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梅从故乡来

发布时间: 2018-01-10   作者: 刘芳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冬来,梅开。故乡的梅也似这诗,开在诗中,与诗同在。

  开在冬天的花不多,梅花是其中一种。梅,是冬特有的标志,在一次次冬临,一场场大雪中,几树梅花由势而开,冬意盎然。梅花浅淡,碎碎点点,弥补了冬季单调颜色的空缺。梅,是雅致的女子,窈窈的立在那里,像不绝尘世的美人,天地以她独立,空气满是她的气息,连人也是以她为存。

  梅,于严寒绽放,被诗人骚客传送千古。“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山边幽谷水边村,曾被疏花断客魂”。村园小梅,最是引人,疏梅几处,诗意无穷。喜欢“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孤离的驿站,梅花一直在悄然的开着。梅花无主,寂寞有主。梅花有主,尚在人心。一棵梅树,在冰天雪地里静静的开着,不偏不倚,享受着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婉转了千年的诗客情怀。

  家中有梅,入冬后,梅的花苞就开始慢慢的膨胀孕育起来,深褐色的花蕚紧紧的包裹着花瓣,像镶嵌着花瓣的底座。外层的花瓣颜色略深,开放后尽显内蕊的鲜滑,花瓣饱满充盈,含而不露,梅香四散,随风飘远。近了,有股浓郁的香扑面而来,与人撞了个满怀,远了,淡淡的清香一缕一缕缓缓飘入鼻腔,沁人心脾。行人路过,总要驻足观看一会儿,闻一闻,那香,尝一尝,那浓郁。冬梅,送来冬意与诗香,这是苦寒与穷冬里,最能慰人心的花朵,在淡淡的馨香里消逝了寒冷。冬日,虽有不老的青松,却没得一支梅花开得自在。身居千里之外,好在有梅花开,折几支梅花插在屋里,故乡也变得芬芳。

  家梅迎冬,母亲甚喜。梅花不像它树娇贵需农作物秸秆作裹护,母亲从没给它任何特殊的待遇,唯一的待遇就是把一双目光都给了它。再者,连冬都能忍受得了的树,还需要什么呵护呢?需要的,是份淡然的欣赏。母亲喜梅,也因梅开时,父亲与哥哥都要回家,一家人准备过年的物品。梅开,是一个节日,一个相聚的日子。

  院里的梅,中间的枝条高的出奇,像是要挣脱身体,飞向天空里去。父亲在回来时,首先会看见高高的梅树,看到梅树,闻到梅香,家便近了,脚步把梅花流浪的心拉了回来。他们一步一步走到家门口,走到梅树下,咦,梅也是我们的家人呢,与我们一起回来了。梅在院里开花,花开花谢迎来了两个季节。梅花不闲着,送冬迎春,梅花不走,春天不来。梅从故乡来,带来故乡的春冬,送来故乡的消息。

  梅从故乡来,应知故乡事。一梅一故乡,梅香飘过,故乡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