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泥哨声里的流年

发布时间: 2017-12-24   作者: 张凌波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01_副本.jpg


  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的玩具也越来越多,家里的地上、屋角、桌子上、柜子里,甚至沙发上、床上……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玩具。但不知为什么,在这满屋散乱的玩具中,儿子对哨子之类的东西似乎特别钟爱,时不时会拿起来吹几下。那清脆悦耳的哨声常常唤起我深藏的童心,勾起我对童年生活的回忆,让我想起那曾给我寂寞的童年带来无穷乐趣的泥哨。

  我的童年,是在乡村度过的。在苗岭山麓,在蜿蜒曲折的重安江(清水江支流)畔,有个叫岩寨的苗族村庄,这个村庄里的孩子们,跟当时别的乡村的孩子一样,童年生活异常单调、寂寞,几乎没有一点儿现代气息。童年的我们根本不曾拥有过任何一件真正意义上的玩具。那些给我们带来过无限欢乐的玩具大多是我们自己制作的土玩具,如木枪、木车、弹弓、铁环、陀螺等等,而这些玩具其实都是老辈子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如果泥哨也算正经玩具的话,它可以说是我的第一件玩具了。泥哨,也叫泥哨子,我们习惯称为泥叫叫。我们玩的这种泥哨,据说是黄平县旧州镇的苗族老艺人吴国清以白泥或黄泥为原料,在民间传统泥俑、陶俑的基础上,根据苗族传统艺术创新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民间工艺品,人们称之为黄平泥哨。我们那时的苗乡孩子几乎都拥有过这种玩具。每逢乡里赶集的日子,我们都会缠着父母带去赶集,为的就是看看地摊上那些琳琅满目的泥哨,听听从那些可爱的动物身上吹出来的美妙声音。

  那时在乡场上能见到的泥哨,种类繁多,取材广泛,飞鸟走兽、蝶虫蛙鱼、家禽六畜,应有尽有。仅虫子就有几十种,如蝴蝶、菜虫、蜗牛、蚕、虾、蟹、皂角虫、萤火虫、蜻蜓、青蛙等;鸟类有山鹰、猫头鹰、孔雀、燕子、布谷鸟、喜鹊、杜鹃、大雁等;走兽有狮子、老虎、大象、野猪、狼、猴子等;家禽牲畜有鸡、鸭、鹅、马、牛、羊、狗、猪、兔等。即使是同一类动物的泥哨,也有很多不同形态的变化。如虎哨就有卧虎、跳涧虎、下山虎、怒吼虎、扫尾虎、扭头虎、打撑虎、滚地虎等多种。这一个个模仿各种动物而制成的泥哨,惟妙惟肖,形象逼真,多姿多态,活灵活现,给人一种呼之欲动的感觉。你看,那展翅的鸟儿犹如在空中飞翔;那凶猛的虎狼仿佛正在觅食;那悠闲的牛、羊好像正嚼食着青草;那引吭的雄鸡似乎正唤醒着红日……

  这些富有灵性的泥哨,不仅注重形态特征,还特别讲究色调和装饰。如在色彩的选择上,一般以黑色衬底,以红、绿为主要点缀,兼杂黄、白、蓝等色。着色对比强烈、重彩浓绘。这些色调搭配,充分体现了苗族特有的审美意识。如黄色意为五谷丰登,红色象征热情华丽,蓝色表示风调雨顺,绿色代表禾苗庄稼旺盛,紫色蕴意苗家生活富裕。在表现动物身体部位时,往往采用夸张手法画上苗族传统的各种挑花、刺绣、蜡染图案和纹样,使动物形态更为醒目逼真而又不失厚重,近似苗族妇女的五彩衣裙,显得古朴大方,高洁艳丽,给人一种美的享受。而其装饰,也往往与当地群众生活密切相关。如艺人们在制作老黄牛泥哨时,喜欢把牛角涂成玉米棒,把牛耳涂成玉米叶,把牛肩涂成南瓜,把牛身涂满小米、麦穗、茄子、白菜,把牛尾涂成谷穗等,使之富于生活情趣。通过精心装饰,真切地表达了苗族人民对老黄牛的敬仰和爱戴之情,具有浓郁的农耕文化气息和民族特色。

  这些精美的泥哨,造型洗练,刻画细微,深受孩子们的喜爱。但它们毕竟是花了钱才能买来的。我们平时的玩具,大都是家里人给做的或自己动手“创造”的,没花过一分钱。拿钱买玩具,在乡村也算是不容易了。在那物质贫乏的岁月,父母给自己买玩具自然很高兴,玩得很开心,但终究还是有点心疼钱,舍不得买。也许正是因为没有玩具,买不起玩具,只能自己创造玩具,所以我们这些乡村孩子的创造力反而被激发了。我们村里的很多小伙伴,都曾经“创造”过“泥哨”。但遗憾的是,我们捏的这些“泥哨”,只是形似而神不似,不仅易碎、易损坏,而且从来没有吹响过。纵然如此,大家在“创造”的过程中仍然感觉很快乐。不过,也因此明白了,艺术品不是每个人随随便便就能创造的。于是很羡慕那些能工巧匠,羡慕他们有一双灵巧的手。在他们手里,即使普普通通的泥巴,也仿佛有了灵魂;即使在生活中令人生厌的毛毛虫之类,经过他们的处理,也变得童趣盎然,讨人喜欢。

  一坨泥巴,放在民间艺人手里搓搓捏捏,不一会儿工夫,一个个憨态可掬、活灵活现的可爱小动物便捏了出来,作法看似简单,其实很讲究。捏泥哨,先要将挖来的白泥或黄泥拣选纯净,然后用木棒捶、揉、摔、搓,使其细腻均匀,再用特制的泥弓刀切开,等到泥不沾手、无蜂窝眼,即成熟泥时,便可做泥哨。将泥坯即要塑造的动物造型捏好后,在其体外抹上一层清油或菜油,使其表面光滑,待阴干后,用木屑和米糠烘烤一昼夜,烤好的泥胎子变硬且呈黑色,再用水彩颜料上色,并光一层蛋清或桐油,一件件漂亮、完美的泥哨便做好了。当然,制作一个泥哨还有许多道复杂的工序,如还要在其尾部下端捅上一个吹气孔和一个回气孔,即通哨子眼。而且通哨子眼很讲究,否则泥哨吹不响,或者哨音不会那样好听。

  这些制作精美的泥哨,不仅是儿童的玩具,更是一件件散发着独特魅力的艺术品。贵州著名书画家彭冠杰曾在其《咏黄平泥哨》一诗中赞美道:“泥哨俏形怪有神,妙音悦耳又怡人。牛如负轭耕田野,马似脱缰闯野程。犬吠羊鸣鸭嘎嘎,龙吟虎啸鸟嘤嘤。行销世界腾身价,巧制于今更出新。”

  那时候,如果能够从集市上买一两个泥哨回来,对于我们这些穷苦的乡村孩子来说,那是再高兴不过的事了。自然也是令人羡慕和值得炫耀的事。那时候,在苗岭山乡,无论你走到哪个村寨,不时会听到高亢锐利的哨子声,寻声望去,你会见到小孩子们手中拿着一件件小巧玲珑、精美别致的小玩具——泥哨。孩子们或是独自吹奏,或是互相炫耀。

  我也曾经拥有过一个精美的泥哨,情态逼真,让我爱不释手。那是一个山鹰泥哨,它有一双锋利的铁爪和一张勾勾的铁嘴,一双犀利的眼睛,一对强劲的翅膀,仿佛展翅欲飞。每天上学放学,我都把它放在书包里,时不时拿来把玩一下,吹它几声。记得在一次自习课上,因为教室里没有老师,我又拿出来玩,并在几个好伙伴的怂恿下,吹了起来。可一吹响,班主任老师刚好走进教室,自然是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通。这是我小学时代第一次被老师批评,也是唯一一次被批评,至今难忘。

  如今,童年早就离我远去了。有时想起这件事情,就自然想起那难忘的童年时光,想起那些童年的小伙伴,想起那曾经给我“惹祸”的泥哨。它永远抚慰着我不泯的童心,使我感到时光并未老去,使我有着无尽的温馨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