11月9日,记者走进画家胡贤灿位于老酒厂后半山腰的家,探访这位于苦难中不弃初心,不舍丹青的老人。

循着一条温润而悠长的小巷,穿过层层台阶,越过一片片菜地,菊花掩映处,笑容可掬的胡老冒着大雨把我们迎进小屋。围坐在烧得正旺的炭火旁,捧起清香的菊花茶,胡老说起了他70余年的书画人生。“有的人生来就是做学问的,有的人生来就是做运动员的,而我生来就是画画的。说起来不怕你们笑话,我从小就喜欢画画,4岁左右就从河边、山上找来白色的石头,用刀削尖当做笔在石头上画画。”胡老笑着说,“之后进入私塾,就开始用毛笔植红习字,这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一直都是用毛笔,几乎不用铅笔、钢笔,所以我画画的笔法自成风格。”说着,胡老就带我们到他的画室参观,并将作品展示给我们欣赏。

胡老作品众多,我们被他的作品深深吸引。尤其他的《黔东第一关》和《珠郎娘美》。

03_副本.jpg


黔东第一关

2014年2月8日,随着湖南托口水电站下闸蓄水,因沅水而生的千年苗侗托口古镇永沉江底,上游清水江黔东第一关——贵州天柱县瓮洞老集市,从此也没于江中。作为瓮洞人,胡老想用自己的画笔将故乡黔东第一关永久保留下来,于是,2016年年初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幅作品。

黔东第一关位于清水江畔的渡头坡,它上扼黔东,下襟沅芷,为出黔入湘的必经之路,水陆交通咽喉,地势十分险要,一路风光美景。清朝道光年间便在坡上设置关卡,建立炮台,常年驻军,称其为“黔东第一关”。

黔东第一关,是当时天柱连接省内外的重要港口,知县号召苗侗居民办官店、客栈,方便官商往来,农民工装卸船舱货物,于是瓮洞市镇各种店铺一时间琳琅满目,十分繁华,生意兴隆。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经清朝到民国、共和国,计521年中,瓮洞商贸鼎盛历时300多年,天柱境内大量物资的调运均从这里经过,出口物资有竹、木、炭、柴、土特产品。畜牧类有耕牛、菜牛、羊、肥猪等。进口物资有食盐、布匹、百货、南货、生活资料、生产工具。木商生意更是一番火热,经济十分活跃,一年四季瓮洞塆塘揪扎木排的号子声、围木材扴尺声、打斧印的木头声,搬运工上码头脚步号子声,响彻两岸山谷,一片繁忙的景象。

1935年,国民党军队进入贵州,获悉清水江下游乃搜刮民脂民膏的重要关口,派胡为夫为瓮洞厘经局总办,与胡英富保警队合兵,对瓮洞集镇码头“黔东第一关”进行加强武力管辖。1946年至1949年,当时省长谷正伦在瓮洞集镇租村民胡贤才家的房住下,派亲戚老表李端模到瓮洞于头拦江课税。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春,胡为夫在瓮洞集镇关上村立石碑,高2米,上刻“黔东第一关”。

胡老用简单的线条和色彩将黔东第一关当年的繁荣,描摹得出神入化。其中的人物虽只有淡淡几笔,但得其神髓,有的摆摊设点,有的摊边购物,有的江中放排,神韵犹存,活灵活现。沿着清水江而立的一排排吊脚楼,有的三层、有的五层,鳞次栉比。仅看似无意的几笔就将翁洞镇背靠的松树林刻画得跌宕多姿,风骨自现。

02_副本.jpg


珠郎娘美

《珠郎娘美》描绘的是清道光年间,榕江县口寨村有一位勤劳聪慧又美丽如仙的侗族姑娘,名叫娘美。与口寨遥遥相望的朵帕寨上,有个聪颖俊秀的孤儿名珠郎,小名秀郎。两家田地相连,在共同的劳动中,两人结成一对恋人。

可是,娘美的母亲却将她许配给定达寨的舅家人,后来,竟将她锁在房中不准出来,并准备强行将娘美完婚。珠郎得知娘美被关后,气愤不已。但自己势孤力单,只好每天晚上徘徊在娘美房前屋后,不知如何是好。

农历四月十八日,即距舅家来娶亲的前三天深夜,娘美趁母亲熟睡之机,打破窗户,跳出房间,与肝肠寸断的珠郎相会,两人抱头痛哭。他俩决定远走他乡,以“逃婚”的方式,向封建婚姻制度抗争。两人摸黑爬上九十九垴,历经千辛万苦,走到七百贯洞。

贯洞寨的乡亲非常同情两人的不幸遭遇。可是,财主银宜却起了歹心,因寨上人都说娘美比他小老婆孟亮漂亮十倍,银宜便想霸占娘美为妾。于是,他假装热情收留他俩到家中落脚,并与珠郎结拜为弟兄。

本寨的“款首”蛮松给银宜出了一条毒计,即聚众“起款”时,让珠郎吃“枪尖肉”,趁机杀害他,娘美孑然一身,必然束手就范。

珠郎和众人被逼上江箭坡参与“聚款”,在吃“枪尖肉”时中计被刺死。

娘美得知珠郎遇害,痛不欲生,直奔江箭坡找到珠郎的遗骨。她返回贯洞寨上,猛烈击鼓。寨上人听到鼓声,纷纷向鼓楼集中。娘美当众宣布:“我的爱人珠郎已被人杀害了,现在我找到了他的尸骨,谁愿意帮我埋珠郎,我就嫁给谁!”银宜一听大喜,连忙抢先答应帮她埋珠郎。

寨主当众说:“鼓楼议事,不可儿戏,既然一个愿埋,一个愿嫁,这事就这样定了。”议事完后,娘美要银宜只身跟她上山,银宜暗暗得意。

娘美让银宜在珠郎吃“枪尖肉”的地方挖坑,他挖了一尺深就不想挖了,娘美说:“死于刀枪的人要深葬才好,再往下挖三尺。”当挖到三尺多深的时候,银宜累得喘不过气。就在他弯腰想休息时,娘美眼明手快,迅速拿起锄头,对准银宜的脑袋,狠狠一锄打去,银宜猝不及防,当即歪倒一边,娘美又趁势补了几锄,直到银宜再也不动了,才把坑口两边的泥土往下刨,把银宜埋在他自己挖的深坑里,为珠郎报了仇。

失去珠郎的娘美悲愤至极,她背着珠郎的遗骨,顺着两人当初逃婚的山路,一路哭着回到三宝侗乡,亲手将珠郎的遗骨安葬在朵帕寨旁,让自己时时伴着他。

胡老的画,以珠郎娘美相恋、逃婚,珠郎遇害,娘美报仇四个场景组成,生动鲜活地将事件和人物刻画得细致入微,神韵气节兼具。

创作源于生活

胡老的画,都源于他的生活,他曾做木工、放排,打草鞋、上山下田,他将自己生活中的所见所闻都付诸笔端。随着他笔端流淌的记忆,他用自己的画书写了一段段历史。

此外,1943年出生的胡灿贤,因为家庭出身的原因,在文革期间锒铛入狱,被判20年,服刑期间表现突出,用一支画笔不断参与社会主义建设,得以减刑5年,于1985年提前释放。经历坎坷的他不泪沉自弃,他以超出常人的理念,练就了与众不同的独特风格,他擅长古典人物大写意,透气通神,着色能笔笔到位,很少复笔。读他的画,耐人寻味,极具张力。

1997年他被世界书画艺术家认定委员会审定为一级美术师;2001年经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质部1SO2001 艺术等级审定,其写意人物作品等级定为“品字”四级( 全国最高为六级) 。其作品在人民网、深圳新闻网、美术同盟等媒体均有推介。

2007年11月5日,根石先生曾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品评道:“胡先生所绘水墨人物以神取胜,意境深沉,耐人寻味……古人谓大写意水墨‘神采为上!形质次之’。绘画以得神为上品;仅具其形,能品而已。先生笔道生拙老辣,设色简洁明快,构图寓平稳于奇险,凝重中透出灵气,画幅尽显浑朴粗犷之态、雄强苍劲之姿;于是形成胡先生所特有的狂放艺术风格。”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