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新年特别策划:我的2017

发布时间: 2018-01-30   作者: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吴小星

  这些天来,当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潮席卷我国大江南北的时候,在凯城的街头,高高挂起的红灯笼却给人无限的暖意。

  是的,在年末岁初,红色灯笼总会让人感到温暖,让人充满无限的希望。

  刚刚过去的2017,对于我们的国家来说,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迈上80万亿元人民币的台阶……

  刚刚过去的2017,我州地区生产总值突破千亿元大关,全年减少农村贫困人口20.05万人,在脱贫攻坚上又迈上坚定步伐……

  那么,对于我们个人呢,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2017故事,无论这日子曾经多么地不平常,对于个人来说,它就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生活,即使而平平常常的日子,也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我们当中有的住进了新房子,有的迎来了新生命,有的有了新工作,有的深山里的村寨通了水泥路……一切皆可感恩和祝福。

  满满都是获得感,满满都是正能量。

  这是我们敢于向往,敢于争取,敢于改变的结果。

  当一个个梦想在过去一年里变成现实的时候,我们更应该不忘初心,继续风雨兼程,以一种积极向上的姿态,向着幸福前行。



  2017年 我生了第二个孩子

  ○ 本报记者 王声锦

  王丽萍,80后,现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有两个孩子,大女儿两岁多,小儿子2017年6月出生。

  “一个小孩太寂寞了,2017年我们家最大的收获就是有了二宝。”王丽萍说,其实,敢生二胎,除了经济有保障外,还要感谢公公婆婆。两位老人一直跟他们住,帮助照顾孩子。“生大女儿时,经常因为养育问题发生婆媳矛盾,其实都是些小问题,比如用尿不湿、喂葡萄糖水之类的。婆婆喜欢凭经验,我喜欢看育儿书,难免有冲突。后来逐渐达成共识,婆婆开始接受新观点,我也不那么教条主义。生小儿子后,养育方面矛盾少了很多,就像老人说的那样,第一个孩子照书养,第二个孩子当猪养,心态放松了,更能享受育儿的乐趣。”

王丽萍和她的两个孩子

  王丽萍表示,“从一家三口变四口,家里从一曲独奏变成交响曲,最大的感受就是累。以前,伺候一个孩子洗漱睡觉,晚上9点后我还能上网玩一会儿;自从有两个孩子,我几乎每天10点半才能把他们哄睡,自己也累得倒头就睡。现在上班的时候,两个小孩都由爷爷和奶奶带着。爷爷和奶奶年纪都大了,两位老人要同时照看两个孩子。我现在有一些同事朋友也像我们这么做,好处是我和爱人能安心工作,不必为孩子操心,坏处就是累坏了爷爷和奶奶。”

  因此,对于生二孩,王丽萍认为,经济基础好,双方老人身体好,是可以要的,但她建议等老大五六岁后再尝试再生一个。另外,想要二孩的年轻父母们一定要考虑双方老人的因素。

  虽然有着这些“甜蜜的烦恼”,但在王丽萍看来,二宝的到来,家里的幸福感得到显著提升。“弟弟,弟弟!”1月20日,在王丽萍家,两岁多点的大女儿在还没有完全会说话之时,叫起弟弟的声音却异常洪亮。“无论上班多么辛苦,在照顾两个孩子过程中有多么劳累,当见到他们姐弟俩后,一切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链接:根据州卫计委的统计,全面二孩实施后,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底,我州常住人口出生数约5.3万人,其中,政策内二孩出生数约为3.04万人,二孩政策内出生数占常住人口总出生数的比例为57.81%。



  2017年 我领到了“两保一孤”理赔金

  ○ 本报记者 杨峰

  1月19日,天柱县身患重病的贫困户王国和刚刚结束了在县医院两个多月的治疗,回到位于邦洞街道坌溪村的家中。躺在床上的王国和,精神不错,旁边的收音机正播放着音乐。

  王国和今年58岁,是一位残疾孤寡老人。1986年11月的一天,26岁的王国和在公社的煤矿挖煤时,突然矿洞发生塌方,顶上的岩石落下来砸到了他的腰上,造成下半身严重损伤(肢体一级残疾),至今瘫痪在床30多年,多年来靠哥哥王国环、嫂嫂陈桂兰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靠领取特困供养金度日。

2017年10月18日王国和领取理赔金现场

  屋漏偏逢连阴雨。2017年,王国和被诊断出膀胱肿瘤等疾病,巨额的开销让这个原本贫穷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在哥哥王国环的带领下,王国和先后到县医院和州医院治疗数次,虽然治病的医药费已由国家医疗保障政策全部兜底,但是家里已经没有路费和生活费给他再去治病。

  正在王国和兄弟俩为路费和生活费一筹莫展的时候,2017年10月18日,州社会救助管理局、天柱县民政局、天柱县人寿保险分公司为王国和送去了2万元“两保一孤”重大疾病保险理赔金,解决了他无钱治病的燃眉之急。王国和因此成为我州首例获得“两保一孤”保险理赔患者。

  躺在病床上的王国和时不时随着广播里的歌曲哼唱两句,他告诉记者,现在病情已基本稳定,回家再慢慢疗养,等过几天侄子、侄媳从广东回来后,也该杀一头猪准备过年了。“多亏了党的政策好,我才能够去治病。我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大家!我对你们感激不尽!”王国和激动地说道。

  链接:我州以政府出资购买服务的方式为全州“两保一孤”特困人员购买商业保险,解决农村特困人群患大病重病无力承担自付费用难题。通过运用商业保险机制,使“两保一孤”特困人员得到了“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慢性病救助、商业保险”的五重保障,有效遏制了因病致贫返贫现象发生,该政策的实施,将惠及我州19.49万贫困群众。截至 2018 年 1 月24日,我州针对“两保一孤”特困人群开展保险理赔 366 人次,支付保险理赔金 252.26万元。



  2017年 我有了稳定的工作

  ○ 本报记者 吴浩

  “托政府的福,我现在也有了稳定的工作。”黄平县重安镇群众工作站的服务岗位上,入职一年的王姐一边麻利地忙着手里活,一边笑呵呵地对记者说。

  王姐叫王芳,黄平县重安镇人,家有五口人,父母都是在家务农的农民,全家的经济收入基本就靠丈夫。2017年之前,她没参加工作的经历,每天都在家里带孩子,做家务。近年,孩子到县城读书,她想出去打工,但是又放心不下年迈的父母。

王芳在工作岗位上认真工作

  “你可以试着报个名,参加公益性岗位考试。”了解到王芳的就业愿望,到她家走访的镇干部给她详细地讲解了公益性岗位的招考政策,并指导她网上查询公益性岗位,于2017年1月报名。2017年3月,王芳通过了公益性岗位安置的面试考试,正式到黄平县重安镇群众工作站入职工作。

  “还好有了公益性岗位安置这个好政策,让自己能在家附近就业。”王芳说,这个真的要好好感谢政府。现在的她,从单位步行到家,仅20分钟路程,新工作不仅实现了她的就业梦,为家里增加了一份收入,还让她能很好地照顾好家里的父母。

  如今的王芳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岗位,她说,现在每天都过的很充实,每天在自己的岗位上遇见不同的人,对自己的眼界是一个很大的提高,有时能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为此她感到很高兴,就像当初得到政府的帮助一样,她说只有在人困难的时候得到的帮助才能真的铭记于心。公益性岗位安置就业困难人员是真的在为人民群众做实事,帮人民群众解决问题。

  链接:公益性岗位是指直接涉及社会公共利益领域的岗位。这些岗位的工作都是为维护社会良好的公共秩序和环境提供服务,使广大民众都能从中受益。同时,此种岗位相对于一般技术岗位要求更低,主要包括了各级政府投资开发的城市公共管理中的公共设施维护、社区保安、保洁、保绿、停车看管等;各级机关事业单位的后勤服务岗位。

  公益性岗位安置就业困难人员是我州2017年的十件民生事件之一,仅黄平县就新增安置人员43人。各级政府和城镇社区开发的公益性岗位,为就业、再就业困难的失业人员提供了临时性的公益服务工作,使他们获得相应的服务报酬。



  2017年 我住上了新房子

  ○ 本报记者 吴敏

  在麻江县金竹街道仙坝村的国道边,有一栋120平方米的灰色崭新平房,房子的正面有一扇红色的双开防盗门和两扇黄色木门。灰色房子的侧边另外有几间灰砖修建的平房。这就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王正炳的新房子。

  1月22日,王正炳又起了个大早,刺骨的寒风怎么也吹不灭他心头的火热,他准备用过年前的这一个月时间再去打工挣些钱,不想闲在家里。“新房子盖好了,又舒服、又宽敞,给儿子娶媳妇也算有个像样的地方了”王正炳边收拾行李边说:“我要出去做一个月的工,好再挣些钱回来存着以后给儿子娶媳妇用。”

王正炳家新老房子对比

  王正炳是麻江县金竹街道仙坝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因为穷,此前一家三口一直挤住在一间不足25平方米且已发黑倾斜的破旧木房里,盖新房子对他来说想就是梦想。而这个看似无法实现的梦想却在2017年成为了现实。

  “去年12月初搬家那天,我都哭了。一分钱没出,就住上新屋,全村我是最后一个危房改造户了!”说起当初村干动员他拆旧房盖新房,王正炳就苦笑:“当时说我是属于贫困户一级,危房改造财政补贴资金有35000元。但我一年难得攒2000元,我也拿不出剩下的钱啊,那时我还有点不愿意修,认为这新房子怕是住不成哦!”

  除了这栋120平米的新平房,王正炳家通过农村“三改”政策,另外拥有了宽敞明亮的厨房、整洁卫生的厕所的浴室,与那120平米的新平房一起组成了一个小院,这就是王正炳的新家。

  1月22日中午,记者接到王正炳的电话,他已经坐上开往广西南宁的车。“吴记者,我去南宁做活路去了,过年才回来。明年我准备多喂几头猪,我儿子要结婚,我去打工多少找点钱,回来把他的房间装修漂亮点,到时也来喝一杯喜酒哈……”

  在他啰嗦、没有逻辑的言语中,有中国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盼,也有对国家惠民政策的无声感激。

  连接:2017年,省级下达黔东南州农村危房改造39952户,其中四类重点对象户37000户,一级危房12651户,二级危房14002户,三级危房10347户。其他危改户2952户,其中一级危房1475户,二级危房1477户。对实施农村危房改造的对象户并同步实施“三改”即改厕、改厨、改圈。目前全州农村危房“危改”累计开工建设100%,竣工率100%。



  2017年 我们小寨通了公路

  ○ 本报记者 潘信屹

  腊月的清晨,寒风刺骨,天气干燥。坐落在冷屏山间的黄平县重安镇五福村小寨,静静地等待着他乡的游子。放眼望去,一条长约2.5公里的盘山公路穿梭于村寨之间,从山头一直蜿蜒至村口。

  1月22日,记者来到五福村,听到村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要致富,先修路。”这也是五福村的村民们多年以来的最大期盼。2017年2月,“组组通”的“阳光”终于照进了这个小山村。

村口至小寨的水泥硬化路

  这一年,对五福村的村民们来说是道路通行的“幸福年”,对50岁的老党员张玉文来说是回报家乡、建设家乡的“开元之年”。

  张玉文是地地道道的五福村人,他虽然个子不高,身材瘦小,但在交谈的过程当中,言语间充满着自信,眼神里散发着光芒。以前因为交通不方便,家里人常常需要徒步走到公路边,才能乘车到镇上赶集,来回一趟将近一天的时间。逢年过节需要置办年货,更是来来回回多次才能置办齐全。

  谈及家乡的变化,张玉文说:“这两年,村里开始动工修路,组与组之间基本实现通行,村里还开通了去镇上的营运车。现在,我们直接在家门口就可以坐车去镇上”

  高兴之余,张玉文告诉记者,2017年10月份,他运用二十多年来外出打工所学到的经验和技术,在村里投资建设了一个织造厂,准备带动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就业致富。“厂里大部分都是大型设备,单凭人力很难运进厂里,必须借助机械吊机吊进去。早在多年以前,我们就考虑过回乡建厂,为家乡做点贡献,但是由于交通不便,道路狭窄,机械吊机无法进到村里来。现在路通了,设备很快就安装上了,过完春节后,我们就可以开始投产了。”

  路不通,老百姓出行不方便,在很大的程度上阻碍了农村经济的发展,是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拦路虎”。只有解决了老百姓出行困难的问题,才能真正实现脱贫。

  链接:2017年,省下达我州“组组通”公路建设目标计划为3646公里,沟通1402个30户以上村民组。2017年实际完成路面3681公里,圆满完成了2017年省委、省政府下达的计划任务。



  2017年 我成为一名大学生

  ○ 本报记者 吴敏 实习生 廖方舟

  2017年9月,张益萍在父母的陪伴下,充满期待地走进了贵州医科大学。和所有新生一样,未来五年,她将在这里快乐地学习和生活。

  1月22日,记者来到位于凯里市开怀街道龙井村五组的张益萍家,因为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她家陈旧矮小的砖房外墙上挂着凯里市精准扶贫帮扶联系卡,上面写着“因学致贫”。就是在这间又小又破的房子里,已经走出了两个大学生,姐姐今年即将大学毕业。

张益萍和父亲及奶奶合影

  看见我们,坐在火炉边陪奶奶看电视的张益萍有些羞涩: “开学那天,和父母坐在去贵阳的车上,我既兴奋又忐忑。我终于真的成为大学生了。”张益萍的父亲患有糖尿病,她之所以选择学医就是因为爸爸身体不好,觉得家里真的需要一个医生。

  “父母十分支持我们求学进取,2016年高考失利后,爸爸妈妈并没有因为家里穷让我放弃学业,依旧鼓励赞成我继续努力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说到上大学的学费,张益萍说:“我上大学获得了很多助学款,因为是精准扶贫学生,减免了我的学费3880元;我还有一张贫困学生银行资助卡,每月可得200元生活费;另外我还得到了5000元的泛海助学金。”

  链接:2017年以来,黔东南州争取到各级各类资助资金12.03亿元,资助学生188多万人次,其中含高校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资金2.42亿元,贷款学生38836人。上级下达我州2016-2017学年第一批和第二批教育精准扶贫资金11750.499万元,经教育扶贫部门核准,资助贫困学生46595人,其中普通高中生31675人、中职生4632人、大学生10288人,发放教育精准扶贫学生资助资金11470.702万元。争取到上级下达我州2017-2018学年第一批教育精准扶贫资金6096.327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