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投稿电话:0855-8237691 邮箱:qdnzxw@163.com
返回首页 社会新闻 人文风情 主题策划 视觉故事 随手随拍 自然风光
更多图组

已到第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其他图组

已到最后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吴通贤的“传承”之路

发布时间:2018-09-14  作者: 奉力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吴敏

  他叫吴通贤,今年65岁,是施秉县杨柳塘镇屯上苗寨的一位苗族歌师。自小受其父等苗族歌师影响耳濡目染爱上了苗族大歌,多年后不经意间在一次歌师对歌时给父亲“救场”获得认可,被父亲正式“收徒”,从此一发不可收。2017年,吴通贤获得了“迟来的‘爱’”:被列入“国家级‘非物’传承人”。

  “苗族‘刻道’记录的是我们苗族古来已久的事。主要讲的是女不外嫁:姑妈家的女儿必须嫁给舅舅家儿子。如果女方家违背了这个规矩,就要赔给舅舅家牛300头、马300匹、银300两、绸300段等等。那时苗族没有文字,为了‘作证’,便将这些内容以符号的形式刻在一根枫木的两面,然后一分为二,两家各拿一半,以此为证。”吴通贤给前来采访的《贵州全域旅游》杂志记者郭倩聿讲述。

  吴通贤家的屋里放着一根粗大的苗族“刻道”。他说这是改革开放后,特别是“刻道”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后,为了发掘、传承、弘扬、宣传民族文化而制作、用来展示的道具,却也是用苗族群众史来崇拜的枫木做成。

  “这根看起来满面叉叉角角又被叫成‘歌棒’的‘刻道’就像现在的书上的目录。因为苗族大歌有12路,内容很多,就是有一定水平的歌师怕都记不住内容顺序。为了准确地对唱,就需要一个这样的‘目录’来用。你晓得的,作为歌师对歌相当于你们说的那个‘打擂台’,唱错要遭人家笑,有时候一错了还会唱不下去,更是笑死人。”

  “古时以来我们苗族有好多禁忌。‘刻道’上用符号记录的就是在‘娘亲舅大’时代禁止女儿外嫁的一种惩罚规矩,这样的惩罚没有几家能办到的。现在新社会管不住了,也不管了。‘刻道’也只是我们苗族历史文化的一种证明了。”

  “吴老师,您说了这‘刻道’要用枫木来做,为什么呢?你会做吗?小郭问。

  “这就是枫树,是我们苗家的‘神树’。我们苗家盖新房时,做房梁的必须要一根枫木才压得住邪,才会……才会保佑这家人平平安安。史上要刻木计数做为‘证据’,一般的树木不行,要枫木做的才能作证,就像你们现在证明哪样东西是你家的,要两家盖了手印才能作证一样。”

  砍枫木来用也不是拿起柴刀就砍的,那树是有神保护的。不管你要用枫木来做哪样,都要去‘请’,在你选要的枫木树下烧香烧纸敬酒,敬了‘树神’才能动刀。”吴通贤说。

  砍回来的枫树按照需要的长短砍断,削掉树皮刮整平滑,最好是放一段时间,等它收水晾干一半左右待用。

  半干后再来雕刻,那时候不是太硬就好刻,刻好后再阴干就不会变形和开裂了。

  “从砍来枫树削皮、修刮、晾干、刻道、阴干,要一个多月,当然是晾干、阴干占去了主要的时间。别看小小的木棍简单的雕刻,因为有历史、有感情在里面,每回做好一根,都觉得高兴。”

  “这‘刻道’表面看起来也没有好神秘,有一定水平的歌师都能刻制,不过是刻得顺滑不顺滑的区别吧!”

  施秉被列入国家级“非物”的苗族“刻道”被以施秉为代表的苗族歌师们广泛运用,不少歌师为了自用或收徒所需,自己刻制了“刻道”,形成许多“版本”。吴通贤说:“虽然刻的顺序、大小、笔画有所不同,但记录的内容是一样的。”

  “为了尽力传承这个苗族文化,我们没有局限哪个版本,自家做一些图文,方便爱好者学习。我前前后后教了几十个徒弟,有的已经参加了不少活动,有的还展现了相应实力。”

  “刻道”有着悠久的历史,到后来有了一些演变,比如刻在竹制烟杆上的就是其一。由于年代已久,从这根烟杆上也看出一种生活化的历史来。

  “我们苗族的‘刻道’自从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后,不但得到发扬光大,还受到相关部门的关注和相关人员的厚爱。施秉籍国家一级演员、全国人大代表雷艳就号召帮助我们建好了芦笙场,苗族刻道博物馆正在建设中,这是原来想都想不到的。”

  “如今新社会就是好,原来我们苗族‘娘亲舅大’的规定不实行了,年轻人们像你们说的都是自由恋爱了。‘刻道’还被政府搬上了舞台,给人们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

  应小郭之邀,吴通贤信口唱来。那低沉的歌声,就是在叙述一个古老的故事:有凄凉、有无奈,中间还蕴含着一种隐隐的爆发感。让人欣慰的是——这只是“故事”了!

  真不是安排,时至午饭后,两位本村的苗族妇女来到吴通贤家。他说:“她们是来练歌的,已经跟我学了好几年了,基本上掌握了唱法。她们家有来客或者走客外乡都会邀歌,回来又继续和我学。我已经把她们推荐到县级传承人。

  苗族“刻道”历史久远,当初没有文字的苗族大歌蕴含着极为丰富的苗族史事,成为研究苗族文化的重要“非物”载体。随着社会的发展“时过境迁”,吴通贤的传承之路,还长、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