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村庄的百年秘史

发布时间: 2020-03-02   作者: 张维军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冯其庸在考察陈圆圆墓 (陈圆圆墓发现时原貌)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滕绍箴在考察吴三桂墓

  一

  十五岁那年,吴永鹏的叔叔吴名寿在他心中硬生生地塞进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那天晚上,月亮深藏在厚厚的云层里,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寨子静得可怕,只有田野里时断时续传出的几处低弱的蛙鸣。在外做木匠摸黑回来的叔叔吴名寿推开了吴永鹏家的门,“永鹏,你跟我出来下,有话说!”

  “你——跪——下——”当叔叔引他走进堂屋的时候,在他身后发出了缓慢低沉的声音,仿佛就是命令。

  “今天,第九世秘传人吴名寿报告太公太婆,吴家历史传承后继有人了。吴永鹏长相最像太公,高大勇武,头脑灵活,又有文化,对人对事忠诚,我考察得清楚明白,请求太公太婆允许,今天将我吴家的秘密全部口传心授给他。”

  吴名寿报告完毕,向神龛上的吴氏祖宗一阵磕头作揖,然后起身坐在八仙桌一侧,对跪在地上的吴永鹏开门见山说:“我们吴氏家族的历史,不像外人那样用家谱来记载,我们不能动用半点笔墨,只能用口传心记,吴氏家史,涉及到吴家全族老少的身家性命、名誉声望和未竟大业,来不得半点大意,你务必要承担起这个责任。”

  “叔叔,我——”那时候,吴永鹏一门心思想要出去当兵,对家族的事不感兴趣,想要争辩几句。叔叔已经在八仙桌上的一排茶杯里斟上了热茶,在堂屋和院坝里燃香烧纸。“向吴老太公、陈太婆和苍天发誓吧”,叔叔说,“别的就不要再说了!”

  吴永鹏不敢再说什么,按照指引,跪着向吴氏延陵堂上的列祖列宗起誓说:“我志愿继承吴氏宗业,为吴家尽忠效劳,卧薪尝胆;终身铭记家族秘密,誓死守口如瓶,将吴家未竟事业发扬光大!”

  叔叔吴名寿朝他点点头,古板严厉的面颜稍显柔和,重新端坐在吴永鹏面前的八仙桌右侧说:“永鹏啊,叔叔年纪大了,说不定哪天就不在了,叔叔有一件天大的事还没交代,这关系到我们吴门几千人口的身家性命和先人的名誉声望,你是我从小看大的,我相信我眼睛没有看错,这事就交割给你了。叔叔有一手做木匠的好手艺,许多人都想拜师学艺,我都没答应,现在我一并传承给你安身立命,望你把家族的事业做好。”

  永鹏被叔叔突如其来的神秘言行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云里雾里之际,叔叔再次向他面授机宜,将心里隐藏了几十年的家族秘密深沉而迟缓地道出来——

  “我们的太公是吴三桂,太婆是陈圆圆——当初太公与康熙皇帝争夺天下失败,残暴的康熙下令杀了他的亲姑父吴应熊全家,还不肯善罢甘休,下令要清洗我们吴门,要诛灭我们九族,把我们吴家斩草除根。生死关头,陈老太婆大恩大义,在马宝将军的保护下携带我们吴家的‘根根’逃到马家寨来,隐姓埋名直到现在。”

  发完誓,吴名寿再次起身拉起吴永鹏,来到正屋里的火坑边,慢慢详细摆起马家寨特殊的地名意义,马家寨墓地的碑文密码……

  二

  民国年间,有一年大旱,田土开裂,眼看禾苗枯焦。马家寨附近男女老少一齐上阵抢水灌田保苗,到处争得扯皮打架。

  马家寨对面胡家铺胡氏妇女,与马家寨吴氏妇女争水互不相让,吵了起来。“你凶什么凶?雾眼狗,不认人了?当初没有我家祖祖保你家祖祖来马家寨落草,哪还有你们今天的神气?”胡氏骂道。

  “谁稀罕你家祖祖保护了,还不就是个当差提鞋子的?”吴氏也不甘示弱,回敬道。

  “咦!还好意思说?谁不知道你家祖祖那点底细,说出来丟人现眼,汉奸!卖国贼!”胡氏不依不饶。

  “你有本事,你给老子等着!”吴氏一听这番骂,气不打一处来,掉转身就跑回马家寨去。不久,吴氏带着十几号人从马家寨涌出来,走到她刚才与人争执的水沟边,看到胡氏还在那里。

  “你刚在骂哪样?再骂一遍?!”人群中有人挤上前来对着胡氏吼道。“骂了怎的?吴三桂就是个大汉奸,陈圆圆就是个妓女——”

  “嘭!”还没等胡氏骂完,只见吴家人扬起手中的锄头朝着胡氏的头上就是重重一击,当场将她打倒在地。从此,马家寨一带再也无人敢当着吴家人的面说吴三桂陈圆圆的坏话了。

  一天,王宝寨有个年轻人从马家寨门口过路,天热口渴,进寨讨水喝。一位八十多岁的婆婆舀水给他喝下后,随口问他的姓名。他说他叫“吴山贵”。话才说出口,老太婆火冒三丈,顺手操起灶门边的竹火筒就朝他的头上狠狠打去,边打边骂道:“背时砍老壳不识好歹的东西,我好心好意招待你,你还反过来挖苦我。我的祖祖叫吴三桂,你也叫‘吴三桂’。”

  这事惊动了岁进士吴勋宣,他跑来查看动静,当即叫年轻人下跪认错,勒令他把名字改成“吴宝宝”,要他当场写下保证书,答应今后永不得再叫“吴山贵”,才放他走人。此后,吴山贵一直改名叫吴宝宝,直至一九八一年去世。

  马家寨人最忌讳别人说他们是马和尚的后代,为这事也曾经闹出过人命。叔叔吴名寿告诉吴永鹏,这里面是有原因的。马家寨是在马宝将军的主持下建起来的,当初为了对外遮人耳目,同时也为了纪念马宝将军,感谢他护佑陈老太婆及吴氏一家来马家寨隐蔽的功德,才将寨子起名叫马家寨,其实寨子里住着的,一直都是吴家的子孙后代。

  世人认为三桂公只有一个儿子吴应熊,吴名寿说,其实他还有一个儿子叫吴应麒,正史里认为吴应麒是三桂公的侄子,这正是三桂公的高明之处,他早知道皇太极将吴应熊招为额附是多尔衮的一个阴谋,就是将他作为人质来监控三桂公的。三桂公当总兵镇守山海关时,在外悄悄纳了一个小妾杨氏,并生下了吴应麒。不久杨氏病逝,三桂公惧怕彪悍的正妻张氏,不敢将吴应麒送回家,只好将他交由大哥吴三凤抚养。吴三凤死后,八九岁的吴应麒被送回昆明陈圆圆身边。陈圆圆一生没有生育,一见吴应麒就十分喜爱,视为己出,时时带在身边精心教养,后来长成像三桂公一样威武雄壮的将军,在吴家起兵反清的战斗中尽显英雄本色,挥兵作战势如破竹,令清军闻风丧胆。可是这一切,三桂公一直将清廷蒙在鼓里,朝廷也一直不知道三桂公还有这样一个儿子。吴应麒,就是马家寨今天三千余号吴家子孙共同的二世祖。

  马家寨过去流传着各种各样奇特的风俗,吴永鹏一直不知道其中隐含着什么,只是从小到大跟着大人们过,除了感受到其中的热闹外,他什么都不懂得。比如每年的农历三月三,马家寨家家户户都要杀猪宰羊,男女老少穿上新衣新裤,燃放鞭炮,热热闹闹像过大年一样。叔叔告诉他,这一天,是三桂公在湖南衡州称帝的日子,这天清早,马家寨男男女女组织起来,扛着锄头镰刀,来到田土埂上铲除青草,叔叔吴名寿告诉他说,这里也有深意,即是“铲除清朝”。每年除夕,马家寨人在堂屋里的神龛上要插上三枝桂花枝,八仙桌上要摆上几个圆圆粑,供全家老小祭拜,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才撤除,这些其实是表示吴家子孙对吴三桂和陈圆圆的敬奉和纪念。大年三十夜,家家户户的主人还要在火坑里倒入糠壳和牛屎,名为“烧屎糠”,意为“烧死康熙”。新年初一,主人起床,在火坑边要大喊三声:“快起来了,快起来了,糠灭了!”意思是“康熙被消灭了,吴家就要起来重坐天下了。”黄鳝肉很好吃,但马家寨人都不吃,传说吴三桂是火龙星,火龙星是黄鳝变的,吃黄鳝肉就是吃吴三桂的本命肉。旧时当地接媳嫁女,都兴轿子抬,马寨人只请外人抬轿,说自己是皇亲国戚,身份高贵,哪有给平民百姓抬轿的理。

  在马家寨附近,除了马家寨,还有许多奇特地名,至今仍然在沿用,比如三桂坡、三桂洞、圆圆桥、襄子家、马家梁、皇伞坡、练兵场、血淌坳、龙家挡、石家挡、戴家挡、岩下等,都与吴三桂陈圆圆当年的事件直接关联,比如三桂坡、三桂洞、襄子家、马家梁这些地名是为了纪念吴氏祖先和马宝将军起的名字,龙家挡、石家挡、戴家挡是当初护卫陈圆圆来马家寨隐蔽的卫兵建立的寨子,岩下是追兵建立的寨子,这里面有着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至今仍在当地流传。

  吴名寿反复提醒吴永鹏千万要铭记住马家寨最核心的机密。位于马家寨两侧的吴氏墓群,男左女右,按性别分葬,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皇族传统,有一种皇陵气象。在这两处的墓地里,吴家所有致命的东西都被吴氏巧妙地设成密码,雕刻在了几位祖先的墓碑上,要是没有秘传人的点破,即使你是神仙下凡,也看不明白深藏在其中的玄机。比如绣球凸上葬于清朝雍正六年(1728年)的“聂氏”墓,平常人一看以为里面躺着的是一位姓聂的女人,其实这个“聂”字就是一个隐晦的密码。有文字专家专门考证过,在那时,中国所有的字典里都找不到这个简化的“聂”字。吴名寿告诉吴永鹏说,“聂”字是吴家人自己造的,它不是字,而是一个密码符号,表示陈圆圆小时有两姓,一则姓“邢”,一则姓“陈”,两姓都有“耳”,即是“双耳”,“双”的繁体字有两个像“佳”的字,“佳佳”即是“圆圆”,整个“聂”字指的就是“陈圆圆”。

  马家寨男性墓地里,也有两座密码墓。一座是马家寨吴氏二世祖吴启华的墓,吴永鹏后来说,马家寨吴家最大的危险就在这里。吴应麒,小名麒麟,号昌华,参照吴氏字辈“应启世大朝廷”,“启”“麒”音似,在隐蔽时,吴应麒于是将名字改成了“吴启华”。吴启华墓联上联“隐姓于斯上承一代统绪”,下联“藏身在此下衍百年箕裘”,更是表明了吴家隐姓埋名在马家寨的最终目的。吴应麒的墓联表明两层意思,一是吴家到此是为了隐姓埋名安全藏身,二是告诫子孙要继承先人的遗志,卧薪尝胆,东山再起。“所以吴应麒的碑文秘密在任何时候都不好说得,说出来也是要灭九族的”。“应启世大朝廷,仕宗勋名,永能兴国,继可裕坤”十八个字辈,联起来意思是说,要启迪子孙发奋读书大胆去朝廷做官,为了世代宗族的利益,要努力建立功勋,振作声名,才能永远兴旺发达,记住这个道理就可以富裕后裔,驾驭乾坤。

  为了感谢马宝将军的护佑大恩,马家寨吴氏子孙竟然打破家族的禁忌,在马宝死后,将其衣冠冢葬于吴氏众祖坟墓的中心位置,在其墓碑上雕刻对联“重垒土茔人祖即己祖”“复修石台若翁如吾翁”,以示特别的纪念。吴名寿说,吴家反清在湖南失败后,马宝将军奉命离开龙鳌里,继续在贵州和云南指挥吴军与清军作战,最后在云南受俘,誓死不降,被清廷押送北京凌迟处死,始终没有透露出卖陈圆圆及吴氏子孙藏身的秘密。

  三

  吴永鹏的心里始终深藏着那个巨大而可怕的秘密,生怕一有差池,便会闹出大事。随着时日增长,仿佛内心的秘密也在生长似的,有好几阵子,当马家寨的各种传闻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他内心的秘密几欲鼓胀爆炸。但一想到叔叔那夜的秘传情景和自己所发的毒誓,又咬牙忍住了,这种孤独忍受的漫长折磨,是没有人能够体会得到其中的痛苦滋味的。原以为马家寨吴家的事,在叔叔吴名寿逝去后,这天底下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了,可是令吴永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吴家死守了两百多年的秘密竟然在一夜之间全部被人捅了出来。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在县城做事的吴永鹏有事回到马家寨,睡到清晨天才刷粉亮,突然就听见寨里有人筛锣大喊:“不好了呢——快起来呢——陈老太婆坟墓遭人挖了呢——”一串串锣响,一声声大喊,越寨穿山,惊天动地,划破黎明前的黑暗。寨子顿时涌起一阵骚乱,“嘎嘎”“咣当”四处传出一阵混响,男女老少哭喊吼叫着,像呼啸的山风朝着绣球凸上席卷而去。

  吴永鹏一听到这个消息,头脑“嗡”的一声响,整个人像是着了火似的愤怒和恐惧。他一路想着,一路气喘吁吁地爬到陈老太婆的墓地,看到“聂氏”墓全完了,朽烂的棺木和零乱的白骨散落一地,全族老少跪地恸哭,如丧考妣。

  “一定是出了家贼,我看吴永松家肯定有鬼,要绑来千刀万剐!”人群中有人气愤地大声喊叫。“先把那个写报道的记者抓来”,人群中有人钻出来说,“就是前个月,有个县里下来的记者,天天在寨子里旋,吃住在吴永松家,听说打听到我们吴家的一些内部消息,写出来在报纸上发了,将我们吴家的事搞得臭名远扬——必须把这个记者和家贼抓来!”

  在当地,尤其在过去,被人操了祖坟,那是生死大忌,必然引起深仇大恨,马家寨人又怎能善罢甘休。吴永鹏虽然也是满腔愤怒,但他心下开始狐疑,除了他,马有寨还有谁知道吴家的详细内情呢? “这事不能怪在记者头上,也不能怪人家吴永松,他们也是奉命行事,要怪就怪那千刀万剐的盗墓贼,赶紧报警和处理陈老太婆的后事才是道理。”有人站出来说了这番话,压住了全场,人群中虽然有人还在极力反对,但激昂的情绪还是慢慢有所缓和。

  经过公安机关四处调查,马家寨“聂氏”墓被盗一案没有得出任何结果。那些年,当地盗墓活动十分猖獗,一些名人墓更是在劫难逃。吴家再强势也拿这些来无踪去无影的盗墓贼没有丝毫办法。后来,马家寨便推举德高望重的吴永祥老人主持大事,全族凑钱买了一口上好的楠木棺材,装殓了陈老太婆的遗骨,吴家老少三千余口到场,重新厚葬了他们的陈老太婆,吴家还参照原碑打了一方高大的墓碑安上。事后吴永祥老人向族人感慨说:“我们的陈老太婆真不愧是绝世佳人,三十六颗牙齿还在,洁白如银,骨骼修长清奇,我们从未看见过这种景象。”

  盗墓发生后,吴永松被吴家视为大逆不道的内贼,被马家寨人唾骂鄙弃,直到老人辞世也没有得到族人的原谅。而那名草根记者,听说马家寨人对他恨之入骨,吓得几年都不敢去马家寨露面。吴永鹏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吴三桂和陈圆圆被马家寨人视为一世祖,二世祖是吴应麒,发展到吴应麒的两个孙子吴大经和吴大纯时,吴家人口迅速兴旺起来。此时离吴三桂陈圆圆已经年代久远,一些事情开始记忆模糊,但清廷对吴家追杀风声未息,吴家怕天长日久子孙数典忘祖,意志消沉,又担心子孙后代安危,于是便一直将单独口授心传的秘传方式,改为在两房(大房和二房)中各自单线秘传,两房互不知情。传至第十世,刚好吴永松是二房的秘传人,吴永鹏是大房的秘传人。

  四

  二0一0年五六月间,贵州遇到数十年罕见的特大干旱,在火热的空气中,云南,上海,江苏,贵州贵定、铜仁、天柱,甚至国外的日本,都掀起一股哄抢“陈圆圆”的热潮。

  此时,二房秘传人吴永松已经过世,北京专家来到马家寨考察陈圆圆吴三桂史迹,当地文化部门提供了许多资料,又实地带领去察看了马家寨的所有遗迹,专家们只是觉得这地方很有意思,但找不到什么可信的人证和物证。

  “听说马家寨有什么家史秘传人,有这回事?”专家问。

  文化部门找来几位老人,他们都声称自己是秘传人。你一言我一语,各讲一套,牛头不对马嘴,听得专家一头雾水,大失所望。此时寨里有知情人悄悄对专家说:“马家寨哪来这么多秘传人,有些老人认为这里面有什么好处,就出来冒充,你们去问吴永鹏,看他肯讲不。”支书吴能仙立马开车赶到县城,把早已在城里安家落户的吴永鹏请回马家寨来。

  “要我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说了对我后人也不利——虽然这股风已被别人敞出去了。”吴永鹏眼角斜视着,在专家们的脸上暗暗横扫了一遍,带着神秘尴尬的神情微笑着。

  “老吴家的人,我在百家讲坛上已经说了,还专门写了《吴三桂大传》,他不是什么汉奸,他是一位影响改朝换代的历史人物,以前对他的看法那是历史局限造成的。陈圆圆国色天香,早年的命运和是非曲直,也不是她主观造成的。这两个人物,影响了中国历史,影响了改朝换代,清楚认识和评价他们早已不是您吴家一家的小事,而是中国历史大事。现在共产党讲的是实事求是,改革开放几十年了,思想都解放了,到处都在争吴三桂陈圆圆,造成很大混乱,这是对历史不负责任。老吴您有责任站出来说话,把历史事实澄清,还历史一个真相,为历史建功,为吴家谋福,两全其美,望老吴您放下包袱,相信我们,敞开胸怀,把你知道的吴家秘密摆出来。”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人物传记组专家李治亭耐心地劝导说。

  “您是——您,您是——是李老师?!我手头就收藏有一本《吴三桂大传》,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本书我赞同,不像别的书丑化我们太公太婆,令人气愤。”吴永鹏突然起身,颤巍巍的一阵激动,迈步走向李治亭,紧紧抓起他的手许久不肯松开。死守吴家秘密六十多年后,吴永鹏内心深处的“黑匣子”像被一把无形的钥匙突然打开似的,那些从未见过阳光的秘密顺着他的喉咙纷纷滑了出来。

  听完吴永鹏的讲述,北京专家像捡了一地金子,几位老专家异常兴奋。八十一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滕绍箴首先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在地上轻快地打了几趟太极拳,舒松自己坐僵了的身体。“这次真是不虚此行,不来马家寨我们将会终身后悔!我们研究了大半辈子明清史,一直没有搞清楚吴三桂陈圆圆的下落结局,今天算是圆满了。对马家寨吴氏口述秘史和历史遗迹的研究,将填补中国清史研究的空白!”滕绍箴对随行记者的镜头兴奋地宣布。

  二0一二年,北京清史专家对马家寨的研究成果纷纷出炉,在《中国社会科学》《云南师范大学学报》《贵州社会科学》等权威学术刊物发表,岳麓书社出版了滕绍箴的研究专著《陈圆圆后传》,这是中国学术界第一次向全社会公开承认马家寨陈圆圆史迹的真实性。当年五月,全国三十余名清史专家代表云集古思州,参与首届陈圆圆吴三桂史迹研讨会,得出马家寨吴氏是吴三桂后裔、马家寨“聂氏”墓就是陈圆圆墓、马家寨“硕甫”墓基本可以认定是吴三桂墓等学术结论。

  二0一四年初秋,马家寨里来了一位名人,是著名作家叶辛。他本来是接受邀请去梵净山采风的,来到铜仁,便听友人说起陈圆圆墓地在马家寨,相隔不过几十公里路程,便执意婉拒采风之请,悄悄来到马家寨。那天本来天气晴好,万里无云,可他刚刚踏上马家寨的土地,天气突然就变了,天空缠缠绵绵下起了雨丝。叶辛见到吴永鹏后,深深陷入沉思,久不作声。他请求吴永鹏带路上山,撑着伞在狮子山绣球凸上找到陈圆圆墓,默默拜谒。叶辛在贵州当过知青,对于贵州的事情,他特别关注。他说他其实很早就听说过陈圆圆在马家寨的传闻,当时只是觉得很有趣,于是写下了这个民间传说在上海新民晚报连续刊载。谁曾想,著名导演谢晋看到文章后,情不自禁拍手大呼:“这是天下奇闻”,并拿着文章跑到叶辛家中要求将这段故事改写成剧本,打算拍成电影搬上荧幕,还迫不及待地催促了叶辛好几次。只可惜,当叶辛拿着剧本打算交给谢晋时,却听闻谢晋突然意外去世的消息。在马家寨,叶辛与秘传人讲起这段故事时,还在黯然神伤,唏嘘叹息,感觉这是一桩旷世遗憾。

  叶辛走后,马家寨上空天又变晴,在场的人无不感慨,佳人才子,知音相逢,天地动容。第二年春天,叶辛给吴永鹏寄来他平生创作的第一部历史小说——《圆圆魂》,这是一位中国作家艺术再现陈圆圆魂归马家寨的天下奇闻。



相关报道:

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直管网站 主办:黔东南日报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黔东南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备11000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