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投稿电话:0855-8237691 邮箱:qdnzxw@163.com
返回首页 社会新闻 人文风情 主题策划 视觉故事 随手随拍 自然风光
更多图组

已到第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其他图组

已到最后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黔东南“三变”改革的生动实践

发布时间:2017-12-23  作者: 顾慧明王道东侯雪慧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吴敏

  如何激活农村的各种资源要素,激发农村生产力?

  为探索脱贫攻坚新模式,我州以农民增收为核心,以深化改革为动力,以“五融五帮”为抓手,全面深入推进农村“三变”改革,大力发展山地特色高效农业,推动了农村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有效破解了“三农”发展难题,加快了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步伐,并为深化农村改革、促进现代农业发展积累了经验,成为推动我州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的新活力,打赢脱贫攻坚的“有力武器”。

  如今,“三变”改革成为黔东南深入推进农村改革的“牛鼻子”,以脱贫攻坚统揽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黔东南走出了一条“融合发展·抱团脱贫”的富民强村之路。

  

资源变资产,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

  【新闻现场】“我们家大部分的田、土、山、林都入股到合作社去了,每年都能分红几千块钱呢。”家住三穗县界牌村的杨永福高兴地跟记者说起自己入股合作社的事来。原来他们家缺少劳动力,又有孩子在上学,是村里的贫困户。入股合作社后,分红加上劳动报酬,足够孩子的上学花销,帮助他家渡过了难关。

  同时,该村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在村里5个能人的带领下,大力发展乡村旅游,盘活村里的生态资源、文化资源、工艺资源,把它们变成资产。2016年,该村的电子商务公司共接受网络订单1473笔,销售收入59.73万元。2017年初以来,共接受网络订单631笔,销售收入30余万元。

  【改革成果】“农村经济发展困难,主要原因在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主体不明晰、产权归属不清、要素聚集不强、效益发挥不好,农民资产确权滞后、土地利用率低、经营性收入少。”这是农村经济发展的瓶颈。既要“普适性”,又要增强发展“内生动力”,怎样使农村封闭式经济向开放型经济发展,让农村的资产不再“沉睡”?

  在深化农村改革中,三穗县积极探索农村发展新路径—推进资源变资金,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并以启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为契机,开展土地确权登记,使农村集体和农民个人财产在权属上更加清晰、在权能上更加明确、在管理上更加规范、在保障上更加充分。同时,在遵循市场经济规律的前提下,界牌村采取土地入股形式,有效盘活贫困村闲置资源,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目前,该村已将60亩集体土地入股到贵洞旅游发展公司中,折合股金50万,预计2017年可分红6万元以上;已有445户村民通过田、土山、林等自然资源入股宏宇种植专业合作社或贵洞旅游公司。另外,该村还将闲置资源集体优化出租,已获租金11万元。通过“资源变资产”,全州实现了土地流转入股面积8.43万亩,资源折价入股6057万元,使贫困农户真正得到了实惠。

  【新闻短评】围绕脱贫攻坚钉钉子,围绕脱贫攻坚抓产业是三穗县界牌村一个有效的抓手。三穗县界牌村盘活土地资源,结合当地实际,因地制宜地开展乡村旅游,让农村的资产不再“沉睡”,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使得地地道道的农民变成了股东、变成了合伙人,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加快了当地增收步伐。

  只有干出来的精彩,没有等出来的机会。依靠乡村带头在乡村发展旅游,十分罕见,界牌村,在村支两委的带头下,苦干实干巧干,使得贵洞景区发展势头越来越好。当地的旅游、食宿、餐饮、娱乐风生水起,为加快脱贫攻坚提供了新的启示。农民不一定就要种地,农民还有其他新路可走,调整产业不一定调整种养模式,甚至产业模式也可以调整,不管怎么调,经济发展就是硬道理,群众得实惠就是最后的目的。

  

资金变股金,让分散的资金聚起来

  【新闻现场】“我们自己没技术没门路,贷来的‘特惠贷’5万元也不晓得拿来做哪样子,都交县里面统一入股去了,每年能有4000多块的分红,感谢政府好政策,样样都在为我们着想。”张来英家是剑河县屯州村的贫困户。按照政策,银行可以向每个贫困户提供“特惠贷”5万元。为解决像张来英家这样的发展问题,剑河县今年将整合1.6万农村贫困户“特惠贷”资金8亿元,由县扶投公司统一投入县仰阿莎旅游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用于建设具有较好收益的项目,项目建成后由县仰阿莎公司经营管理,并向入股的贫困户发放红利。

  无独有偶,从江县则在财政资金转股上做文章,将中央和省级补助资金4168万元,转化为农村贫困户的股本金,入股建设3个农村小水电项目建设。丹寨县则在涉农资金整合上做文章,2016年整合各级财政专项资金5.35亿元,量化为1.08万户贫困户的股金,投入企业发展产业,按股分红。

  【改革成果】凯里市旁海镇大溪村受困自然条件较差,是个名副其实的贫困村,当地有项传统的鸟笼制作技艺,但多是散户,难以形成气候。为帮助该村发展,政府为他们争取了产业扶贫资金140万元,把鸟笼生产车间建到了凯里经济开发区创意工业园区,成立了“大溪村鸟笼工艺品农民专业合作社”,并注册了“大溪鸟笼”商标,在车间就业的贫困户每月收入达到1500元以上。

  推动农村经济发展,离不开大量的资金支持,但是,如何把资金整合起来,用在刀刃上、投在关键处,发挥最大效益,是现在面临而且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我州采取集中投入、产业带动、农民受益的方式,使分散的资金聚集起来,实现资金使用的效益最大化,推动贫困村经济发展。将财政投入到村的发展类资金,原则上转变为村集体和农民持有的资金,投入到合作社,形成村集体和农户持有的股金,村集体和农民按股比分享收益。通过多金融和,2016年全州累计转化各级财政涉农资金10.45亿元、发放“特惠贷”37.1亿元、整合民间资金7.7亿元投入“三变”改革,有效解决了农村贫困群众参与“三变”改革资金不够的问题。

  【新闻短评】创新是脱贫攻坚的重要方法。在脱贫攻坚中,在资产变成股金过程中,虽然各县入股的模式不一,有的入股企业、有的入股小水电、有的入股专业合作社,但是手法都是一样的,只是每个县有自己的创新和创造,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拘泥于单一的入股模式。只要效益好带动能力强的都可以入股。

  生产要素在入股中得到有机的组合,有的缺技术、有的缺管理、有的缺资金,采取入股的形式,一切难题迎刃而解,使得农村实体经济由小而散的经济向规模经济转变,由粗放的管理向集约转变。

  

农民变股东,让农民的腰包鼓起来

  【新闻现场】“房子是我的,股份我也有,每年全家都能享受分红,这样的好事,以前想都不敢想呀!”在雷山西江千户苗寨,56岁的村民杨国栋乐呵呵地对记者谈起“三变改革”。

  西江千户苗寨,一个典型的旅游景区。自从搞起旅游开发,村民的木房子和民族文化保护传承都以股份的形式加入了景区旅游公司,实现了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

  通过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公司将景区门票收入的18%发放给景区农户。2016年共兑现1350户资金2200万元,其中398户贫困户受益,人均纯收入达到9960元以上。农民们尝到了甜头,得到了实惠。“股改初期,心里多少是有顾忌的,到分红到手的时候,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实惠。”杨国栋揣着自己的股权小红本对记者说。

  【改革成果】通过土地流转入股增加农民收入;通过资金入股分红增加农民收入;通过就业增加农民收入。这样农民一年就可以获得“租金+分红+薪金”3份收入。

  农民专业合作社作为农民群众创业就业的平台,一方面鼓励农户通过资金入股参与分红,另一方面组织农民就近就地务工,参与农业经营管理,根据劳动力实际按标准支付工资,增加农民工资性收入。“原来在外打工,还要挂牵家里的3亩地。”29岁的三穗县颇洞村村民李月成说,这下好了,父母把地入了合作社,平时打零工,年底还能分红,自己也能在外面安心工作了。去年一年,李月成父母在家收入12000多元。股份合作见效后,很快吸引了更多村民加入。目前,全州农民变股东12.5万人,其中贫困户10.2万人。

  【新闻短评】工作见不见成效,就看群众见不见到钞票。雷山西江千户苗寨,户均分红5万元以上。颇洞村民有了三金收入。这些真金白银说明这些地方的“三变”的路子走对了,说明传统的农民正在变为新型的农民。新型农民的收益不单单在一亩三分田上,还有股金,还有劳务收入,还有土地租金。

  在市场经济下,我们应当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农村,按照市场规律来抓经济,使得农民在市场供给和价格波动中受益。

  (图片均由州农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