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天柱“林粮间作”习俗

发布时间: 2018-03-12   作者: 吴国雄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黔东南新闻网讯   “一年之计在于春”。每当过完春节,人们扛着一捆捆树苗走向街头,等待着被人买去栽种在山头时,我就知道,春天的这个时节,像一颗颗珠宝一样珍贵,因为我们期待每一颗在春天播撒的种子和栽种的每一株树苗,都能像一桩美好事物一样,来年能有一个好的收成,或且赏我们一个万峰流翠、绿叶成荫的清凉世界。

  在天柱,侗族人民都有植树造林的优良传统,人工造林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十八年杉”“八年杉”驰名中外,最为让人惊奇的是,不仅如此,他们还掌握了先进的“林粮间作”技术。

  不管是薄雾迷蒙的清晨还是炊烟缭绕的暮午,几百年来,天籁般的山歌都会在侗寨响起,歌声就像一只只百灵,在花桥上、在鼓楼边流转……一幅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和谐共存的生态美景展现在我们眼前。说到底,这种和谐的生态环境最大的功臣就是“林粮间作”习俗。

  何为“林粮间作”习俗?“林粮间作”就是在幼林幼果地里,利用行间、株间空隙土地,间作低秆农作物、蔬菜等,以耕代扶,疏松土壤,消除杂草。小时候曾记得也常常跟着父母上山造林,现在才知道,那时的我就已经在体验“林粮间作”习俗了。

  大致的环节是这样的,在育苗时,选择靠近水源、土壤肥沃的山湾或缓坡,经过“两烧三挖”整好土,施以人畜粪便、桐枯或草木灰作为底肥,然后分厢打行进行播种,在其上覆盖杂草,适时除草追肥,保留壮苗,次年正月或二月进行苗木移栽。刚移栽的头三年,因为树木还没长高,于是就利用行间的隙地种黄豆、小麦或栽种红苕、播小米,以耕代抚,一举多得。

  一般情况,头一年新栽的杉苗还幼小,只适合栽红苕,第二年杉树稍高,宜播小米或黄豆,第三年则种高粱或玉米,此后林木长大,即不在种植作物,也不须薅修和施肥。

  就这样,林木安安静静的长高,作物的种子像一个旷世传奇,在苗侗生息的大地上坠落,然后沉入土地的深处。这颗不朽的种子,从此在林木的看护下开花、结果。它们相栖共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以前不曾想过,自己是否就是那颗种子,旁边那棵伟岸的树就是我的父母,绿意蓊蓊地罩住我生命的天空。岁岁年年,随着时间而诞生,伴着岁月而苍老。

  民以食为天,粮以水为本,水以林为源。“林粮间作”习俗是侗族人民智慧的结晶,是人们对开发森林资源,发展林业经济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一项重大发明与创造,为发展我国民族地区传统农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林粮间作”的防护作用优于其他防护林;林粮立体种植对光、热、水等自然利用充分的特点,能够改善农田小气候,也可改善空气和土壤的温湿度。依据林粮根系分布的不同可以全面利用土壤养分,做到林粮优势互补获得良好的经济效益和巨大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林粮间作”还可改善当地生产、生活环境,冬季防风、夏季降温,鸟语花香、气候宜人,使人们的居住环境更加舒适。

  侗族人民深知植树造林与保持水土、优化生态环境建设的重要性,所以依山傍水而居的侗寨,寨中有“护井树”“护路树”“护桥树”,寨中有“乘凉树”“风水树”,古树参天,郁郁葱葱。寨外靠近田野的低山丘陵,不是栽种油茶树,就是种油桐林,远处山连山,岭成岭,漫山遍野的杉山松海,千山如屏,美不胜收。村村寨寨山川如画,鸟语花香,成为世界各民族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范。

  与此同时,“林粮间作”模式还为侗族地区留下了大量的林契文化、碑刻文化和封山育林的乡规民约等非遗文化,特别是遗存在清水江流域的林业契约文书,深刻地反映侗族地区经济、社会历史状况,极有史学价值、文化价值和经济学价值,引起了中外学者的极大关注。

  走吧,带上我们的诗,带上我们的歌,带上我们的画,走向阡陌,走向田野,走向山林……我们一起植树去,我们一起播种去,我们播种春天,收获秋天。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