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和梯田——放大的盆景

发布时间: 2018-07-10   作者: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黔东南新闻网讯  锦屏县河口乡裕和梯田是一个“藏在深闺人未识”的风景点,犹如一桢放大的盆景,在岁月积淀中演绎千年,在四季轮回中舒展别样的风情。

  今年五一,春和景明,踏着暮春的阳光,又一次来到阔别十余载的河口,再次领略裕和梯田神奇瑰丽的田园风光和浓郁厚重的农耕文化。

  裕和梯田位于锦屏县西部。莽莽大山挟着雷公山的余脉雄风,从青山界逶迤而来,在这里驻足,山势渐缓,两岸青山相对,一条小溪在崇山峻岭的峡谷间徜徉而过。居住在这里的苗族先民日出而作,依山垦荒开田,用汗水创造了灿烂的古农耕文化。

  清晨,驱车从锦屏出发沿展锦公路到清水江裕和大桥左转向裕和奔进。山路十八弯,袅袅炊烟在吊脚楼间冉冉升起,一路聆听百灵鸟在树梢上欢快的吟唱,青草的清香和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大约两小时,裕和梯田渐入眼帘。晨雾尚未褪去,雾霭迷蒙中,裕和梯田犹如一幅挂在苗乡的山水画,是一个被放大了的盆景,千层万叠天上挂,给人以心灵的震撼。

  中午时分,阳光明媚。放眼望去,梯田层层叠叠,形状巧致,线条优美,层次分明,雄伟壮观。 一条条蜿蜒的田埂,仿佛变幻莫测的弧线,曲折有韵。小如碟,大如盆,长如带,弯如月,梯田蓄满了水,光滑如镜,每一层都是一道细碎精巧的涟漪,每一叠都是一片清净如鳞的波纹,时有农夫牵牛掮犁的身影,仿佛时光的脚步在这里逗留,向我们徐徐开启了一幅充满诗情的写意画卷。

  几百亩裕和梯田,依山势盘旋。大的有一亩多,俗称大田,小的只能插几十蔸禾,俗称“蓑衣丘”“斗笠丘”。还有一种“背带丘”宽不足一米,长约近百米,形似苗族妇女背小孩用的“背带”。当地有首民谣说:“种田怕种背带丘,田埂难坝坎难修;田埂要坝半个月,田坎要修半年多。”民谣道出了种背带丘田的劳动强度与艰辛。

  梯田的空隙处静卧着几处牛圈,这是村民为了方便积肥、减轻运肥的劳动强度所修建的。村民将耕牛放到牛圈里圈养,每天刈草饲牛,蓄积肥料。有首民歌十分形象地道出了这种简易牛圈的妙用:“苗山甘蔗节节甜,表兄表妹结姻缘;牛圈修在田坎上,肥水不进别人田。”生活中的耕牛与梯田融为一体,构成一幅生动的牛耕图画。

  落霞与孤鹜齐飞,梯田与山峦竞秀。薄暮时分,含黛的群山雾霭渐起,裕和梯田仿佛云海里的梦幻阶梯,霞光灼眼,氤氲的水气浸湿了大大小小的梯田和整个山村,那似云似雾的水汽从山谷幽涧迅速漫上来,云雾升腾,漫结成大面积的云海,形成“云山雾海笼千树,海市蜃楼幻仙图”的壮观美景。置身其中,仿佛腾云驾雾,似真似幻,使人产生幽邃、神秘、玄妙之感,勾起无限的冥想和遐思,享受到奇妙缥缈的“化仙”之美。

  高山流水,山高水长。山越高,水越多,四季梯田水盈。千百年来,勤劳善良的裕和苗族祖先就学会了生态稻鱼的养殖方法。清明前后,他们把鱼花或者老口放到梯田里。秋收时节,既充实仓廪又收获生态稻鱼。他们把稻鱼用传统的手工艺腌制成腌鱼,色、香、味俱佳,是康体养生的佳肴。品尝裕和腌鱼,味蕾的感觉曼妙无比……

  裕和梯田四季如画,景色随季节的更替而变化,每个季节都呈现一幅清新幽雅的田园风光。春天,几场春雨过后,层层梯田波光粼粼,稻鱼欢畅地游弋荡漾起春的涟漪。夏日,绿色的禾苗随山风摇拂,像一块巨大的绿绸从山顶披挂到山脚,卧在田坎边的牛圈在绿浪中时隐时现;秋分,沉甸甸的稻穗随风轻摇,金浪滚滚,空气中飘来阵阵芳香;冬季,皑皑白雪铺在梯田上,银装素裹,斗笠丘似颗颗珠玉,背带丘如条条玉带,裕和苗寨隐现于冬雾的烟霞中。

  裕和梯田是一幅挂在苗乡的山水画,是一个被放大了的盆景。它比广西龙脊梯田更幽清,堪比从江加榜梯田的靓丽,只是藏在大山深处没有被世人发现而已。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