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刀苗寨的“铜鼓”典故

发布时间: 2019-03-29   作者: 姜秀波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侯雪慧

 

  

  黔东南新闻网讯  都说解放前季刀苗寨没有铜鼓,其实季刀苗寨最初是有铜鼓的。历史上的某一天,季刀苗寨的寨老们神情肃穆,或者说有些惶恐地把铜鼓埋进土里后,便立下“规矩”:子孙后代,不得再敲铜鼓!

  多情的巴拉河,从雷公山一路欢歌而来,在季刀这里绕了一个弯,形成一个深潭。这一绕,便给一座山赋予了生命和灵性;这一潭,便给一个村寨积淀了许多关于生息繁衍和族群的故事。

  和许多苗寨一样,象征着权力和威仪的铜鼓,也是季刀苗寨的重器和礼器。古时候,只有逢年过节,寨老们才从阁楼里把铜鼓“请”出来,放在鼓藏场木架上。

  三月爬坡节、七月吃新节、十月苗年节……芦笙响,脚板痒。铜鼓一敲,山谷震动。人听了,心情激荡;鸟听了,要把歌唱。

  举一碗米酒,翘首东方,遥寄故土……整个祭祀仪式庄重而悲壮。祭祀祖先后,老人们唱古歌,壮年汉子敲铜鼓,小伙姑娘们吹芦笙、跳舞……

  三天三夜,整个季刀苗寨沸腾了。四乡八寨的年轻小伙、姑娘也来凑热闹了。村寨里好多年轻人在鼓藏场上相识、恋爱后结婚了,生了好多娃崽崽,人丁兴旺。季刀鼓藏场名传巴拉河上下四乡十八寨后,铜鼓一响,远近苗族同胞便三五成群,结伴而来。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可是,历经百年风雨,鼓藏场上的铜鼓木柱腐朽了。寨老们商议的结果:换!

  那一年十月苗年节前,寨老们择吉日清晨沐浴焚香后,进山挑选木柱。更换铜鼓木柱是村寨的百年大事,他们要百中选一,挑选出山中的“木王”。

  翻过九九八十一道梁,爬过七七四十九座山,寨老们终于相中了一棵“木王”。

  那是在山之巅峰,烟缭雾绕,一棵“木王”擎天而立,高大笔直,枝繁叶茂。寨老们在树下焚香,并以“草标”为记,拟择吉日伐“木王”为铜鼓木柱。

  是吉日。禁欲三日,沐浴更衣,焚香祭祖,待鸡鸣三声后,村里挑选出来的二十四名壮汉尾随寨老出发了。一路禁言,虔诚潜行,天明破晓时,终于看到了远处的“木王”。

  离“木王”越来越近,冷气阵阵,似有低沉而凄厉的巨吼声若隐若现地传来,寨老和一行壮汉感到背脊发凉,一种不吉之兆上心头。寨老急忙招呼大家停下来,焚香洒米饭,祈求土地山神护佑。

  冬天的太阳升起来了,森林里依然很冷。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木王”下,大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寨老和一群壮汉看到“木王”树下倒着一个被老虎咬得浑身是血的死人,一个个吓得呆若木鸡。寨老带着大家跪地焚香祈祷,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匆匆忙忙往回赶……

  难道是铜鼓开罪了祖先?难道是铜鼓开罪了神灵?难道是铜鼓开罪了上苍?还是寨中的哪位族人做错了事惹怒了虎神?季刀人百思不得其解。

  那一夜,寨老潘族长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夜半三更才迷迷糊糊睡过去,但鸡叫三声的时候却又满头大汗地醒来了。

  他做了一个噩梦。

  梦见一个穿着官家衣服的人,拿着女人临盆的秽物泼向鼓藏场上的铜鼓木架……月亮被天狗吃去了,山摇了,地动了,狂风大作,猛兽怒号,百虫喧嚣……一时间,季刀苗寨腥风血雨……

  醒来后,潘族长再也睡不着了。他想起了苗族同胞张秀眉正在举事,已发帖邀约季刀苗寨共商义举,而季刀苗寨的铜鼓一响,四乡八寨的苗胞必会响应,自然会引起朝廷鹰犬的警觉和敌视……想到这,潘老族长浑身冒起了冷汗。

  第二天,潘老族长召集寨老和寨中能主事的汉子们商议,大家觉得这事太不吉利了,如果再砍那树来做铜鼓木柱有可能是“授人以柄”,相当于是“引狼入室”,不能砍了。有寨老认为,这是老天爷在暗示不能再“请”铜鼓了,天意不可违。

  为了村寨的吉祥平安,大家一致同意从此不再敲铜鼓。

  再择吉日,寨老潘族长主持杀三牲祭天祭祖,并“请”出铜鼓,全村男女老幼膜拜后,几个壮汉在后山挖了个坑,把铜鼓埋了。

  寨老潘族长在全村男女老幼面前立下“规矩”:以后季刀后人永世不得再敲铜鼓!

  解放后,党的民族政策普照苗乡大地。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季刀苗寨旅游业兴起,苗寨群众打破“规矩”,又重新敲起了铜鼓、跳起了芦笙,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