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黎平会议

发布时间: 2018-02-05   作者: 宋尧平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黎平会议会址

  黔东南新闻网讯 1934 年12 月中央红军进人贵州后,在黎平县城召开了长征途中的第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作出了《中央政治局关于在川黔边建立新根据地的决议》,实现了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的战略转兵,使中央红军开始由被动变主动,为之后的遵义会议奠定了重要基础,是中国革命伟大转折的开始。

  黎平会议的召开

  红军攻占黎平后,周恩来随先头部队进入黎平城,为黎平会议的召开作了准备。1934 年12 月17 日,中央纵队全部进入黎平。

  会前,周恩来同志到李德的住处福音堂向李德通报了会议准备的情况和需要研究的问题,李德心情不好,对周恩来的通报不理不睬,但是周恩来谈到会议要讨论红军进军方向的时候,李德情绪大变,顽固地坚持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说是共产国际定下的方针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周恩来强忍怒火,把安排汇报完。李德毫不在意,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就进房休息去了。

  18 日上午,会议在胡荣顺店铺也就是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王稼祥住的地方召开。目前知道参加会议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有周恩来、毛泽东、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等。

  会议由周恩来主持,照例是博古首先发言,根据会议的安排,由博古总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原因,博古的总结不深刻,他把错误堆得一干二净,而强调最多的是中央关于下一步行动的计划:从贵州向北,进入湖南,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然后在湘西建立一个新的革命根据地。按李德的意见,博古强调这个计划是经过共产国际批准的路线,不能改变。

  毛泽东再次陈述了自己的建议:放弃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想法,原因很简单,会合的路线已经被敌人严密封锁。毛泽东指出,目前国民党军在贵州的防御力量薄弱,如果中央红军在贵州东北部的遵义地区能够站住脚,那么,向北偏西可以相机北进与力量更强大的红四方面军会合,向北偏东又可以与红二、红六军团相互策应,遵义地区应该是一个能让红军左右逢源的好地方。

  张闻天和王稼祥都表示支持毛泽东的建议。博古也没对毛泽东的建议提出反对意见。 会议最终否决了李德的意见,接受了毛泽东的建议,确定放弃北上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继续西进,进军黔西北,创建川黔边新苏区。同时决定在适当时机召开会议,决定审查以黔北为中心建立新苏区根据地的决议,总结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中军事指挥上的经验教训。

  会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在川黔边建立新根据地的决议》。

  这是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会议。从湘南到通道,经过激烈的争论,毛泽东的正确主张终于被中共中央政治局的采纳,从而解决了红军迫在眉睫、至关重要的部队行动方向问题,不但避免了中央红军全军覆没的危险,而且也使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等党政军机关的大批干部得以幸存,这就为中国革命保留了最宝贵的财富。

  黎平会议也标志着红军的军事路线终于开始转向正确的轨道。经过了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长征以来的挫折,特别是湘江之战的巨大损失,“左”倾路线的军事方针已经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而毛泽东所坚持的军事路线则被证明是完全正确的。全军上下在挫折和失败中,进一步认识到毛泽东的伟大,毛泽东的正确军事路线重新开始在红军的行动中占据主导地位,中革军委在指导战争和部署行动时,都充分征求和尊重毛泽东的意见,毛泽东开始重新参与军事指挥。而李德的军事指挥权在会后则被逐步剥夺,再也无法在红军的军事决策中扮演太上皇的角色了。中革军委第一次有了自主决定军事行动的权力,作战指挥趋于灵活。这是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开端。

  黎平会议的第二天,为执行党中央政治局十二月十八日的决议,中革军委不顾李德和博古的反对,以朱德和周恩来的名义签发了“中央军委为建立川黔边根据地军事行动的决定”。

  所有这一切,为旧后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准备了条件,奠定了基础。犹如黎明前的曙光,黎平会议使得红军官兵重新看到了光明,中国革命的前途再次呈现希望。

  黎平会议是党中央在长征路上召开的第一次政治局会议,会议通过了新的战略方针,从而开始了中央红军的战略转变,使中央红军和党中央在紧急关头转危为安,会议初步批判了“左”倾军事路线,并决定在适当的时候召开政治局会议总结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军事问题,为遵义会议的召开作了准备。

  胡锦涛同志1986 年10 月24 日在黎平会议学术讨论会上指出:“黎平会议在党的历史上有重要的地位。当时,红军冲破了国民党的重围,正处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党中央及时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黎平会议。这次会议彻底否定了‘左’顷冒险主义的错误路线,肯定并采纳了毛泽东同志西进贵州的正确意见,确立了红军北上黔北、建立新的根据地的战略行动方针。这就使中央红军开始从被动转向主动,为以后的胜利、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奠定了基础。因此,黎平会议在党和军队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为什么要召开黎平会议

  1943年11月27日,周恩来在延安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发言说:从湘桂黔交界处,毛主席、稼祥、洛甫即批评军事路线,一路开会争论。从老山界到黎平,在黎平争论尤其激烈。这时李德主张折入黔东。这也是非常错误的,是要陷入蒋介石的罗网。毛主席主张到川黔边建立川黔根据地。我决定采取毛主席的意见,循二方面军原路西进渡乌江北上。李德因争论失败大怒。

  刘伯承在《回顾长征》一文中说: 我军经过苦战,突破敌人三道封锁线后,蒋介石急调四十万大军,分成三路,前堵后追,企图消灭我军于湘江之侧。

  面临敌人重兵,“左”倾路线的领导更是一筹莫展,只是命令部队硬攻硬打,企图夺路突围,把希望寄托在与二、六军团会合上。在广西全县以南湘江东岸激战达一星期,竟使用大军作甬道式的两侧掩护,虽然突破了敌人第四道封锁线,渡过湘江,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人员折损过半。

  广大干部眼看反五次“围剿”以来,迭次失利,现在又几乎濒于绝境,与反四次“围剿”以前的情况对比之下,逐渐觉悟到这是排斥了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正确路线、贯彻执行了错误的路线所致,部队中明显地滋长了怀疑不满和积极要求改变领导的情绪。这种情绪,随着我军的失利,日益显著,湘江战役,达到了顶点。

  这时,二、六军团为了策应中央红军,在川黔湘边界展开了强大攻势。蒋介石为了阻挡我军会师,忙调重兵堵截、追击。如果我们不放弃原来的企图,就必须与五六倍的敌人决战。但部队战斗力又空前减弱,要是仍旧采用正面直顶的笨战法,和优势的敌人打硬仗,显然就有覆没的危险。

  正是在这危急关头,毛主席挽救了红军。他力主放弃会合二、六军团的企图,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争取主动,打几个胜仗,使部队得以稍事休整。他的主张得到大部分同志的赞同。于是,部队在12月占领湖南西南边境之通道城后,立即向贵州前进,一举攻克了黎平。当时,如果不是毛主席坚决主张改变方针,所剩三万多红军的前途只有毁灭。

  黎平会议精神的传达及其意义

  聂荣臻在《回忆录》中说:我在黎平没有住,随先头部队前进了。18日,在前进途中接到军委发来的电报,说中央有新的战略方针决定,要我们电台随时准备收听。不多久,就接到了政治局决议,传达到师一级干部。决议提到改变战略方向的根据是:一、使中央红军能取得与四方面军和二、六军团的密切协同,二、求得彻底粉碎敌人五次“围剿”,发展新苏区和红军,因此新根据地应该在川黔边地区,最初应该以遵义为中心,在不利条件下转移到遵义西北地区,但不应该去云南和黔西南。三、向遵义前进时,应坚决消灭阻拦我们前进的敌人,但对蒋介石的部队和湖南、广西的敌人应力求避免大的战斗。以保存我们的力量。四、在我们内部,坚决反对对自己力量估计不足、悲观失望和正在增长着的游击主义危险;五、责成军委、总政治部制定保障本决议实施的具体计划。第二天我们就收到军委关于贯彻黎平政治局会议决议的决议,其中第四条提出,二、六军团应该在湖南常德地区积极活动,以调动湘敌北援,然后再向永顺西进,以牵制在铜仁地区的薛岳纵队。第五条提出四方面军应该在川北重新发动进攻,以便中央红军继续向西北前进时,能牵制四川全部敌军。随后由李富春代主任签署的湘江政治部关于执行决议的训令,也发来了。根据这个训令,各级政工人员向部队做了大量的解释工作,说明了政治局决议的重要性,得到了广大指战员的积极拥护,大家提高了信心。

  黎平会议后,我军即改向遵义进发。

  黎平会议虽然开始转变了我军战略方向,不再往敌人布置好的口袋里钻了,但领导问题不解决。我军就难以彻底地由被动变为主动。这不只是我个人思考的问题,也是当时广大红军指战员思考的问题。这些问题已经提到中国革命的议事日程了!后来知道,由于从湘南起,毛泽东同志对李德以及博古同志的错误做法不断有所斗争,党内意见分歧,所以黎平政治局会议已经决定在适当时候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以便审查黎平会议的决定和总结第五次反“围剿”以及长征以来军事指挥上的经验教训。

  杨尚昆在《回忆录》中说: 我和德怀同志没有参加通道会议和黎平会议,黎平会议的决定是在行军途中由军委电告我们的。我们当即向师以上干部传达,大家听了十分高兴,因为这一来,打乱了蒋介石原来的部署,把几十万敌军甩在阻挡红军去湘西的道上,使我们取得了主动。德怀同志和我立刻联名向军委发电,坚决支持新的战略方针,并且提出建议。我们认为:红军到黔北新的战略区,川湘黔地区的敌情可能有以下变化:一是在蒋介石直接组织下,川军将成为我们正面的主要敌人;二是蒋的嫡系部队将有八至十个师入川,在重庆、泸州沿长江上游设防,阻隔我与红四方面军的联系;三是湘军将在湘黔边构成封锁线,西向乌江威胁我右翼;四是黔军将在我左右起钳制作用。但他们要实施这个计划需要时间,目前敌军疲惫,又值冬荒,预计向我大举进攻的时间“可能在明年3月前后”。因此,建议军委抓住有利时机,渡过乌江,“首先赤化遵义、桐梓、绥阳、湄潭、凤岗、思南六县。思南扼乌江,为我右翼支撑,并保持娄山关在我手中,使我得到武陵山脉”。主力可以在绥阳、桐梓、遵义之间机动。l935年元旦,中央在猴场会议上做出《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

  新的战略方针确定后。红军立刻向遵义进军。在此之前,三军团已在12月27目占领黄平,31日占领瓮安,l935年1月4日渡过清水江直奔乌江渡口。这时,两路追敌中,湘军刘建绪的三个师经镇远向瓮安袭来,中央军薛岳的八个师转到贵阳附近,借“追剿”红军之名,乘机从地方军阀王家烈手中攫取对贵州的控制权。红军便趁此时机北上,掩护军委纵队在1月6目全部顺利渡过乌江,向遵义进发。

  1月9日上午9时,红军司令部进驻遵义,蒋介石的几十万“追劁军”被甩在乌江以东和以南地区,没有来得及集中,红军获得了在遵义休整十多天的时间,这是长征开始以来没有过的。中共中央利用这个时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按黎平会议的计划,检讨第五次反“围剿”以来战略战术方面的经验教训。

  红军从黎平到遵义的进军,我以为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战略目标明确,行动方向出敌不意,重新取得了主动权,士气高涨。

  第二,部队进行了缩编。“红星”“红章”两个中央纵队合并为军委纵队,由刘伯承任司令员,陈云任政委,叶剑英任副司令员,凡是能战斗的人员和轻重武器调给战斗部队;抛弃许多坛坛罐罐,解散庞大的挑夫队伍;撤销了主要由扩红时招募的新兵组成的红八军团的建制;各军团也缩编机关,部队轻装前进,提高了战斗力和机动性。

  第三,恢复了红军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传统。博古、李德把部队做群众工作说成是“游击作风”,抛弃了红军的传统。我们占领黎平后,发动部队利用休整时机,展开群众工作。黄平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我们向群众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尊重兄弟民族的风俗习惯,不经寨主同意不进寨,不得房主同意不进屋,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同时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和红军宗旨,获得少数民族兄弟的支持。他们给红军当向导,筹运粮食,运送伤员。许多青年人还踊跃参军。

  第四,避强打弱,不避战。黎平会议决定:红军向遵义进军时,应坚决消灭阻拦我之黔敌部队,对蒋、湘、桂诸敌则力避大的战斗。本着这个方针,红军入黔后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连克数县,抢渡乌江,轻取遵义,没有遇到大的阻力。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