岜沙:树的家园

发布时间: 2019-12-10   作者: 谢锐勤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吴敏

 

  

  

  在月亮山麓的茫然林海中,黔东南的苗族部落岜沙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枪手部落,因民族特殊性,政府允许他们合法持枪。枪,是这个古老部落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象征。

  从攻略上得知,岜沙每天会有定时演出,是包括鸣枪在内的一系列岜沙苗族文化表演。到达时,咨询的小女孩浅浅的说现在是淡季没有演出,于是期盼中的鸣枪仪式也就没有了。

  岜沙人,仍然住在古旧木板房,仍然是小孩和鸡鸭满地跑的场景。远景看,依山而建,层层叠叠,木色古朴,寨子安宁,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中,如果再有云雾缭绕其中,就是仙境般的世外桃源了。特写看,笔直粗壮的枫树下铺满或金黄或血红的柔软落叶,山路弯曲而富有层次,黄狗欢跑点缀其中,青瓦和吊脚楼既富有历史沧桑感,又与大自然保持同色调。山路两旁还有高高的禾架,若是稻谷收割的季节,便是一片金黄灿烂的丰收景象。“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此时的岜沙,不也是这样的诗经场景吗?

  上山斜坡路口有两棵巨大迎宾枫香,枫树是苗族神树。传说当年押解蚩尤的桎梏渗满鲜血,被遗弃在山野间后落地生根,长成一片枫树,如血似火,苗族先祖姜央就从枫树中生出来,因此苗族人世世代代崇拜枫树,不准砍伐。得益于这个气壮山河的传说,岜沙的后山种满枫树,而且大多岁月久远,枝繁叶茂。

  参天古树下,有岜沙女孩定情的秘密武器——秋千架,一旦发现意中人,芭莎女孩子便会在秋千架上施展婀娜身姿,千娇百媚向意中人发出信号,若情投意合,便会手牵手向树林深处谈情说爱去,他们婚前的恋爱自由奔放。“我想起了你,内心是完整的。”想象在花好月圆之夜,唱着柔情蜜意的山歌,荡着轻盈飘逸的秋千,与心爱的他在古树下卿卿我我,多么浪漫的追求,多么纯粹的爱情啊!仿佛是远古时代的约会,城市里还能拥有这份纯真而简朴的雅兴吗?

  在枫树崇拜启发下,岜沙人又启动另一套生命哲学。他们每个人出生时都会种上一株生命树,当生命消逝时,生命树则被砍下做棺木,在安葬死者的地方又种上另一株象征灵魂的新树,生命就成为一棵树的循环。《滚拉拉的枪》中贾古旺的过世,就展示了这种文化。

  余秋雨在《我本是树》中写道:“没有坟头,没有墓碑,只有这么一棵常青的树,象征着生命还在延续。其实不仅仅是象征,遗体很快化作了泥土,实实在在地滋养着碧绿的生命。因此,这个万木茂盛的山头,虽然看不到一个坟头,一块墓碑,却是一个巨大的陵园。但转念一想又不是,因为这里找不到生命的终点。似乎是终点了,定睛一看怎么又变成了起点。只觉得代代祖辈都聚合在这里了,每一位不管年纪多大都浑身滋润,生气勃勃。这里没有丝毫悲哀,甚至也没有悼念。”

  黔东南被联合国世界乡土文化保护基金会评为全球18个“人类疲惫心灵栖息的最后家园”之一,是否与这种生死一棵树的回归自然理念息息相关呢?行走在树林中,没有阴森感觉,而是平静祥和。不会想到脚下踩着哪位苗人的先祖,而是真切觉得回归于自然,死去的生命与活着的人也可以如此融洽的相处,生命的轮回也可以如此诗意的方式呈现。

  感恩大自然,也是岜沙人感恩祖先的重要方式。为寻父而行的滚拉拉虔敬地对树神说:“我不会再多砍柴卖钱,够烧火做饭就行,我不会伤害属于山神的小动物,也不会伤害属于树神的小树苗。”卖柴火刚刚够温饱就好,不伤害神树,不伤害生灵,对动植物都能如此,更何况是人呢?这是一种较为彻底的感恩观。

  山路的终点是芦笙坪,这是岜沙先祖们开辟领地的纪念性标志,是岜沙人纪念祖先、重大事件或庆祝丰收的地方,是岜沙人吹奏芦笙、跳芦笙舞欢天喜地的地方。由于没有表演,一片宁静,我也用岜沙人的方式,纪念元旦假期的岜沙之行,这也是一生的回忆。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