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感受黔东南

发布时间: 2017-12-24   作者: 孙维庭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贵州黔东南首先给我的印象是山多。从湖南的怀化洪江入黔,一路经天柱、黎平、从江、都匀、镇远、凯里等地,然后由贵阳返回上海。全程风尘仆仆,是在深山里穿行的。黔东南的山古老神秘,嶂嶂相连,峰峰奇峭。公路盘山而行,时而向上攀驰,时而朝下开去。如要翻越一座山,弯来绕去好半天,直把人的骨头快颠散了才抵达目的地,但一路风景却让我流连忘返。

1.jpg


  入黔地后,我们一直在苗乡侗寨里转悠,目力所及,皆是苗侗的景物。山固然秀,水也清澈,就是引之为傲的风雨桥和鼓楼也确实精美无比,我却有着身在异乡他域的感觉。但当我驱车赶至镇远,站在新大桥上眺望街巷横竖,商贾如云的城景时。我好像闻得了我特别熟悉的那种文化味道。


  镇远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其“滇楚锁钥,黔东门户”的称呼,说明这里首先是一个军事重镇。城市依山临水,山是石屏山,青色尽染,水是氵舞阳河,碧水似玉。一个城市有山有水,就好像沾染了仙气。河道呈“S”型蜿蜒贯通全城,像黑白双鱼的太极图,为这座古城增添了几分神秘。我在惊诧这座山城美丽的同时,更佩服古人匠心独运地将一座城市的美丽与军事攻防整合在一起。


  镇远乃威镇远方的含义。中国古代有“北方胡,南方越”之说,过去入侵中原的是来自东西北两个方向的游牧民族,而西南诸省一直保持着相对安宁。如果单从地理上说是草原开阔容易运兵,而西南多山,一般情况下力量难以集中,而镇远易守难攻的地形显然在这儿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试想若有一支雄兵设关卡在此,起事的兵马如欲逾越是何其之难啊!史书上所云“欲通云贵,先守镇远”是镇远城在地理位置上的真实写照。想当年这儿旌旗蔽空,战鼓此起彼伏,那是多么的激越,多么的壮入情怀啊!


  汉人在此戍边,也以自己的文化构筑了这座城市。在汉文化抵达之前,这儿算得上蛮荒之地,正是不断地有从中原来的文人,商贩,垦荒者,酿酒师,船工、渔夫……他们来了,并在此扎下根来,子承父业地干了一辈又一辈。于是才有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这满带江南色彩的街巷,有了出售各地产品的商店,有了喝龙井也喝滇红的茶坊,有了适应各种不同口味的饭店,有了大大小小形制不一的码头。至于那些个点缀在街坊的湖广陕甘会馆和建于山间的佛寺道观,更是汉人们寄魂思乡的载体。抚物思昔,可以想象得出历朝历代的先辈们是如何在此苦心经营的。


  如果说镇远的古韵让人沉醉,那么它五光十色的夜景则能给你一种惊艳的感觉。在送走太阳夜色笼罩之时,披挂在屋顶脊角的彩灯瞬间亮了起来,一条街巷便是一道美丽的画轴。步走景移,满地生辉。路边的桂花树,将香气一阵阵地沁出来,空气里弥漫了醉人的芳草味。这时不知从哪儿跑出个放焰火的人,他站在新大桥的中端,朝着氵舞阳河上燃放了起来。一串串礼花腾空而起,有的像彩虹,有的像天女散花,有的像火龙喷舌……焰火放没了,他人也走了。可是原先被他身子罩住的半轮碧月反而升得更高了,倒映在了水中,煞是好看。


  余秋雨曾说过,“镇远有着太多令人着迷的神奇之处,镇远是远行者的精神依托之地”。是的,当我一踏进镇远的刹那间,我确实找到了一种属于自己的文化的认同。尤其在穿越不太熟悉的苗侗地区后,这种文化认同显得格外的亲切。


  大抵一个地方的吃,是与当地物产和气候紧密相连的。江南气象柔和,吃物总带些甜,而黔地雨多水气潮湿,得借助麻辣才得以驱散。但与川蜀的热辣不同,黔味是凉辣,辣而不猛、辣味醇和。黔东南的菜当然也辣,但它在辣的基础上还掺和了酸。他们是每饭必有酸汤。这与当年苗侗山民因缺盐而上山采摘野生酸果调味有关。在贵州的十来天里,一路上虽吃了不少的辣椒,但有酸汤护着,却没觉得胃有什么不舒服。


  过嘴的黔味印象较深的有两个。一是牛癟。牛癟又叫“百草汤”。是宰杀牛后提取其肠胃里未及消化的东西,佐以石菖浦、藿香、川芎等香草慢慢熬制,然后加入牛肉煮食。这吃法很奇特。不但没吃过,也没听说过。但当地人视此物为待客上品。二是酸汤鱼。在上海吃过酸汤鱼,没觉得有什么特好的地方,但这次在凯里吃了,觉得超好。关键是酸汤和鱼的熬制与选用。酸汤是用西红柿熬出的,酸里带着甜,鲶鱼是山间野生的,内质紧密厚实,且富弹性。煮沸后揭开锅盖先喝口汤,入口顿觉两腮发紧,口水横流,然后对着鲜嫩的鱼肉下筷子。那丝丝酸香麻辣,一寸一寸地肆掠你的舌,酥软的麻,让人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