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茅坪古镇与清水江木材市场

发布时间: 2018-03-09   作者: 单洪根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清水江木材运输

  提到茅坪,就使人想到堪舆先生经常挂在嘴上的四个字:风水宝地。茅坪襟山带水,广联苗岭之余脉,雄踞于黄哨之山麓;纳清江,携小江,牵亮江,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总揽八方区位优势,舞活了明清以来清水江黄金水道上独领风骚的木业大商埠。

  想当年,元末明初,杨姓先人由湖南溯沅江而上,来到茅坪,举目而望,江水奔流,河滩蜿蜒,礁石嶙峋,一片不毛。然而,后来的人们不能不佩服杨氏的眼光和胆识,居然在这样一块地方落脚生根并与稍后来的龙姓联姻,演绎了一段农、林、商三结合开寨茅坪的故事。一花引来百花开,随后舒姓、唐姓等等又接踵而至,真可谓顺风顺水,人丁兴旺,地方发达。经过百年奋斗,造就了这一方青山绿水,白云蓝天的宜居古镇。

  老百姓说,“天高皇帝远”。殊不知远在天边的皇帝老爷却给茅坪送来了一个特大的信息,要来这里征采朝廷的战略物资——皇木了。

  朱棣,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四子,通过“靖难之变”夺得了皇权,国号永乐。即决定改北平为北京,从南京迁都于此,号令在全国广征皇木,大修朝廷宫殿。此前洪武三十年朱元璋派楚王朱桢率30万大军从芷江溯江而上,伐木取道200里抵天柱,经茅坪征剿锦屏林宽侗苗农民起义,猛然发现清水江两岸原始森林上不见天,下不见地,莽莽苍苍,一望无边。在其他地方皇木征采殆尽时,这不就是最好的皇木征采地吗?果然,明正德九年朝廷派邓文壁到贵州清水江征采皇木来了。征采皇木是根据资源的渐次递减而沿清水江由下而上推进的。到清代的康熙二十四年,征采皇木之地已从镇远府属天柱的三门塘、坌处、清浪(外三江)上延至黎平府属锦屏的茅坪、王寨、卦治(内三江)。自然而然地取代了天柱外三江木材经营原有的地位。特别是雍正年间,贵州巡抚张广泗采取行政、军事、法律三管齐下的重大措施,一改以往随木业山客、水客任意投宿的老办法,令三寨有能力、有条件的行户(木行)向贵阳巡抚衙院申办统一牙牒(营业执照),以取得木业经营权及其相应的世袭权。并在王寨设弹压局开征木植税。同时经户部咨准,规定茅坪、王寨、卦治内三江分年轮流当江,其他沿江各寨均不准当。从此确立了内三江当江经营木业的法定地位,使之成为清水江几百年来最大的木柴集散地和最大的木材市场。这正如光绪版《黎平府志》所说,“一江木利,悉归三寨矣。”

  内三江之所以取代外三江经营清水江全流域木材,这是天人合一的必然结果。它一有清水江中、上游各县广袤的源源不绝的木材资源;二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是清水江干流以及两条主要支流小江、亮江的汇聚之所,是黎平府、镇远府的水路结合部,更是明清两朝与西部苗疆“化外之地”的沟通渠道,是中央政权经营西南边疆的重要孔道,战略地位极为突出。三是内三江本身属黑苗(古称)地区,但与汉民、汉商接触、交往较早,又能说一口汉话(因此也叫“熟苗”,此三寨以上地区叫“生苗”),在广大木业水客、山客之间,汉区、苗区之间,架起了一座相互交往、沟通、融合的便捷桥梁。这些都是清水江沿岸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替代、无可撼动的。内三江沿江各距15华里,茅坪位下,是内三江之木材市场之集大成者。清嘉庆年间木业鼎盛期间,内三江共有木行340余户,其中,茅坪就占了半壁河山。

  “天下攘攘,为利而往。天下熙熙,为利而趋。”外三江三门塘、坌处、清浪一旦失去了当江的特权和随之的巨大利益,一直不服,便断断续续与内三江发生了持续200多年为谋取主持清水江木材经营权的“争江”斗争。嘉庆十二年,对一起涉及镇远、黎平两府和皖、浙、赣、苏、湘、鄂等省广大木商、清水江沿岸广大林农百姓切身利益以及朝廷重大国课的争江大案,嘉庆皇帝根据贵州巡抚福庆审结此案的呈报,及时作了御批:“各省木商仍请遵循旧章,在茅坪三寨分年投宿买木,严禁坌处等民人,不得再行拦江滋事。”争江斗争得以缓解。

  记得,一位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曾经说过,“一种社会管理制度(管理体制)在较长期的风雨历练中一旦形成,其自身的能量尚未释放殆尽之前,绝不会轻易地退出历史舞台。”自康熙二十四年至民国五年,历经232年的漫长岁月,锦屏、天柱两县商定树碑定立新规,争江斗争才基本止息。特别是后来省内外官僚资本主义企业入主清水江木业,内三江的当江制度才彻底告罄。

  新中国诞生后,主要实行公有制,清水江的木业像粮食统购统销一样,实行国营企业一家经营。贵州省镇远专署和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在锦屏茅坪先后组建茅坪排筏工会、茅坪储木场和黔东南苗族侗族州清水江木材水运局三家国营木材经营企业,面向全国统管清水江全域的木材购销业务。从1953年至1985年的32年间,共购销清水江流域出产的优质杉木4,412,175立方米,强有力地支援了全国各地的社会主义建设特别是国防建设项目和武汉长江大桥这类国家重点建设项目。这无疑是清水江流域明清以来最为辉煌的木材时代。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波澜起伏,但从总的趋势看,清水江的木业市场从明正德九年征集皇木开始形成,安徽、江西、西安,荆楚、江淮、华东、江南等地“三帮”、“五勷”、“十八帮”大小木业商帮群体抱团蜂拥到清水江抢占木材市场,往往返返,络绎不绝,开展各自的木材购销业务,去寻求利益的最大化。除去灾荒、战争和断断续续的争江,清水江木材市场始终此伏彼起,长盛不衰,直到二十世纪80年代中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代原来的计划经济,清水江木材水运局撤销为止,其市场、其影响共持续了430余年,快半个世纪。

  其结果呢,第一是极大地刺激了清水江两岸山民的植树造林和森林扩大再生产。其势如“读不完的书,杀不完的猪,”到处都是“砍不完的树,”青山常在,永续利用。因而养活了一方人民群众,创造了一个财源滚滚的木材时代和一个生生不息的绿色家园。

  第二,为各朝各代政府积累了税费,不同程度地充实了国库,得以支撑一定的经济社会发展。张广泗在贵州“改土归流”、疏浚清水江的两大费用直接从此而来。甚至连光绪版《黎平府志》编篡出版费也来源于内三件木行的“量取渔利”之中。

  第三,聚敛了数不尽的财富,孵化了无数的巨商大贾,循环往复地助推木业市场的波涛巨澜。

  第四,木材东流,文化西进。几百年的东西物资流、资金流、人员流,促进了东西文化的大对接。这种对接主要指东方汉文化的输入和本地的吸收。文斗苗寨是个典型。明代姜春黎溯沅江往西而来,先到铜鼓后安家文斗。他以办学课徒为己任,培植了不少举人外出入仕,因而在锦屏名噪一时。茅坪是数百年的木商文化重镇,到清末民初,一批社会栋梁正是在木商文化的孕育中集群脱颖而出。他们是辛亥革命志士龙昭灵;留苏革命烈士龙大道;井岗时期的红军师长龙 云;空间物理学家龙咸灵;军级铁道桥梁专家唐维伦;留学比利时,回国后在国军和地方担任要职的杨开荣;先后担任洪江、锦屏两地银行行长的乡梓贤达龙燮廷等。

  还有东方的建筑文化、宗庙文化、戏曲文化、饮食文化、风俗习惯等,至今仍在发挥某些潜移默化的作用。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而今我们已胜利跨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新的时代要有新的发展。现在谈得最多最响亮的是绿色发展、有机发展、低碳发展。时下,茅坪以其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打造木商文化旅游目的地这座“无烟工厂”,这正是绿色发展的应有之义,和该镇的历史文化高度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