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甜甜的米酒香

发布时间: 2018-02-11   作者: 杨科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醉了,真的醉了。醉在这浓浓的米酒香中,这酒为何这样香,这样甜。也许,它就是我父老乡亲的汗水甚至泪水,一年年的积载,一年年的传承,几百代的酝酿,才有了今天这酣甜可口的米酒香。

  醉了,其实未到家之前我就已经醉了。弯弯的山路,车辆徐徐向前,前面的苗寨如画一般,周围是初冬后橘黄的大山,山脚是一排排沿着山脊而建的吊脚木楼。如今这风景如画的苗寨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我是阔别家乡多年的学子,几年来,山寨的影子在我的脑海里清晰而又遥远。

  下了车,我提着包快步冲向家,站在门口的娘亲用深邃还似乎有些湿润的眼睛望着我,“回来了啊……”我想应一声,但却没有出口。爷爷从屋里走出来帮我接了包,用沙哑的声音说:“回来了,今天咱过苗年。”

  我到了家,妈便忙开了,跑里跑外忙着生火煮糯米饭。一会儿,糯米煮熟了,倒在专用来打糍粑的槽里,活泼的妹妹跑到旁边抢着打起了糍粑来。妹妹累了,我接着,没打两下子就已满头大汗了。正在烧火的妈妈走过来说:“累了休息会儿,让妈来打。”我坚持不让,可妈已抢着打了起来。打糍粑、杀鸡、宰鸭、斗鸟、斗牛、跳芦笙是家乡过年的习俗活动。

  糍粑打好了,菜也做好了。外婆和姑妈来了,伯伯、伯母,大嫂都先聚到我家,香喷喷的菜摆满了桌。一年的劳累和辛苦,换来了欢聚一堂的幸福。爷爷望着满满的一屋子人笑了,深深的皱纹,千沟万壑印在脸上。

  大嫂举起酒杯敬一圈之后,笑盈盈地向我走来,“小叔子,我来敬一敬你这远方的客人。”是啊,我是位客人,阔别家乡很久了,带着稚嫩的心和对知识的渴望出发,而现在回来却觉肚里空空,没有一点墨水,我是否觉得惭愧? 望着香喷喷的米酒和大嫂甜甜的微笑,我干了。

  月色朦胧,对面的牛角坡隐隐地躺在月色中,像位健硕的大汉。我一个人坐在美人靠上,甜甜的酒香,丝丝的醉意,浓浓的乡情。透过朦胧的月色,我似乎看到小伙子和姑娘们在牛角坡上游方。突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我回过头,是爷爷向我走来,“孙啊,明天就回学校了吧。”我点了点头。“现在咱家乡变好了,通油路了,通到那美丽的苗寨。”爷爷醉了,他微微地喘了一口气,“山外的城市很美吧,到了那儿,不要忘了咱家乡,咱这苗寨也很美。”

  是啊,咱这苗寨很美,坐落在牛角坡脚下,白水河岸上。咱这儿的人民像牛角坡一样健壮,似白水河一般柔情。几百年来,这里的人民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演绎着自己的神话! 我不也就是这里的人吗? 我想,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不会忘记我是喝着白水河的水长大的。到了外面我会大声说: 山里有一个美丽的苗寨,那儿是我的家乡!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准备返校,提着包刚走出门口不远,嫂子跑出来叫住了我,她双手捧着一个碗向我跑来,到了我的面前,微微的喘了喘气,举起碗说:“这是咱家自己酿的酒,外边没有。喝了它,不要忘了咱家乡。”我看着香喷喷的米酒,望着嫂子水灵般的眼睛,望着家门口站成一排的爷爷、伯伯、伯母、妈妈和妹妹,双眼湿润了。我把酒一口喝干,提着包不敢回头地向前走……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我再次回头看望牛角坡脚下的苗寨,白水河岸上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