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投稿电话:0855-8237691 邮箱:qdnzxw@163.com
返回首页 社会新闻 人文风情 主题策划 视觉故事 随手随拍 自然风光
更多图组
其他图组

苗女的特别文化

发布时间:2017-12-23  作者: 奉力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吴敏

    在贵州省施秉县双井镇双井村的搬迁房里,有着一位苗族妇女,她今年52岁,从小没有读过书,用她的话来说“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伸展”。当我们慕名而至到她家时,她展示了其创作的剪纸作品。仅以中华民族传统图腾的“龙”为题材的剪纸作品就达近百种,其它以苗族传说、故事为主题的剪纸作品不计其数,给她家带来了不菲收入。惊叹之时,她又“爆料”:创作有《祖国》、《精准扶贫》和《老虎苍蝇一起打》等剪纸作品,让我们看见了一位最基层妇女的襟怀。她,就是贵州省省级“非物(剪纸)传承人——张老英”。

    张老英出生在施秉县双井镇的塘珠苗寨。从小在家里受母亲潜移默化的影响“胡乱”涂鸦,十二三岁的时候便开始作画。过去的农村苗寨的女孩结婚较早,她17岁多时就出客到该镇的石厂村。那时农村没有什么收入,十八九岁的时候,张老英就开始在赶场天将自己的画作拿到该镇镇上赶场去卖,每套作品能卖十二三块钱,成了家里的唯一现金收入来源。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苗族同胞特别是女孩子都有刺绣的爱好和习惯,但还不是人人都会设计刺绣图案,只能刺绣一些最最常规的图形。张老英灵机一动:咋个不专门给她们搞设计呢?于是,二十多岁的时候,她将重点放在了自己原本就试着玩耍的剪纸上。

    剪纸是中国传统的手工技艺,一把剪刀一张纸就能展现生活习俗、山川建筑、传说故事、社会万象,功到深处,即可随心所欲表现出自己的心愿。

    “改行”的张老英基础不错,悟性很高,从划线剪纸开始,越来越得心应手,短短的一年时间,二十一岁开始,她的剪纸作品就“上市”了。

    “那个时候卖不到好多钱,一件衣服的图案剪纸只卖二十五六块钱,现在要一百多呢。”其实张老英和我们一样不懂换算,要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二十五六块相当于现在的好多?

    高产获得高报酬,高报酬刺激她不断改进刀法,不断挖掘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不断改进体现更美的元素,不断拓展展现当今社会丰富内容。

    翻看张老英的“库存”,展现黔东南苗族传统文化和生产生活习俗的剪纸作品占据创作主体,仅仅反映苗族传说故事中以“龙”为主的龙文化剪纸作品就达近百种,真的是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在我们为此惊叹之时,旁边的前任村支书李承根说:“她剪得有一幅《清明上河图》才厉害,我在当村干的时候就看见好多人来她家看她剪的《清明上河图》草图,我们读书的时候就晓得有这样一幅作品,当时我很关注这幅作品,想把它收购她舍不得。”

    想到这位“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伸展”的苗族妇女竟然能够知道经典的《清明上河图》,还用自己的剪纸方式来演绎,无疑又是一声“惊雷”,我们迫不及待地想一睹为快。

    张老英没有不耐烦,她笑嘻嘻地从另外一间屋里抱出一口袋卷轴出来,随手抽出一卷,请老支书和同去的卡柳将轴卷缓缓展开,一幅白底红图出现在眼前:乌蓬河上行、人群桥上过、人牵马羊街中走,居家掩映树影中,好一派繁荣景象。那繁密的线条一帧不断,那百计的物件一样不落下。“那是七八年前的事喽,我是在儿子龙朝阳的书上看见这个《清明上河图》的,我看到看到的,心都热火起来,就想剪出来,就开始剪了。加起来怕是花了二十多天才剪出来。想起来我都有点怕喽,复杂恼火,现在有点带年纪年了,精力不好,不敢剪那种喽。”张老英笑道。

    看起来就是一个平平凡凡的、没有“文化”的苗族妇女张老英却接连不断地给我们惊奇。看得《清明上河图》还没有回过神来,又被“爆料”:她还剪得有《苍蝇老虎一起打》。

    一幅竖图挂在了她家客厅中的圆门上,图的下半段有一坨“金元宝”,金元宝的四周围着几只苍蝇,上方是一只老虎,老虎的上方是我们熟悉的“悟空”造型。令人称奇的是,还是“连自己名字都写不伸展”的张老英,竟然在“老虎”的腰部剪出了一个“贪”字,而在“悟空”的“金箍棒”头剪出了一个“法”字,惟妙惟肖。

    对于问到为啥会想到创作《苍蝇老虎一起打》,张老英告诉我们:“习近平当大官了就在电视上讲要反腐败。习主席反腐败,就是反那些没有良心的,一个人要有良心,不是自己的就不该要。他们贪财就害到我们老百姓,拿群众的钱、拿群众东西的人,就该打。我没得文化,但是我听得懂,就想到剪出这样一个画来了。”不管是“画”还是话,体现了“反腐”之得民心。

    两次“惊诧”,我们对张老英的作品已经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当她展示出剪纸作品《精准扶贫》时,也就不奇怪了。张老英告诉我们:“扶贫我是懂的,是国家关心帮助我们农村,让我们农村的穷人快点富起来,有打工的打工找钱,没有打工的就在家喂猪喂牛喂鸡,栽这样果果那样果果拿去卖,有吃的有卖的,就可以找钱喽嘛,只要勤快,政府一帮助,还怕不致富?”

    在张老英的剪纸作品《勤劳致富》上看到的,是水果压枝,是鸟鸣鸡叫,是人勤马欢,是一幅希望之画卷。

    永泉先生为著书而来,问得自然仔细。张老英说:“我不识字记性也差,只记得去过朝鲜搞展览,到过台湾的台北、台中、高雄推销,国内到过重庆、成都、烟台、包头、合肥、张家口,还去过辽宁、甘肃哪个城市我不记得了,就是去摆摊摊卖工艺品嘛。”张老英的脸上表现出一种自豪道:“北京我都去了三回”。”

    张老英带有五个徒弟,有本地的,还有寨子下面清水江对岸台江县的,大都学有小成。“”我教有一个徒弟,教她剪纸,去年还是前年参加全国比赛还得了一等奖。”

    如今,张老英和她在当地小学任教的丈夫龙明先花了五十来万建起的这栋砖混楼房大可安居了。可她还是没有满足:“我想带好几个徒弟,不要把这个手艺丢了。我的愿望是成为国家级(剪纸)非物质文化传承人。”

    “会的!”

    ——是的,我们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