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镇远铁溪探秘

发布时间: 2018-07-04   作者: 陶钟麟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铁溪龙潭

  步入镇远古城北 角,峡谷中一条溪流如青萝玉带蜿蜒而来,这就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潕阳河十大景区之一铁溪。铁溪由层峦叠嶂,云遮雾罩的武陵山西余脉群峰之下,-路奔腾湍流21千余米注入城东潕阳河。溯溪流而上,其中已列入核心景区游览线路全长约12千米。其实从城北角铁溪口就已进入景区万仞壁立南北对峙的天然大石门。今天,在此复原了铁壁三关楼。这确是一个天然山水雄关。

  从空中俯瞰:铁壁三关大门至铁溪四里桥当是山水画廊前沿,民间称铁山溪;从四里桥巨笔门至半坡田应为画廊中段,民间称翁仲河;再从半坡田步行到龙池或更深远的村寨,民间称马路河。马路河是画廊的后段未开垦的景观压轴。

  铁溪中段集中了独柱奇峰、藏酒溶洞、溪边古柳、等-系列景观。中段入口刚好就在黄桑溪与翁仲河的交汇之处。而翁仲河则因这里有古代武将阮翁仲的冲天独柱石守护而得名。就在小桥周围,峰峦奇异,洞穴幽深。犀牛出洞、石人打伞、石人爬坡、石人吹喇叭、仙人晒衣、十筒炮等景观散布其间。当地民间还流传有关这些奇峰怪石的故事传说。这一段的溪流中聚三攒五散落着许多巨石。传说是当年为修祝圣桥,张三丰用赶山鞭将山上石壁取下,沿溪赶进城东头牌,为修桥用料。当然,当年的文人墨客也到此留下不少诗作。明成化年间贵州按察司副使陈揆到此游后有诗赞:“野云带雨岩前落,石室幽深鬼斧凿。马蹄无处避红尘,遐荒乃有此坵壑。-樽相对共倾倒,千尺缨尘亡羁缚。掀髯长笑回轻舟,惊起长松一声鹤。”与陈揆同时代历任过湖广布政司参议的文斗王鼎也留诗咏叹:“向来耳目若聋聩,谁信此中罗万汇。醉眠云屋寒沁衣,渴饮石泉清入胃。山回谷转花木深,全仗新诗与经纬。赏心乐事-时并,西山日落鸦归未?”古人的集游雅咏,为生态铁溪增添了历史人文神韵。

  进入巨笔大门不远处一峰兀立溪边,崖壁险陡如屏。中有犀牛石洞,据传洞深长不可测。曾有人循山洞前行几十里未到头而折返。犀牛洞中集大瓮窖藏贵州青酒,藉天然清幽洞府以蓄藏玉液精华,生态窖藏,使青酒更臻醇浓异香。

  以金凤山群峰大石柱、参天古杉、桂树农舍、山脚溪流为地标,组成铁溪中段这一带旖旎山景。溪边,硕大的古水柳掩映照影清溪,又形成格外的系列画面景观。山奇水秀,绿树青葱, 溪水清冽。一溪好幽境,夏秋好清凉,负离子充沛,是难得的天然大氧吧。于是,-到夏、秋,城中人便携老偕幼纷纷前往铁溪避暑乐享清静幽趣。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有眼光的农户看到了旅游商机。先是老桂花村蒋氏农户高挑起了招客酒旗,尔后,沿溪边的农家便纷纷效仿,农家乐如雨后春笋蓬发开来。10多年以后,农家乐居然发展到一百多家。虽然开了公交车,来往穿梭于铁溪的车辆仍络绎不绝。人们都蜂拥进入这个离古城近在咫尺的原生态世外桃源寻奇访幽,沁沐氧吧。2016年春,黄土画派著名画家刘文西,百元人民币毛泽东画像作者率西安美院教授一行到此对景写生,竟然对这方山水着迷依恋得久久不愿离去。

  从半坡田停车场到龙池一带是人行步道。这-路溪流两岸山峰尤为峻峭奇拔。山林丛中,-冲天石柱傲然挺立,直指苍穹,那原始形态令人遐想称奇。越是往里行进,谷底更为狭窄幽深。山上原始混交森林苍翠蓊郁遮天蔽日。森林与翠竹在梦幻中散发迷离诱人的清气。色彩层次从初春的嫰碧,流入翡翠滴入墨青。就在这莽莽山林中,交叉参差枝头间珍奇异鸟互唱应答,莽山鸟语,更显寂静空蒙。

  沿林荫步道绕行,山上粗大林木密密扎扎,蓊郁如翠绿云团遮天蔽日。巨藤如蟒盘缠大树形成奇观。正行走间,忽见一股清流从-排高耸的大羊角树下奔泻岔出。大树旁,-池幽蓝静躺山中。这就是名声远震的铁溪龙池了。

  龙池在山崖下,高出下端溪流河床约3公尺。池子呈椭圆形。目测四周,长约60多米,宽约20多米。表面池水平滑如镜,水色如宝石幽蓝。-层细白雾袅袅蒸腾。但若天气变化,湖水即刻变为墨绿,暴雨将至又呈黄绿转深绿色彩。最为称奇的是到了湖水出口,往下流出的溪水却晶莹透澈洁净清凉没有任何色彩。

  环视龙池,仅见出水处,并无入水口。刀削斧砍的山岩壁深插池中。其上上,粗大的岩树-年四季青翠-片。林中又没见飞瀑流泉溢出。这幽深莫测的龙池水从何而来,又潭深几尺呢?还真有人想一探究里。四+多年前,几个知青见那深潭中时有红色大鲤鱼出没,不听乡人“那潭中鱼是神物不可惊扰”的劝告。这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青趁大太阳,悄没声息地来到深潭边。他们将配好的药倾倒水里,又用竹竿挠扰扒开。就在汚黄药液波散瞬间,这四周阴云四合,天突然乌黑一片,潭周围阴风惨惨,树叶扑乱飞翻。瞬间,倾盆暴雨被狂风裹挟着铺天盖地骤降。几个愣娃吓得心惊胆战,抱头飞跑逃离现场。这并非杜撰,确有其人其事。又过不久,惊魂稍定的几个愣青又想探察龙池到底有多深。于是他们去山上砍了3大梱苦竹,又找来半扇石磨。几人将苦竹剖开纽绕结绳,又将石磨梱绑抛沉下。3大梱苦竹绳放尽,算下来,近两百条苦竹,每条以2米计, 也该有300多米。这么长的竹绳送下,居然还感觉不到石磨沉底。太阳隐没在如屏的森林后,天渐黑下来。3人弄得力尽疲竭大汗淋漓,无奈又只好弃竹绳而归。至今,谁也弄不清楚这龙池到底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