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红色记忆——雷山县五百苗族民军投奔贺龙红军纪实

发布时间: 2019-08-05   作者: 李延忠 杨华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雷山风光

  黔东南新闻网讯 一九三四年十月十七日,正是农历九月十日,雷山县(原丹江县)地方民团五百民军在团长杨昌隆、副团长胡仲毓带领下,整装待发,誓师东征,讨伐叛军车鸣翼。前一天,在县城中街,全团官兵杀猪聚餐,恰逢传统九月重阳节,街坊百姓与子弟兵同饮欢送,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依依惜别。实际上,这是一次由中共地下党雷山(丹江)支部领导,奉贺龙军长指示,前往黔东南特区根据地参加红军的远征。

  胡仲毓,革命烈士 , 一九零二年六月生于雷山(丹江)县西门街。一九二六年由周逸群介绍入党,追随贺龙参加南昌起义,后在红四军第一师贺锦斋手下任团长。石门黄泥沙遭遇战,锦斋牺牲,队伍打散,返回到贵州雷山家乡。一九二九年三月一日,接贺龙亲笔信指示,按中央军委要求,立足地方,发展武装,壮大力量,迎接红军到来(亲笔信原件现存中央档案馆)。一九三四年七月,贺龙在贵州沿河谯湾建立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密派地下交通员送信给胡仲毓,指示:适时拉队伍参加红军。此时,雷山(丹江)民团实际掌控在胡仲毓手里。团长杨昌隆,苗族,贫苦农民出身,不识字,有朴素的革命意识。队伍中还有地下党员包东山,李光庭,蔡用宾等人,官兵大多来自苗寨的贫苦农民,是一支地地道道的民军。出于斗争策略,队伍出发时,没有打出红军的旗帜,而是利用贵州军阀混战之机,以征讨铜仁车鸣翼部为借口把队伍拉出。

  为壮大军威,震慑地方军阀,民军号称千军人马。队伍从雷山出发,经台江,剑河,三穗,岑巩所向披靡,沿途还时常受到苗胞的犒劳,风餐露宿近千里,顺利挺进至湘黔边境,兵临铜仁城下。车鸣翼不敢迎战,湘西王军阀陈渠珍也惶恐不安,急调兵遣将,亲自上阵阻挡民军入湘。两军对阵交战于湘西新晃县境内,湘军历来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兵力数倍于民军,而民军是离开家乡异地作战,天时、地利因素均不占先,苦战一周,战斗打成胶着状态,民军渐渐不支,加之与贺龙主力红军联系信息中断,为保存实力,民军主动撤出战斗,返回雷山,东征历时近一个月。

  上世纪的九七年九月初,在雷山县政协的关怀下,黔籍苗族将军、老红军陈靖到访雷山,亲自去看望胡仲毓烈士子女胡大志等。在座谈中谈及雷山民军投奔贺龙红军之事,并说为这事特意问过曾任黔东独立师师长的段苏权将军,证实确有其事。段将军还提供说,罗维道将军也知道此事,当时他从江西苏区追赶红六军团到湖南境内,听到有一支我党领导的贵州民军前来投奔红军,因湘军封锁太紧,未能联系上。笔者曾采访过这次东征的民军亲属沈毅老人,他眼睛湿润地回忆说,他的胞兄当年参加东征后就再也没回来了,人长得墩墩笃笃的厚生。出发的头一天聚餐喝酒,酒倒进碗里时碗破了,当时他母亲预感不祥,哭了。采访杨昌隆的一位家族后人张志新,他说:“听老辈人讲,我们村有十六七个青年跟杨胡子(杨昌隆)打车鸣翼,仅仅回来六七个人。老一辈人对打车鸣翼、陈渠珍等军阀之事,均能娓娓道来,耳熟能详。”从这些讲述中,可见当时战斗的激烈,牺牲的巨大。

  今天,翻开红军长征史来看,一九三四年的十月实在太不寻常,十月十日,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正当雷山民军与湘西王军阀陈渠珍鏖战之时,也是中央红军突破三道封锁线艰难长征准备血战湘江的前夜,这一巧合绝非偶然,而是贺龙的决策安排,目的在千方百计牵制国民党军队的力量,策应中央红军长征。八十年前,五百苗族勇士,不畏以弱击强,千里征战,浴血疆场,英勇牺牲,他们虽然默默无名,但在新中国的旗帜上同样浸染着他们的血迹,我们不能忘却这段红色的记忆!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