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民族建筑 彰显时代风采

发布时间: 2017-12-23   作者: 杨代富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访黎平县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陆文礼

01_副本.jpg


深冬寒意袭人。

1月14日,陆文礼和往常一样,静静地坐在桌前再次认真校对他收集整理撰写刚完成不久的《侗族鼓楼历史意义》手稿。“年纪大了,眼睛不好,校对起来困难。”陆文礼抬起头,伸伸脖颈,望了一下窗外,又低下头去逐页翻看。“这个手稿到现在算起来已经是第五稿,其实我认为自己已经修改得差不多了,但空闲没事做,又拿出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再补充的地方。”做事一向严谨的陆文礼,无论做什么都想要做到尽善尽美。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腰背有些佝偻、戴着鸭舌帽、打扮质朴的瘦小老头,就是名冠黔湘桂三省(区)侗族地区的鼓楼建造大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陆文礼。

少时追梦爱上木工

现年77岁的陆文礼出生在黎平县肇兴镇纪堂侗寨一户普通农户家庭。小时候陆文礼就觉得寨子里的鼓楼特别气派、漂亮,总要追问寨中老人:村子里为什么要建鼓楼?它与我们住的吊脚楼有什么不同?又有什么作用?“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鼓楼就觉得特别喜欢,心情特别舒畅。”陆文礼说,“也许是命中注定的,这辈子要和鼓楼牵扯在一起。”

1957年,纪堂发生火灾,60多家房屋被大火付之一炬,陆文礼家也难以幸免。还在读小学的陆文礼买来木工工具与父亲一道搭建临时木棚供家人栖身。渐渐地,陆文礼便喜欢上了做木工。

次年,陆文礼考取肇兴中学。这期间,他一边读书,一边利用星期天在家继续搭棚子、打桌椅板凳;学校劳动课上,他还主动提出帮学校修理损坏的课桌凳,为此获得老师表扬。陆文礼心里美滋滋的,对搞木工越发有信心。

1961年,陆文礼初中毕业,由于家庭成分不好不能升学继续学习,已经喜欢上木工并操作比较熟练的陆文礼对此不以为然。

回到家,他请求跟一直从事木工的舅舅陆培福当徒弟。舅舅是村子里当时最有名望的掌墨木工师傅,经常带着一帮木工徒弟到处起屋造房,陆文礼的木工技术舅舅是看在眼里的,当下便答应了他。

之后,陆文礼如愿以偿地正式踏上了自己心爱的木构建造之路,而且一干就是一辈子。

开始当徒弟只能干打毛料、堆柱子、刨柱花等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活。但陆文礼却不满足,一上来就扎柱眼、开榫头、洗柱眼。

“读初中时对打毛料、刨柱花这些活我都已经很熟练。这些难不倒我。“陆文礼说,”我搞好后喊师傅来看,他说可以。”

师傅话少,对学徒来说,开始干就能得到“可以”二字评价实属不易。其他的与陆文礼一起的徒弟纷纷竖大拇指称赞:“今后你要成大师!”

其实,在陆文礼心中早就有一个很大的梦想:一定要成为像舅舅那样的掌墨师傅,带着一帮徒弟到处干。

因为目标明确,心中有梦想,陆文礼在当徒弟期间,学得比任何人都用心,无论到哪里干活,他都要向当地木工师傅虚心请教。“舅舅文化水平低,不善言谈,全靠自己眼睛看,看他怎么画墨、开眼、搞榫头,然后牢牢记在心中。”陆文礼说。

在农村,一般多为冬季才修建房子,这个时候木料才干,家里也才有些余粮钱。“每一年,大概也就只有一两个月时间可以做木工活。”

1963年,跟舅舅当学徒两年后,自以为已经掌握了建造房屋整个流程工序的陆文礼毅然决定自己掌墨带徒修建自家的房子。

“晓不晓得(房子)立得起来哟?”大家都在质疑,毕竟陆文礼跟舅舅学木工才两年,严格说起来才四个多月时间。

“我就是要搞给大家看,我不能永远当徒弟。”陆文礼认为这是个大好机会,要想当师傅只有拿自家的房子做实践,这是唯一最快见效的办法。

开弓没有回头箭。全村人的目光都盯着陆文礼的“壮举”。陆文礼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在农村建一栋房子不是件小事,更何况是对于一个曾被大火洗劫一空的家庭,半点闪失都承受不起。

“我不敢带徒弟多,墨画慢一点。”陆文礼说,“房子立起来那天,全村人都来看热闹,都评价我了不起,终于成师傅了。”

“到目前为止,我所知道的以及我所带的徒弟当中,还没有一个人能在只当两年徒弟干过四个月的木工活就能独立掌墨修建房子的。”谈起当年的“壮举”,陆文礼显得有些激动。

1964年,陆文礼当年读初二时的班主任潘德辉老师特地找上门来,说要保送他去培训学习,10个月后便可当教员成为公家人。因为太热爱木工这项工作,陆文礼婉言谢绝了老师的好意。

对于陆文礼的选择,家人从来不予干涉。爷爷说,不去当教员也可以,一个人只要把编竹器、车衣、木工这三样手艺活能学一样出师,都比一般家庭日子过得强。

听爷爷这么说后,陆文礼对自己的选择更加有信心。后来,陆续有人来请他去掌墨建房子,有时陆文礼也跟舅舅一起去修建鼓楼。

02_副本.jpg


十年磨砺名声大噪

1968年前,陆文礼跟随舅舅先后到各地建造鼓楼多达五六座,不仅开阔了视野也进一步掌握了建造鼓楼的技艺,从众多师兄弟中脱颖而出,成为舅舅最得力的助手。但后来,“文革”开始了,他们只好返回家乡,鼓楼修建活路因此中断了10余年之久。

说起学造鼓楼的过往,陆文礼感慨万千:“学造鼓楼比学建民居难多了。”平时师傅只教你木料如何上架、固定、衔接等技术,而鼓楼设计的真谛却很少主动提及。陆文礼是细心之人,而且有天赋,师傅不说,他就认真观察,师傅每一次操作,他都认真察看,返回之后就画成图,认真揣摩。日积月累,悟出不少门道。

1980年,社会形势好转,鼓楼建造开始恢复,舅舅负责修建永从顿洞鼓楼。当时舅舅带有12个徒弟,陆文礼耍了个心眼,又带了8个过去参加。

舅舅说,这12个人帮我画墨都忙不过来,你又带这么多人来不是窝工了?“我是来帮您忙的,你画不过来,我来画,你来验收,不合格你就修改。”

舅舅只好默许。“顿洞鼓楼除了四根大柱子的墨是舅舅画以外,其余的全部是我画的。”陆文礼说,“顿洞鼓楼建起来后,得到当地群众公认,说工期快,不窝工,还喊他叫(第)二师傅,并送来两块匾,一块是舅舅的,一块是他的。

此次,在当地鼓楼修建中陆文礼赢得了口碑,开始小有名气。

1981年肇兴侗寨要修建礼团鼓楼,人家来请大师傅陆培福去掌墨。然而大师傅不在家,出远门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无奈之下只好请陆文礼去帮忙开工后再通知大师傅回来施工建造。

陆文礼心中窃喜,机会终于来了。开完工后陆文礼不等大师傅回来,而是自己做主绘制图纸进行施工,根据场地拟建13层鼓楼。

有村民担心并婉言相劝:“陆师傅,对门那座鼓楼刚立起来就发现有差错,你有没有把握嘞?”“你们看见过13层的鼓楼吗?”陆文礼答非所问,弄得人家一头雾水。“还没搞出来怎么就看得见?”“但我就看得见。在我脑子里现在已经有一个13层立起的白汪汪的鼓楼骨架了。”

见陆文礼满有把握,人们也就放心不再吱声。

陆文礼说,当时他在板子上把鼓楼一半边的图纸画出来后,心中就有了数。“结果,鼓楼建起后一点差错都没有。人们不得不佩服我,说没想到我还真有这个能力。”

从此,陆文礼名声大噪,很多地方都慕名前来请他去修建鼓楼、花桥等木构建筑。活多忙不过来,陆文礼决定组建一支更大的团队,并毫无保留地把技术传授给所有队员。陆文礼和他的团队不仅在本地乡村里活动,还把鼓楼修建到大城市。50多年来,陆文礼参与设计建造的鼓楼、花桥、吊脚楼已超过500座。这些遍布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贵阳等全国各地的“陆氏”作品,已成为侗族建筑里的一道独特亮丽风景线,他因此也成为侗族地区屈指可数的鼓楼建造大师。

03_副本.jpg

不忘初心传承技艺

侗族鼓楼是侗族村寨的标志性建筑,是侗族群众聚会、议事和社交娱乐的场所。侗族鼓楼历经风雨可达数百年不朽,其木构建筑营造技艺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直以来,侗族鼓楼的建造掌墨师傅都只是凭着一根丈杆、一把直角尺、一个墨斗盒把成百上千错综复杂的木梁、柱、椽、枋、板在木马上做成,不费一钉一铆,全以榫锉开槽的方式衔接结合,不差丝毫。

这套技艺陆文礼可谓烂熟于心。但陆文礼深知,要想做到这一步实属不易。为此在带徒弟的时候,他会毫不保留地把鼓楼建造技艺教授给他们,让他们能尽快出师离开他组团队自己干。

“我们侗族的建筑是最独特的,我要把它好好地传承下去,绝不能让它消失。”陆文礼心中多了份责任和担当。

为让后人能有一个建造侗族鼓楼、花桥的图谱,陆文礼决心手绘一本鼓楼图册。他在平时的侗族鼓楼、花桥施工中,把每个细节都记录下来。通过精心策划,1987年,陆文礼终于绘制出一本上百页、共146个目录的侗族《鼓楼图册》,改变了侗族鼓楼建筑没有结构图和施工图的历史。

“绘制这本《鼓楼图册》耗费我的心力太多了。”陆文礼从桌子上拿过《鼓楼图册》,一页页小心地翻开,陷入到创作时的回忆中。

资料收集齐全之后,1987年元月,陆文礼决定开始绘制《鼓楼图册》。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一门心思地扑在图册的绘制上。

开始绘制时,陆文礼用角尺在纸上画,从鼓楼的立体图开始画,然后画平面图,再画柱子、方、檐等所有单个构建,边画边量,边画边检查,发现图形画得不对,马上修改,还请人帮忙用相机把鼓楼实物照下来进行比对。

第一本画下来后,陆文礼严格按照尺寸、大小、比例进行逐一检查,发现不规范,错漏的地方很多,于是在此基础上重画,为此有了第二本、第三本手稿,直到第四本的时候,他才用复写纸复写了三本下来。“为了传承,这个《图册》不能有半点马虎,要严谨认真对待。不然非但不能传承,还会误导后人。”

从1月开始直到9月底,《鼓楼图册》的绘制工作方才结束。那段时间,除了偶尔做些木工活计,每天,陆文礼除了吃饭、上厕所和实在太困眼睛睁不开了才停手,其余时间全部用在图册的绘制上,晚上往往搞到凌晨三四点。那时村子没有电,点着煤油灯干,夜深人静的时候,陆文礼独自一人还在房间里忙活。爱人默默地给予他最大支持,包揽了家里所有农活。

《鼓楼图册》绘制快要结束时,由于用脑用眼过度,陆文礼只能极力睁眼继续干。突然有一天,陆文礼头晕眼花起来,于是担心:坏了,伤脑筋坏眼睛了!成废人了!陆文礼脑海一片茫然。

“还好,没有废,当时确实很担心,一连几天都这样,后来才又慢慢恢复过来。”

“那段时间,爱人和我都太辛苦,真的太难为她。不过我不后悔,辛苦是辛苦点,但是很值得。”陆文礼抚摸着摊在桌上的《鼓楼图册》手稿,感到无比欣慰。

《鼓楼图册》绘制出来后,陆文礼把它交给贵州省设计院总工程师李多扶审阅。李多扶不太懂得侗族古建筑技艺,只好用《图册》考问陆文礼长达七夜八天,陆文礼均对答如流,所答与《鼓楼图册》标识内容完全吻合,李多扶不得不佩服,并从中学到不少。

1990年,深圳锦绣中华民族风情区要建贵州鼓楼,李多扶效仿《侗族鼓楼图册》很快就制作出鼓楼立体结构图,施工时请陆文礼进行指导调整。现如今,礼文礼的这本图册不仅是侗族文化典章,还是热爱鼓楼文化艺术爱好者的教材。

“这本书是教材,是工具,平时遇见疑难,翻开来看,几乎都懂得了。”陆文礼徒弟陆永成说。

陆文礼凭借自己出类拔萃的才艺,不仅建造出许许多多侗族木构建筑,还出版图书,改变了侗族鼓楼文化技艺只能靠口传、靠记忆传承的格局,并培养出8名能设计并制图、掌墨施工、带徒教学的新一代侗族建筑文化传承人,为侗族文化传承作出了贡献,因而被贵州省文化厅命名为“侗族木构建筑营造技艺省级代表性传承人”,被贵州省民宗委、贵州省文联授予“贵州民族建筑工艺大师”、“贵州省鼓楼风雨桥技艺大师”,被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等荣誉称号。

“我爱我们的民族建筑,我相信它会永远传承下去。”在陆文礼看来,自己所从事的鼓楼掌墨工作不仅仅是一项简单的建筑建造,背后所承载的是整个侗族建筑文化精华,这是需要侗族儿女世世代代传承下去的。

《鼓楼图册》的成功绘制,了结了陆文礼一桩大心事。但陆文礼认为,作为一个侗族人,一个鼓楼工匠师,如果连侗族鼓楼的来龙去脉、历史原由都讲不清楚是很丢脸的事。因而在《鼓励图册》绘制完成以后,陆文礼又在着手收集整理《侗族鼓楼的历史意义》一书。

其实从初中毕业后,陆文礼就有意识地收集有关鼓楼的资料,从1961年开始,他就把听到看到的有关鼓楼的信息记录在笔记本上。无论到哪里起房建鼓楼,陆文礼都要请教当地老人讲讲有关鼓楼的故事,回来后及时进行整理。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6年5月9日,陆文礼终于把《侗族鼓楼历史意义》手稿整理打印出来,手稿包括侗族鼓楼起源、鼓楼政治意义、鼓楼公约、鼓楼结构、鼓楼竖立仪式等19个章节共32个页码。

“我希望这本书能尽快出版出来,我年纪大了,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它。”陆文礼摩挲着书页平静地说,“即便不能出版,但对于喜欢鼓楼的人、研究鼓楼的人,对于后来的人,都是有用处的。”

如今,年事已高的陆文礼虽然不能继续亲自上阵修建鼓楼,但他一刻也没闲着,经常有徒弟或一些慕名而来的木工师傅登门求教,陆文礼总是热情接待并给予指点,在侗族木构建筑技艺传承的路上永不止步。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