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法名将苏元春在思州

发布时间: 2018-03-19   作者: 张维军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吴小星

 

  

  苏元春(1844—1908),号子熙,广西永安州(今蒙山县)人。清末湘军首领、抗法名将,官至提督。他参加过镇压太平天国革命、贵州苗民起义和清末广西会党反清大起义,参加过抗法援越战争,主持了战后广西的边防建设和对外交涉事务,为大清王朝屡立功勋,被清朝廷封为太子少保。苏元春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颇受争议、不可忽视的人物。

  在黔平定苗疆的战争中,苏元春舍命立功,在台拱(台江)、镇远、思州(岑巩)一带镇压了张秀眉领导的苗民起义,清王朝相继擢升他为副将、总兵、记名提督,并赏赐良田数千亩。苏元春视思州为发迹的地方,在思州府境内 “跑马为疆、指手为界”占有大量山场土地。他在思州建庄立户,修建私宅、公馆、帅府,安置家眷。他本人及三名妻妾死后葬身思州。

  苏元春一家及其后人,在思州生存、活动长达百余年之久,直到2004年,他在世的唯一后人、长孙苏守乾离开岑巩回到广西老家结束。在岑巩民间,百姓称苏元春为“苏大帅”,很多老人还能讲述有关“苏大帅”的故事。

  苏家坟

  十年前,笔者听到一位民间老人说:“苏大帅是岑巩最大的官,他死后埋在新兴对面的苏家坡上,还有后人在凯本生活。”好奇心使笔者一直想探个究竟,但未能成行。

  直到2017年11月18日上午,笔者才找到知情人杨政笙引路前去探查。杨政笙今年54岁,祖辈生活在新兴对面的镇远县羊坪镇(旧属思州府地)街上,他听祖父说,苏家坡以前不叫这个名字,朝廷把这座坡封赐给苏元春后,才叫苏家坡的。苏家坡后面有一处坟山,自从苏元春死后葬在那里,就叫苏家坟。

  要是没有杨政笙引路,我们是找不到苏家坟的。苏家坟处于羊坪街苏家坡背后半山腰上,林密草深。苏家坟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们发出了一阵感叹,草木深处,大约十来座气派堂皇的坟墓簇拥在苏家坡山腰上,其中一座古墓最为显眼壮观,这是苏元春之墓。

  苏元春墓

  现场测查,苏元春墓占地近20平方米,墓高约2.5米,墓碑高约2.5米、宽约1.2米、厚约0.12米。墓中铭刻:清故显考苏公讳元春号子熙老大人之墓。左部铭刻:堂弟元瑞现任贵州提督;中华民国二年岁次癸丑三月吉立。右部铭刻:胞姪承福,胞侄孙寄养、发;孝男承赐,媳刘素培、贞,孝孙守乾、坤,孝孙媳刘兴芝,曾孙女运琼;堂侄孙树扬。碑两侧铭刻:乾山、巽向。从碑文内容看,此墓为时任贵州提督、苏元春堂弟苏元瑞建造。碑文右半部分写的是子孙后裔的名字,从字迹来看,与中间和左半部分明显不同,应该是苏元春后人后来补刻上去的。

  苏元春墓在思州境内别具风格,墓前碑体高大厚重,碑帽镂雕龙凤图案,字体清晰、雄浑,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墓身高大丰满,全用糯米、碎瓷片、石灰和桐油混合封堆而成,坚硬如铁。墓前面原有宽大的条石铺砌的拜台,有石阶自山下连通,拜台和石阶都已被毁。苏元春墓有着很高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可惜,在现场我们看到,盗墓贼竟肆无忌惮地将墓室挖空,黄土散落一地。

  苏元春长孙苏守乾在岑巩最后的住所

  杨政笙告诉我们,在黔东南,苏元春的墓有很多个,传说他下葬时,抬出四十八口棺材,分别葬在黔东南各处封地,只有苏家坟是他的真墓。苏元春墓在文革期间也遭受浩劫,1967年,一伙红卫兵扛着锄头器具爬到苏家坟要抄苏元春的墓,一锄挖下去,竟然纹丝不动。最后用炸药才炸开墓室,取走了墓中苏元春的官服、佩剑和一些金银财宝。这些东西后来下落不明。直到解放后,苏元春墓还有一个叫苏发子的守墓人。现在羊坪街上还住着当年为苏元春守业的亲族后人苏玉海和苏军。

  史料记载:苏元春去世后,王氏携未满周岁的儿子苏承赐不远万里,从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扶柩归葬于贵州思州羊坪苏家坡。解放后,苏元春亲孙苏守乾、苏元春爱妾王氏的丫环向青兰亲自证实,岑巩新兴对面羊坪苏家坡上的墓,是苏元春的骨墓,并出土指骨一节,实物存岑巩县文物部门。

  大帅府

  岑巩县凯本镇大寨村瓦厂寨79岁的代仁军老人,提起苏大帅就有说不完的故事。老人说,苏元春是慈禧太后派来贵州平苗的,立功做了大官。他在广西提督任上派管家苏家忠在瓦厂兴建大帅府,准备回思州颐养天年,建府的砖石木料都已备好,准备搭盖的时候,突然被人诬告下狱,工程停滞。

  瓦厂寨紧连凯本集镇,住着姚、刘、张、胡等10多个姓氏人家,全寨37户、180余人。全寨老少或多或少都知道苏大帅的故事,对修建大帅府一事尤其记忆深刻。因为几乎几十户人家的门前屋后用的料石、砖瓦好多都是原先打算兴建大帅府的材料。

  当年大帅府建筑石料已成民居阶沿

  在瓦厂寨,我们站在大帅府遗址上,可以明显感受到当年苏大帅的英雄气概和满怀豪情,一堆堆人工精心打制的条石,一堆堆厚重的方砖,还有一幢当年大管家苏家忠居住的四合大院窨子屋,虽然早已面目全非同,在冬天的寒风冷雨中摇摇欲坠,但它气势依旧雄浑,瓦厂的群众依然还叫它为“衙门”。原先精心加工好的木料早已腐烂,偶尔还能从地下挖掘出一些砖石料和朽木材。在帅府后不到300米的地方,有一座“诰命夫人”墓,其墓碑高大厚实,碑身碑帽雕刻精美,显示出雍容华贵气象,显示其不凡的墓主身份地位,这是苏元春其中一个姓李的妻子的坟墓。

  有史料记载,苏元春生前曾计划建帅府于思州,府址定于凯本乡瓦厂,正备料开工时被御使周树模、两广总督岑春煊弹劾下狱,后来清朝廷将之流放新疆,从而帅府修建工程被迫中断,现那里尚存简易工房和古青砖、石门、石柱础、石门栏等工艺精湛的石建筑材料。苏元春帅府遗址距思州古城55公里,占地面积上千平方米。

  苏元春管家苏家忠修建的窨子屋残墙

  如今,岑巩民间还广泛流传,因苏元春帅府选址不好,导致被充军。府址后有两山,一山像倒地旗,一山像一颗朝天印。地理先生测后说,“翻天一颗印,倒地一杆旗,晦气不吉利,不死脱层皮”。这仅是迷信传说,其实瓦厂一带的自然环境非常优美,帅府背靠连绵青山,面对宽阔向阳的千亩大田坝,龙鳌河从门前拖蓝而过,风光秀美,景色宜人,是人类理想的栖居地。

  苏公馆

  苏元春在黔东南的台江、镇远、岑巩都有封地,民间传说他有48庄,每个庄上建一座公馆,有山场土地上万亩,是苏元春发达的坚实后盾。

  凯本镇凯府村龙坑寨原支部书记、71岁的吴大鹏老人说,苏元春在龙田镇有个大庄,庄上建有苏公馆,他的三个老婆,李姨太、罗姨太、王姨太及其子孙后裔和佣人、丫鬟都住在龙田。李姨太、罗姨太死后从龙田抬回凯本安葬。李姨太葬在大寨村瓦厂大帅府遗址后约300米处,罗姨太葬在四季村茶叶屯陈至顶家的屋后头。王姨太死后葬在龙田。三个老婆都建有墓地,立有气派的墓碑,为苏元春与王氏之子苏承赐建造。其墓均遭遇过盗挖,发现有金钗、金簪子、玉手镯等随葬品。

  大帅府遗址上的窨子屋(局部)

  据传,苏元春有10多个妻妾,在镇远有赵氏,在台江有谢氏,在岑巩有李氏、罗氏、王氏等,大都没有子嗣,唯有岑巩的王氏为其育有一子名苏承赐,承赐又生两子苏守乾、苏守坤。

  这个王氏很特别。1909年,清廷为苏元春平反,开复原官,并将生平战功付史馆立传。苏元春服刑时,年届花甲,尚无子嗣,拜把兄弟袁世凯(一说为张勋)送一婢女王氏给他为妻,最终为苏元春留下血脉,取名承赐,承蒙上天恩赐之意。苏元春死时,苏承赐还不满周岁。

  原《龙田镇志》主编、现年73岁的曾礼涛老人说,龙田的苏公馆主体是一幢高大贵气的木质建筑,占地约300平方米,侧面建有约3丈高的防火墙。苏公馆既是管理庄上钱粮赋税的办事机构,又是苏元春老婆、子孙后裔的居住场所。1958年苏公馆被拆除,子孙后裔移居凯本乡凯府村龙坑寨。

  苏元春的三个老婆均死于龙田苏公馆,王氏就地埋葬在马口司,李氏和罗氏则抬到凯本乡,分别埋葬在瓦厂寨和茶叶屯两地。后来,苏元春的两个孙子苏守乾、苏守坤则跟随苏元春老婆的佣人和丫鬟移居龙坑寨。

  曾礼涛老人还记得1985年的时候,贵州省文物管理部门和州县文物部门联合开挖考察王氏墓,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墓室打开,发现里面有大量黑木炭,揭开棺盖,女性尸体完好,还有金银首饰等陪葬品。“有一对玉手镯,拿在夕阳下照看,里面好像有很多血丝在流动。”

  苏元春传世汉砖砚

  吴大鹏说,苏元春的后人在岑巩很是萧条。苏元春的独子苏承赐在岑巩生有两个男孩,一个叫苏守乾,一个叫苏守坤。“苏守乾左边脸上长满毛,我们都叫他‘毛少爷’,他本人看上去忠厚老实,在思州古城娶了个大户人家的女儿叫刘兴芝,很是能干,能双手打算盘,还被凯阳大队聘请当会计。”后来,苏守乾被扣上军统特务的帽子,连同他的妻子刘兴芝一起坐了十年牢,妻子刘兴芝死于狱中。“苏守乾与刘兴芝育有一女,喊名叫淑玲,书名叫苏运琼,与我同年出生,长到十多岁就病死了。”其弟苏守坤聪明过人,与当地恶霸吴德阳的儿子吴鹏程一起在贵阳省城一所大学读书,1950年,他俩被人从贵阳抓回来,以地主、恶霸的名义在凯本老街一起被枪毙了。

  最后,苏元春的孙子苏守乾孤身一人生活在龙坑寨。由于从小生活在富贵之家,没有从事过体力劳动,解放后无法自食其力。随着年岁越来越高,苏守坤无依无靠,当年人人羡慕的“毛少爷”成了有名的“五保户”。岑巩民政部门和凯本政府出面为他在龙坑协调出一小块土地,为他建了一幢小水泥砖房,让他安生。2004年,广西蒙山县民政部门派来两个工作人员,将苏守乾接回了蒙山敬老院生活。离开岑巩的时候,苏守乾已是接近80岁的老人,“走的时候,他还请我去吃了一餐饭。”吴大鹏说。“毛少爷”孤独凄然离开的背影,与当年他的爷爷“苏大帅”征服思州这片江山的英雄气概形成天壤之别。从朝廷一品大臣到五保户子孙,其中仅隔了一代人,人生盛衰无常,令人怆然思索。

  李氏墓碑刻图案

  汉砖砚

  三年前,一家外省电视台来岑巩拍摄一部有关思州历史文化的专题片,笔者带着摄制人员来到岑巩县文物管理所拍摄一些当地出土的文物古迹,就这样结识了苏元春留下的一方汉砖砚。

  《岑巩县志》载:汉砖砚,于1983年在文物普查中征获,实物今存县文管所,属于文物珍品,有着很高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

  此砚系西汉昭帝时楚城墙砖,故名汉砖砚。汉砖砚以黏土烧制而成,重4.8公斤,长0.34米、宽0.17米、厚0.05米。为清太子少保、广西提督苏元春在湘城获得而珍藏,并由清两广总督、钦差大臣曾国藩琢墨堂,抗法名将冯子材、苏元春题词铭刻于上。

  汉砖砚正面下部琢制墨堂长0.2米、宽0.13米、深0.04米。左侧面系原砖秦小篆体阳文“大吉弋多听宜X”7个字。右侧面为曾国藩阴刻四言题词:“銕铸防穿,玉琢防碎,惟兹汉砖,出于昭代,韫毓箐华,千七百载,作为砚田,文章小块,曾正诗并铭”37个字。墨堂左边刻有“曾氏星槎著书砚”7个字;右边阴刻:“蒙山苏氏少保家垣”“岭南兆人铭”13个字,下为“子孙永宝”4字。正面上方是冯子材诗铭:“厥文细密,厥体朴实,千七百年,应世而出,聊寄吾文,克葆尔质,子孙宝用,世守无失。冯之章”35个字;上侧面是苏元春的题跋:“吴中陆殿选赠祥,嗜古成癖,于湘城下得汉砖数方,珍如拱璧。癸酉,余率师旋楚,与殿选交最□,因出此砖,风曾完整无缺,子孙当世守之。蒙山子熙。垣春”59字;下侧是苏元春诗铭:“岁在甲申,奉命援越,携尔戌行,亲恭不律,报捷平夷,奏功天阙,金石同坚,佳封即墨。乙酉夏。子熙氏。春”39字。背面为粗糙麻布罗纹,没有文字。这块汉砖砚,保存完好,砚面仅一字不明。

  苏元春视这方汉砖砚如传世珍宝,随身携带它征战四方,还铭文其上,嘱咐子孙世守之,万不可失,谁料自己身后萧条,子嗣凋零,二世而亡,而汉砖砚已物易其主。

  大帅府建筑石料

  《岑巩县志》载,此方汉砖砚由苏元春妻王氏携入思州境内,存放后裔家中。新中国成立后,凯本乡凯阳村农民协会土地改革时,作为胜利果实进行分配,无人愿意接纳,交村办公室留存使用,农业合作化、公社化时,交大队会计张启富收藏使用,最后受征集送交岑巩县文管所,这方承载着深厚人文历史的汉砖砚幸运地受到官方的保护和珍藏。

  发迹史

  同治二年(1863),苏元春由武童投效湘军,随席宝田镇压太平军,累擢为参将。

  清同治五年(1866),天下纷乱,清王朝调兵遣将镇压各地的人民起义。朝廷任命席宝田以贵州布政使的身份,统领三万多湘军开入贵州镇压苗民起义。

  同治六年(1867)苏元春随席宝田进入黔平苗。席宝田放纵部下进行烧杀掠夺,并加以犒赏、提升等来刺激部队的士气。席宝田趁机在黔东南地区的镇远、台拱、思州等地进行封建性掠夺,霸占田地十九万亩,其中一部分田地分封给部属将领,以战功赐田,苏元春分赐得三千多亩。

  苏元春剿杀了苗民领袖张秀眉,平定了张秀眉领导的苗民起义,为清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被相继擢升副将、总兵。同治十年(1871)5月,苏元春获记名提督。苏元春视思州为他发迹的地方,在思州境内广置山场土地、建庄立馆、修建帅府,并将自己的家眷及亲属安置于此地,打算晚年解甲时,回到思州安度晚年。

  光绪十年(1884)6月,苏元春被任命为广西提督,统领在越南北圻的桂军。10月,苏元春在尼村抗击法军,得清廷嘉奖,充任帮办关外军务。光绪十一年(1885)2月,法军进占越南北圻重镇谅山,潘鼎新不战自溃。清廷命原广西提督冯子材帮办广西关外军务。苏元春协助主帅冯子材指挥战斗,团结阵前桂、湘、鄂、淮各军,构筑长墙,分兵三路,择险扼守。当法军仗着优良装备,从越南文渊北上进犯镇南关,直逼关前隘时,清军分路出击,与法军短兵相接,血战两昼夜,毙敌上千,法军主帅尼格里率败军狼狈逃出关外。清军乘胜追击,连战皆捷,攻克文渊、谅山诸城,取得了近代中国抗击列强入侵战争中最重大的胜利,扭转了战局。

  苏元春因功晋封三等轻车都尉及额尔德额巴图鲁称号。后加衔两级,并获赏太子少保、二等轻车都尉。督办边防,兴筑工事。

  大帅府建筑墙砖

  光绪二十八年(1902),王之春就任广西巡抚后,与苏元春不睦,便弹劾苏元春“日久玩忽,侈然自大……通匪济匪,弊难数举,游匪之乱,苏始酿之”。不久,御史周树模亦劾苏元春征剿会党、游勇不力。于是,清廷谕令新任两广总督岑春煊查办苏元春案。岑春煊本与苏元春有过节,在“纵兵殃民”的基础上,奏苏元春克扣兵饷、题诗造反。苏元春遂被革职入狱。入狱后,苏元春自我辩白申冤,还有不少人为之上书辩诬,清廷均未采纳,仅将其死罪改为发配新疆充军。

  当法国总统闻悉苏元春因“克扣兵饷”被逮下狱时立即急电法国驻华公使端贵照会清王朝,愿意为苏元春垫还10多万所谓克扣的饷银。法国总统还说,苏元春在边19年,与法国相处和好,相安无事,功勋卓著,请予保释。他的挚友得知此事,非常高兴,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苏元春,却遭到他断然拒绝。苏元春说,法国是我们的仇敌,朝廷判我死罪,但不能凭借仇敌的势力,摇尾乞生。如果这样做,则是我的奇耻大辱。当此生死关头,苏元春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以国家民族为重,其深明大义,正气凛然,高风亮节,令人肃敬。

  光绪三十三年(1907),有人向朝廷状告岑春煊“冤屈能员”,慈禧太后旨谕军机大臣,具实查明被冤屈的能员情况。两广总督张人骏对苏元春的案件朝廷复查,证实苏元春并无中饱私囊之事。光绪三十四年(1908),清朝旨谕:“苏元春着加恩准其释回。”苏元春喜出望外,感激涕零,立即整理行装,准备南归,适感风寒,旧日枪伤复发,病倒在床。因贫病交加,不久病逝于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享年65岁。

  宣统元年元月二十七日(1909年2月17日),清朝旨谕:“予故已革广西提督苏元春开复原官,生平战功付史立馆立传。”苏元春死后,才得到彻底的平反。

  苏元春一生,过着戎马生涯,平定苗疆,出关抗法,建设边防,功勋卓著,而晚景凄凉,枉死边城,身后萧条。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