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老站回顾

赖洞坝:春暖花开好待客

发布时间: 2018-03-12   作者: 吴安明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美酒敬客人

  黔东南新闻网讯 春节过后,黄平的朋友说,一个叫犀牛村的地方要举办活动,于是去了,之后又去了赖洞坝。

  赖洞坝是个苗寨,离县城不到五公里,属于新州镇,雷邦明是这个村的组长,他专门理落寨子里的一些事,诸如“十户一体”、 抱团发展”、“卫生联体”,闹腾不小,搞得村里“名气”大了起来。据说他们把菜花油卖到了广州,把大洋芋送入了超市……哎!还学着古老的苗族习俗“萨方萨盎”,也就是洗寨,传统与现代结合得天衣无缝。最近又说又要举办什么“起活路”节。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远在几千里之遥的南京市,一伙人组成了一个叫“南京结伴户外行”旅游团队伍,非要跑到这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来。作为摄影爱好者,这就得前去观摩一下,同时,也想见识见识这从来没接待过旅游团的村寨有否此能力。

  初五的早晨,天气冷着。我便邀约着好友奉力出发了。

  赖洞坝居住在一个大冲内,有田园几百亩之多,有条小溪田园中走过,将田园分成东西两半。田园里都种着油菜。

  刚一下车,“忽闻岸上踏歌声”,苗歌自远而近,从油菜遮掩的石桥边传来。寻音望着去,六七个盛装青年女子正在那里候着。手里拿着酒杯,一把大壶盛着满满的一壶酒。不管怎么样,这架势让南京的客人诧异不已。这是第一道拦门酒,游 客必须喝了这道拦门酒后才能入寨。入乡随俗,南京的客人们只好照办。眼睛一眯,嘴巴一张,那浓情的酒便让客人脸红起来。客主也就随和起来,先前的面面相觑,此时已变得成一家人了。

  接待地是在村子中心的一户人家,有围墙,有院落。院门是书作一副对联,上联是“托党的福生意兴隆”,下联是“靠政策财源广进”,横批“苗家腊味坊”。从对联得知,原来这是一户从事苗家腊肉生产经营的农家。

  要想进院落,必须得过酒门关。此时的几条大汉把握院门。酒仿佛对南京的客人并不在意多少,他们只是在意这种情绪,这种接待的方式。当每一个客人与主人对那一角米酒讨价还价时,人们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拍照,没别的意思,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环境,大家在意的只是痛快。那一角酒下去,气没缓过来,围着的人们便兴奋着。也就是这样,客人们如数通过那一角角酒后,人们就算入席了。

  右边的屋檐角下,几个妇女正编织着网格装红蛋。一个客拿起那串串红蛋,她似乎醒悟过来:听说云南贵州十八怪,鸡蛋拿来串起卖,原来这串起鸡蛋出卖的发明权当就是眼前的这些苗家人了。客人到来,苗家人会挂红蛋,其意在于祝贺幸福安康,生活红红火火。而另一层意思是祝愿客人子嗣繁衍,人丁兴旺。

  酒饭还没熟,跳几曲舞吧。先是当地苗族妇女们跳几曲板凳舞,这是苗族必不可少的舞蹈,然后就是大街小巷流行的广场舞。南京来的客人也不视弱——比不了什么,我大城市来的还怕你广场舞成?你方跳吧我登场。这歌,这舞,把一个小小的苗寨搅得异常热闹。

  饭菜备好了,八张新打制的长桌分成两排摆放,菜是庖汤肉、老烟刀(腊肉)、酸汤鱼、土香肠、血豆腐、鸡稀饭、盐豆腐、炒酸菜、酸汤菜等,都是些苗家常食的家常便菜。可这土菜土得有滋有味。一个姓朱的客人说,我们就喜欢这土味道。如果不是土味道,到赖洞那叫作白来了。

  其实席间也是不自由的。人均一杯酒在那摆着,在这边吃边聊中,人们相互留下微信等联系方式。酒过三巡,话也就多了起来,原先羞怯之态,通过觥筹交错之后,此时还真达到“坐起而喧哗者,众宾欢也”。

  苗族妇女们的歌唱了一遍又一遍。当然,苗家人唱歌是不能重复的,每让一个人喝酒之前,先歌后敬。有壮实或好事客,则用“高山流水”之方式敬酒。右边几个女人把着,每人一个大碗依次自上而下排开,酒从最上那碗左右倒下,那还了得,至客人接受的那碗是已经是盈盈一水了。这也叫礼数,得一口呡下。酒没下完喉,一块大大的肥肉如约而至。轮到喝这种酒,你泪都被逼出来。这次长桌宴得到这种“待遇”的客人不乏其人。

主客共饮长桌宴

  长桌宴还没散,你怎么舍得走?但天色已晚,该喝的喝了,该吃也吃了。送客的时候到了。此时,主人又是歌又是杯酒奉上,挂上红蛋,献上红巾,又在他们的脸上打上花印,再喝一次大门的牛角酒,也才算结束。

  赖洞坝第一次接待这样的游客,而且做得很好。组队的朱女士说,到过很多地方都商业化了,吃饭喝酒唱歌都是应付似的,没有互动。她们从南京来,在贵州已转了好多个地方,她认为这个名字特别深殊的赖洞坝做得最好,最富人情味,最值得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