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打岩塘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 2018-07-02   作者: 龙立榜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饮誉省内外的“打岩塘”地处锦屏县平路镇境内。打岩塘原指卦治以上3公里处的几户人家,随着石材市场和石材开采区域的进一步扩大,日今的打岩塘所辖范围就包括偶里、留纪、南堆、讲略等村寨的沿江一带了,这里的石材具有成形规则、纹理密致、颜色纯青、千年不生苔藓的特点,产品远销福建、广西、湖南、江苏及周边县市,成为黔东南乃至贵州的石材产品的主要生产基地。

  早上7点左右,村民们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或骑摩托车,或开轿车,男人西装革履,女人衣着艳丽,一路欢歌地来到各自的生产车间,换上工作服,系好安全帽,石狮、石龙、石栏、石饰板等产品就在他们操纵的隆隆机器声和铿锵的錾石声中脱颖而出。中午休息,男男女女就在卦治电站库区岸边或游泳、或浣衣、或哼着山歌做有针线活。傍晚收工回家、男男女女又换上那身干净整洁的衣服,春风满面,谈笑风声地排成一条长龙回家……

  打岩塘有一段不同寻常的来历,话还得从大官滩说起。

  大官滩是打岩塘上游1公里处的一个河滩,在平略镇的讲略、留纪、南堆3个村的交界处。过去,大官滩水势汹涌跌宕,舟楫上下十分艰难,常发生舟覆人亡事件。雍正初年,黎平知府张广泗一次乘轿来锦屏体察民情、视察民生,行经讲略河边几棵大枫树下时,张广泗要求停轿小憩片刻,避一避火辣的太阳。须臾,坐在轿里摇蒲扇的张广泗突然听到树脚下纳凉的轿夫惊叫道:“不好了,船流了。” 张广泗忙下轿一看,果然看见一艘载运大米的船只流下河去了。原来这艘船撑上转弯急、水流恶的大官滩时,岸上的纤夫把缆绳拉断了,船只像无头的鲢鱼一样打着转儿顺水漂流,好在船上的篙手个个都是高手,没流去多远就把船撑靠岸边了。重新接好缆绳后,篙手撑船,纤夫拉纤,继续把船拉上大官滩。因大官滩水大滩急,货多船重,张广泗看见岸上纤夫手攀足撑奋力拉纤,纤绳深深的勒进肩膀里,汗珠滴石入江,顿时心生恻隐,亦叫上轿夫,一起加入拉纤行列。(大官滩之前不叫大官滩,“大官滩”就是因这次张广泗投身拉纤而得名的)

  张广泗亲身体验了撑船上大官滩的艰难与凶险后,他决意要大修整这个险滩。当时清水江很多地方处于“梗阻”状态,清水江中上游两岸的千里江山处于闭关自守的“化外”“蛮瘴”之地。为了“王化”苗裔部落,畅通水运,雍正七年(1729)时任贵州巡抚的张广泗受云贵总督鄂尔泰之遣疏通瑶光以下河段,张广泗委派黎平知府张钺、锦屏知县廖贞、天柱知县洪兴运具体负责,还专门强调了要对大官滩进行大规模的修整。

  当时工程常以地属关系强征役力,修到大官滩时,张钺等官员便命令坐落于清水江左岸的留纪人三个月内将大官滩修整好,将急弯改成大弯,把大落差改小,保证舟楫安全过往。留纪人一没凿石工具,二没凿石技术,三没银钱雇人,这一纸令文当时可难住了只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与泥巴打交道的留纪人。经过几天几夜的商榷,最后决定去湖南宝庆请石匠来疏通河道,以民众集资的办法,有钱出钱,无钱的用田作当。宝庆人被请来了,一行30余人,有谢、马、罗、刘、唐等姓。留纪当时出钱出的很少,大多都是用田当出,后来宝庆人为了留纪人当给他们的稻田不至混淆以及彰示稻田的所有权,特成立一个协会组织,命名“财神会”,在留纪人当给他们的每坵田角都深插一块刊刻有“宝府财神会记”字样的石碑。(现在留纪寨的路面、井边、田边地角都看见这类碑石)

  湖南宝庆人修完大官滩后,为了能继续耕种留纪人当给他们的稻田,再则他们在修河道时发现这里的石头易开采、成形好、颜色青秀、板面宽绰,考虑到在这里边种田边从事石材开采加工一定比在湖南老家更容易养家糊口,便与留记人签了十年的石材开采合同,地点选在留纪河边小地名叫“老塘孔”地方。不出3年,这些湖南人的经济生活有了很大的转变,生产的石磨、石碑、石确等产品十分畅销,北京顾和园的部分石材工艺用石就是宝庆人卖出去的。

  宝庆人在“老塘孔”大肆开采青石材,沿江两岸的三门塘、坌处、茅坪、王寨、卦治、平略、河口、南加等等村寨的青石文化差不多都出自宝庆人之手。当时,他们的食用油都是留纪提供,留纪用山茶油去跟他们换取一块块青石板来铺路,从留纪寨上到河边的那条完全是青石铺就的山道就是用山茶油跟他们换来的,过去就称这条石板路为“油街”。当时“老塘孔”甚是繁华,为了能从“宝庆佬”手中捞些碎银子,四里八乡的山民常拿鸡鸭、山茶油、蔬菜等来卖给他们,据说那里曾摆过八个肉铺子,足以说明当时的繁荣。“老塘孔”也发生过一次矿难:一个早上,人们叮叮当当的在山脚下撬石凿石,开石坑口突然崩裂垮塌,把正在劳作的人一个不留的深埋在地底下,只留下几个在屋边雕刻、整錾子、和在江边洗衣洗菜的妇女。现在“老塘孔”的山林里还有很多刻有“胞兄”“胞弟”字样的墓碑。

  矿难发生后,宝庆人东零西凑还有七八户人家,这七八户人家再不敢在“老塘孔”居住了,而是过河去再往上300余米处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落座下来,在河边零星采石加工为生。优质的青石材料配以他们精湛的工艺,石材产品交易十分红火,多少年后,这地方就成了著名的所谓的“打岩塘”。

  这些宝庆人在打岩塘土改后成了当地居民,属非农业户口,从1965年至2000年已全部搬迁到平略和锦屏县城居住了。2006年卦治电站建下闸蓄水后,当年打岩塘旧址就永远淹没在卦治电站的库水里了。

  打岩之所以有名,除了具有得天独厚的优质青石以外,精湛的雕刻工艺更是主要原因。自打岩塘诞生以来,出过许多能工巧匠,雕刻的花鸟虫鱼惟妙惟肖,十分美观精致。直至现在,当年打岩塘在各地方都或多或少的遗留下一些石材工艺品,也留下许多动人的故事。

  随着社会进步和市场经济的日益发展,打岩塘的石材开发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壮大,生产工具不断向机械化、现代化转变,石材产品也从粗犷单一向多边模式发展。生产工具也从过去简单、粗犷的钢钎、錾子发展到投资上亿元的机械设备,生产的石材产品也从过去单一的石碑、石磨、石碓跳到石饰板、石龙、石狮、石桌、桥栏、居家摆设、园林工艺等等,随着产品广泛输送和工艺的进一步提高,“打岩塘” 这古老而闻名的地方就更具盛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