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一位优秀青年学者的博学成果——评《毛泽东与侗族》

发布时间: 2018-06-21   作者: 李家禄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黔东南日报社举办“中国梦·劳动美”演讲比赛,我受邀担任评委。青年记者敏而好学,学而好思,写得好也说得好,善于沟通表达,佳句迭出,故事感人,见证本土一批新学人如新星冉冉升起,我无比欣慰。演讲赛结束,又得到宋尧平赠送的《毛泽东与侗族》一书,更是惊喜异常。

  尧平是与我关系极善的学弟。 拿到他的书,我一直想抽时间写篇评论,但有时间没有感悟,有感悟又没有时间成篇。《北侗婚恋习俗》《黔东南侗族节日文化大观》《侗族酒文化》《读书乐》还摆在我的床头柜上,不时拿起翻一翻,却仍然不著一字,内心颇有愧于尧平的信任。

  其间也有过著述的冲动,看到《读书乐》诸多篇什,坐在电脑前开机等待下笔,谁知一个开会电话,就把感悟如火星般浇灭。不过,我敬佩尧平十数年如一日的读书精神,古代典籍、现代人文著作、乡土作家作品,无论优劣、不计名声大小、内容杂芜,皆收入书架,广泛涉猎。

  我崇尚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一是凡有字之书籍,拿到都要翻一翻,印证入脑海,只待日后使用再搜寻;一者为经典书籍,一时间读不了,也求购收藏,厚实书架面额,平时拿来看一看,假以度过闲暇时光。尧平则不同,一旦拿起一本书,就会老老实实地读,一门心思投入其间,读得进,还读得通。他手抄《现代汉语字典》近三年,接近一千天。我上高中时,英语老师曾讲过文革时期一位放牛娃读《英汉大字典》的故事,放牛娃读通了字典,高考时一鸣惊人,后来留学国外。这或许是老师为激励后生而杜撰的故事,但求学少年都相信故事的真实性,我也一度将汉语字典和辞海等放置茶几,时不时翻阅,想将其读懂读通,最终却没有通读。缺乏坚持的精神,或许是我至今了无成就的原因吧。尧平不仅一字一字抄字典,还一天一天不间断地写女儿成长日记,更是一天一则地读《论语》《诗经》《周易》等经典,每读必写读后感。在QQ空间看到他写的读后感,虽然对读书感悟或赞同、或可商榷,但却感动于他的执着精神,甚至因为后生可畏而产生一种威压。记得龙连荣老师曾说,读书要用笨功夫。尧平似乎得了这话的真谛,做足笨功夫,却读出了灵性,收获了丰硕成果。

  首先,《毛泽东与侗族》研究成果之所以能够立项出版,正是前辈学者对作者文化研究方向、敏锐学术视野和文化自觉的充分肯定。侗族或苗族历史上都曾经是小族,过去苗族侗族尚不为族,仅称为苗人侗人。中华民国初期的政治口号提“五族共和”(汉满蒙回藏)。少数民族后来之所以受到重视,得益于文化研究与民族甄别,将文化习俗不同的少数民族从其他民族群落中分别出来,提升起来。更为主要的是得益于党的民族政策,得益于宪法法律。正确的民族政策使五十多个少数民族如盛开的鲜花,灿烂绽放于民族文化大花园。研究《毛泽东与侗族》的密切关系,就能了解侗族由一个历史上被深度边缘化的民族如何获得了精神上的自由、人格上的独立和文化上的尊严,就能够理解和支持党的民族政策,自觉地拥护党的领导,促进各民族团结进步繁荣。

  其次,这一丰硕成果得益于作者板凳敢坐十年冷的踏实治学精神,是用勤奋好学之汗水浇灌而盛开的学术文化花朵。最近两天,我在给著名侗族学者陆景川《千年风采》写书评,谈到其洋洋洒洒六十余万著述,借用了毛主席的话评价: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换而言之,一个人写一篇文章并不难,难的是写一本书,或许写一本书并不难,难的是数十年如一日,写成蔚为大观的系列作品。尧平写《毛泽东与侗族》亦如是,要编辑查找一篇或数篇文章并不难,难的是从浩瀚史籍资料中搜集出数十篇几十万字而成册。尧平采用的资料来源极其庞杂,有志书记载,有资料汇编,有办公通讯,有个人回忆录,林林总总,都需要广博的视野,广泛的涉猎,艰辛的收集,精心的剪裁,方能著成自成体系的学术成果,方能让读者从中感受到革命领袖宽阔的胸襟、博爱的情怀,对少数民族平等而深沉的关怀与呵护。这正是本书所表达的民族团结进步的核心思想。

  其三,体现了作者文化著述方面娴熟的表达技巧。在长期的革命实践中,毛泽东主席关心少数民族同胞的命运,关心侗族人民的自由幸福生活,与侗族及侗族优秀儿女多有交集。这会让作者面临一个如何选择典型材料,如何谋篇布局的问题。面对浩繁资料和众多典型人物,他巧妙选取了“通道”侗族自治县作为书籍的开篇。文眼定于此,不言而喻,有两个好处:一是通道转兵体现了毛泽东在革命紧要关头力挽狂澜的伟大历史作用,才有接下来的黎平会议、遵义会议,也才会有毛泽东领导工农红军、领导中国革命战胜无数困难,迎来了伟大胜利。二是通道是侗族自治县,黎平也以侗族及侗文化为主,间接地反映侗族人民在革命最困难时期,与毛泽东、与共产党站在一起,心连心,永远跟党走。也说明侗族是勇敢的民族,革命的民族。作者还精心挑选侗族儿女中最优秀的人物,反映他们与毛泽东风雨如晦的深厚革命情谊、战友情谊。如龙大道、粟裕、杨至成等侗族优秀儿女,在党的领导下,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自由和尊严,赴汤蹈火,不惜流血牺牲,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巨大贡献。建国之后,作者则主要表现革命领袖对侗族地区发展的关注,对侗族人民的关心爱护和支持,希望与全国人民一道过上幸福生活。如接见优秀妇女吴爱英,关心侗族大歌及女歌手吴学桂,关心侗族文化发展等。表明在党中央关怀下,侗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与全国人民一道昂首阔步前进,过上了自由幸福的美好生活。

  本书在体例上有一点值得探讨。如《毛泽东在通道会议》文后,链接了“通道会议的一些情况”,将李维汉、罗明、李聚奎等的回忆篇章摘录,从史实表达角度,则无不可。后面章节也采用了相同的体例,于作者而言,是不是想建立一种新的学术范式?于严谨的学术著述而言,杂入其它内容会分散著述的影响力。从读者的角度,是否会影响阅读的一致性和连贯性?但从文化创新的角度而言,这种体例上的探索也是值得尝试的。

  总之,尧平以他的博学多思,精心编著《毛泽东与侗族》,较好地反映了侗族对革命的巨大贡献,反映了侗家人与领袖的革命情谊,侗族人民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取得了飞速发展。通过阅读本书,使普通读者能够感念毛泽东及党中央对少数民族的深情厚意,对各民族未来的团结繁荣进步满怀期待,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