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新年特别策划:我的春节我的家

发布时间: 2018-02-24   作者: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吴小星

  在家门口看春晚

  ○本报记者 杨勇

  今年春节对于黔东南人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因为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分会场落户黔东南州的肇兴侗寨,大年三十在家门口看春晚,这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而我幸运地得到了。

  作为黔东南州主流媒体,黔东南日报社在这次盛会的报道中当然全力以赴,而作为黎平籍的记者,当须自告奋勇承担采访任务。

  2017年农历腊月二十七,我前去肇兴替换驻点多天的前方记者,接过他们的笔和相机,继续深入央视春晚黔东南分会场的台前幕后找寻感人故事,一直持续到正月初一。期间,社党委书记、社长高俊华等深入采访现场,慰问报社采访小组成员,化解采访工作存在的问题和困难,这让冬日里在前方采访的我们倍感温暖。

  由于春晚规格高,安保工作十分严格,作为地方媒体在采访期间经常遇到很多问题和困难。春晚舞台有的区域,地方媒体记者是不能进入的。一次,我们通过春晚舞台到演员驻地酒店采访阿幼朵,进去时候安保放行,出来的时候正逢舞台彩排,与彩排无关人员禁止通行,无论怎么解释,安保人员铁面无私。不得已滞留在酒店一个多小时。但是,正是这种严格的管理制度,保证了春晚的质量。

  除夕之夜,春晚黔东南分会场的节目虽然在电视荧屏上展现的只有短短几分钟,却把大美黔东南展现得淋漓尽致,身处央视春晚肇兴分会场的我们倍感自豪。侗族大歌、锦鸡舞、舞龙,银饰……黔东南的精华元素浓缩在了一个舞台上,令亿万观众十分震撼。

  在采访当中,我们及时发挥新媒体的迅速快捷优势,在春晚黔东南分会场主体节目结束后不久,黔东南微报微信公众号率先发出了《刚刚,黔东南惊艳了》的推文,短短一个半小时,这条内容在朋友圈大量转发,阅读量突破了十万,截至2月22日,后台显示阅读量达到37万,开创了黔东南微报单条阅读量记录。

  春晚结束后已经是新年初一的零点,我们收拾装备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1点过钟,为了将刚刚被春晚感染的一幕写成文字,又打开电脑修改整理,直至凌晨三点过,合上电脑时,窗外的鸡已经开始鸣叫。

  “大干这几天,一生春晚情。”在春晚倒计时排前,我拍了一张照片发在朋友圈。在这个不一样的除夕夜,亲历春晚现场,体会到了为事业奉献的激情。

  大年初一清晨,当我独自驾车离开肇兴侗寨时,高速公路上一路安静。

  新闻,永远在现场。


  子女回家就是年

  ○本报记者 吴小星

  2月17日,农历狗年的第二天。按照传统习俗,这一天是女儿回门、归宁(也叫“回娘家”),姑爷给岳父岳母拜年的“法定日子”,民间也称“姑爷节”“迎婿日”。

  一大早,爸爸就已经打电话过来,催促我和先生早点回去。“你们一会儿早点回来,你妈做了你最爱吃的熏肉还有小杨(我先生)最爱吃的糟辣鱼!”

爸妈精心准备的菜肴

  去年十一月,我与先生结为连理,2018年春节是我婚后的第一个春节。虽然两家都在一个镇上,驱车也就十分钟的路程,但是按照风俗,新年我要在先生家过,初二才能回娘家拜年,因此才有了上面的一幕。

  一番准备后,我和先生驱车赶回我家。刚进村,就远远的看见妈妈和弟弟妹妹们在屋后的马路边等候。我的心里涌过一阵暖流。

  “姐姐姐夫新年好!姐姐你今年不在家过年,我都觉得不习惯啦!”停好车后,妹妹第一个迎了上来,将我手中的东西接了过去,还一路上和我念叨,爸妈一大早就起来准备饭菜,还叫她打下手,害得她都没有懒觉可睡。妈妈反过来“讥笑”她,以后出嫁回娘家了也有这待遇。

  一进家,85岁高龄的奶奶已在家等候,桌上摆满了清炖鹅、辣子鸡、蒸熏肉、糟辣鱼、香肠、饺子等美味可口的菜肴。先生一个劲儿地夸赞爸妈厨艺好,叔叔和婶婶们也在帮忙张罗碗筷。小堂妹一看见我,就跑过来和我比个子,还不忘了“揶揄”我的身高,弟弟则兴高采烈地去翻我带回来的东西,看看姐姐带了什么礼物。

  一切准备就绪,全家人围桌而坐。“奶奶听说你回家,腿脚都不痛了,一大早就过来了!”爸爸打趣说。

  “我大孙女和孙女婿回来了,我才上来呢,不然你们还请不动我来吃饭哩!”奶奶的一席话让全桌人捧腹大笑。

  妈妈不断地往我和先生碗里夹菜,还不断调侃这桌菜是由很少下厨的爸爸亲手做的,要让女儿和女婿评判爸爸的厨艺。

  酒足饭饱,妈妈又开始张罗:捏好的血豆腐,装进袋子里;烤好的熏肉,装进袋子里;自己做的水豆腐,装进袋子里;过年打的糍粑,装进袋子里;喂了一年的大鹅,装进袋子里;宰好的鸭子,装进袋子里……所有能装的都装进袋子里,然后再装进我们车里。

  返回途中,先生调侃这一车装的满满都是亲情和思念。其实,对于父母来说,回家就是最好的礼物,子女回家就是年。


  带儿子回家过年

  ○本报记者 王声锦

  结婚三年,儿子乾乾是2016年出生的,我们这个普通的家庭因为乾乾这个小生命的降临增添了不少欢乐。今年春节,这是他第二次到老家过年。假如有人问我,今年过年你带什么礼物回家了?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我把“快乐陪伴”这份礼物带回家了!

  春节在老家整整待了7天,2月21日(正月初六)要返回凯里的时候,感觉好像“昨天”才到家一样。以前过年回家总会尽量帮妈妈多干一些家务活,可是今年因为带着两岁的乾乾,所以不但帮不了妈妈,还得让妈妈照顾我们。我基本上一点家务都不会干(都是我妈和妻子给惯的),所以每天就看着母亲和妻子忙里忙外,很辛苦,但是看着儿女都在身边,或许母亲她的心里也一定很幸福。

  以前每次离家的时候我都会假装坚强,不敢看母亲的脸,因为只要看到她的眼泪,我会“莫名”的悲伤。今年因为有乾乾这个小家伙一起,所以我故意把注意力都放在小家伙身上,出发的那一刹那,我们好像都还挺坚强。途中,我让乾乾给奶奶打电话,听到母亲的声音在哽咽。我的心里也很难受,好在乾乾一会就把我的伤感情绪转移走了。小家伙也挺神奇的,离开老家不久,嘴里就念叨“奶奶、奶奶……”妻子跟儿子说:“奶奶在老家哩,我们已经从老家走了,回凯里了,爸爸明天要上班,奶奶过几天就来看你哦。”说着说着,小家伙竟然哭了,边哭边念叨“奶奶”。我当时真有点蒙,心想“不会吧,小家伙这几天跟奶奶的感情就这么深了?”妻子也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起来,“平常都是外婆带的多,也没见他如此念叨呀?”外婆家离得近,所以婆孙俩基本每天都能相见。看小家伙伤心的那样,我赶紧跟他说:“奶奶一会就来了,奶奶在家给大黄(母亲养的一条大黄狗)做饭呢,等给大黄做好饭了,奶奶就来了。”小家伙这才不哭了。

  在老家期间,小家伙学会了不少话。之前在凯里的时候早就会叫爸爸、妈妈、外婆,就是不会叫奶奶,管奶奶叫“嗯”。到老家没多久就会叫奶奶,跟着就学会叫“表哥”,只不过让人听出的是“多多”。

  在老家期间,小家伙还学会了数数,已经可以熟练地数1-20的数。因为每天都有人来我家串门,都想看看乾乾。小家伙很是乐于在大家面前表现,人多的时候,还会高兴地给大家展示他的舞技——“扭屁股”。

  正月初二,两个姐姐回家拜年,带着乾乾的表哥表姐们一起来,家里更是热闹。有了表姐表哥们的陪伴,平常就好动的乾乾更加显得“不安静”,五六个小孩分成了“两伙”,有的玩游戏,有的抢着遥控器争看动画片,“我要看汪汪队”“我要看奥特曼”,意见始终没有统一。乾乾这小家伙两边都想占着,好在表哥表姐们稍微大点,都让着他。


  最美家乡年夜饭

  ○本报记者 潘信屹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也是合家团圆、敦亲祀祖的日子。在除夕这一天,家家户户都会欢聚一堂,吃年饭,看春晚,一家人团坐“守岁”。

  2018年的狗年春节,二叔家里建起新房,将小爷爷和小奶奶接到新房过春节,并邀请了我们家和小叔家团团圆圆过个热闹年。

  小爷爷是我爷爷的弟弟,在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时期,为了后勤保障工作的顺利开展,因公致残。退役之后,结识了小奶奶,两人相濡以沫,风风雨雨走过了61载。

  小爷爷和小奶奶膝下无子,是我们村的五保户老人。因为我的爷爷奶奶去世得早,父亲又是家里的老大,自然承担起了小爷爷和小奶奶的养老重任。而我,从小便是在小爷爷和小奶奶的呵护下健康成长。

  2月15日一大清早,还在睡梦中的我便被父亲命令式地叫醒:“今天是除夕,我们得早早地赶到二叔家里,帮着张罗晚上的年夜饭,你赶紧起床。”

  城里离老家不算太远,驱车半小时左右便来到了二叔家。一进屋,小爷爷和小奶奶便亲切地招呼着我坐在他们身旁,或许是许久没有见到我了,两个老人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嘘寒问暖,久久不愿松开。

  小爷爷和小奶奶的家在村里的一个小山坡上,相比二叔家地势较高,因此,温度相对较低。我从身后拿出前几日给两位老人买的棉鞋,并一一为他们换上。穿上新鞋的老人,如同孩子一般高兴,不停地向家人们炫耀:“这是我孙子给我买的新鞋。”

  小奶奶是一个闲不住且固执的老太太,看着叔母们忙前忙后地张罗着年夜饭,她又换回了旧鞋前去帮忙,无论我们怎么劝阻,都无济于事。今年78岁高龄的她,虽然已经白发苍苍,脸上布满了皱纹,但是忙活起来,那股劲儿绝对不输给年轻人。

  “快坐下,尝尝我刚煮的甜酒。”小奶奶端出一锅甜酒,用小碗盛给我们。从小我就特别喜欢吃小奶奶做的甜酒。原来早在春节前的几个礼拜,小奶奶就特意做好一大罐甜酒,说让我带回家里,想吃的时候有得吃。

  这是我小奶奶亲手做的甜酒,一个从小吃到大的味道,一个只有老家才有的味道,一个勤劳的双手创造的味道,一个我永远忘不了的味道。

  陪着小爷爷聊了会家常,我也不好意思闲着,向二叔找来了春联和灯笼,在小爷爷的协助下,将二叔家里的新房重头到尾地布置了一番,整个过年的氛围一下子变得更加浓烈了。

  随着家家户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我们的年夜饭终于在傍晚准时开始。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看着春晚,吃着香喷喷的饭菜,其乐融融。这时,在父亲的带领下,晚辈们举起酒杯向小爷爷小奶奶敬酒,恭祝他们新春快乐,福寿安康。

  整顿饭吃得十分温馨。屋外,烟花璀璨;屋内,一片浓情……


  春节我家添新丁

  ○本报记者 侯雪慧

  2018年的春节在全家人的期盼中终于到来了,因为除夕这天表哥家的两个小宝贝就满月了。除夕是全国人民团圆的日子,家家户户都在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气氛中置办着年货,在炮竹声中与亲人团聚。我们家今年尤其感觉到幸福和开心,因为全家人在翘首期盼中迎来了一对双胞胎小公主。大家都在说,这就是来过年的小朋友啊!

  春节回到家的第一天我就深刻体会到了两个成语:“此起彼伏” “没完没了”,这个哭完那个哭,这个吃完那个吃,不停的在喂奶。换尿片中来回奔忙,两个小公主也很有默契,你哭的时候我安静,等你吃饱了我再哭,好像商量好一样,很体贴我们。

  中国人讲究好事成双,一对小公主的到来,也给这个新春增添了喜庆。起个什么名字,是一件严肃认真又很重要的事情。既要对两个小朋友能有一定的寓意,又要符合她们的字辈,确实是一件考验人的脑力活动。经过全家商量和研究,最终敲定了一对小公主的名字“张稀语”和“张稀妍”。稀字是字辈,语和妍谐音“语言”,希望两个公主能够在人生的路上恰用语言,会用语言。女孩子的寄予总是温暖明媚的,我们全家人都希望这一对可爱的宝贝简简单单的长大,快快乐乐的学习,在人生的路上不要背负太多期颐,人生是自己的,该过什么样的生活、选择什么样的道路、都是自己的权力。

  这个春节,让我感触尤其深刻的,就是带着小宝贝们去游泳馆游泳。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在这些点点滴滴的日常生活里体现的尤其突出,平时习以为常的事情,当你用心想,就会发觉有多么的不一样。小区里有四家游泳馆,我们体验了两家,不论是环境还是工作人员的技术都非常好,看着小宝贝脖子上套着泳圈舒服地享受时,我想到我们小的时候,如果能在家把屋子烧的暖暖的的,端一大盆热水,在火炉边上洗澡便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而现在的孩子,几乎这么小的小宝宝都不会在家洗澡了,去游泳馆办一张卡,隔几天就去洗澡游泳,有专业的护理人员手法娴熟地给按摩,做操,不仅大人放心,宝宝也一副享受的表情。这就是时代的进步带来的改变,许许多多我们不曾留心的地方,体现的是最真实的社会发展。

  因为是双胞胎,吃什么奶粉,从她们还没出生我们就开始研究了,宝宝的爸爸妈妈都是专业人才,在对比了澳洲,新西兰,英国,法国,荷兰等等知名品牌的婴幼儿奶粉的配方,价格之后,表哥最后选择了国产品牌——飞鹤。飞鹤的顶级配方价格比海外代购的进口奶粉还要贵,但是品质值得信赖,在洋奶粉出了很多质量问题之后,其实不难发现,国产奶粉的质量进步,配方更新,都十分的快速,是值得信赖和选择的,只是很多人还是盲目的相信代购的洋奶粉。这何尝不是一种自信缺失的表现。

  与奶粉配套的是一些奶瓶消毒机、保温机、奶嘴消毒机……只能说我见都没见过这些个东西,感叹的不是一点点,好想大声说我们的社会进步的太快了,快到有时候不用心都追不上这个时代的步伐了!

  2018年就这样到来,全家的心愿就是期望这一对可爱的小公主能够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长大。也祝愿所有的宝宝都能够健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