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时光复活在文斗

发布时间: 2018-07-09   作者: 王芳焯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时光总是这样,来不及等人细细静思沉淀,它便从你身旁悄悄溜走,留下遗世的空白。

  春夏之交,草木葳蕤,有幸与文斗谋面,这念叨了20多年的话终于得以实现。

  文斗,这个词对我并不陌生,在孩提时就已跟它结缘。侗语称之为“引渡”,直译大概就是路引河渡之意吧。侗话之音,自有其义,或许“文斗”与“引渡”之间又有着某些更为深层的关联呢!

  现在的文斗入选“中国景观村落”,被誉为“民族环保第一村”,且驰名中外,借助这次锦屏文书森林文化价值调研之机,我如愿与之相遇。

  走进文斗,犹如踱进一段旧时光,抚摸一段历史的掌纹。

  整个寨子坐落在半山腰上,三面环水,古木荫稠,绿意盎然,虫鸣鸟叫不绝于耳。气势恢宏的青石板路盘岭而筑,从清水江边蜿蜒至山顶。

  古树、古道、古碑、古寨门把这个被绿树环抱的寨子点缀得古韵十足。而文斗苗寨的“古”,古得纯净独特,没有半点的现代气息,寨子里看不见一栋砖房,鳞次栉比的吊脚楼散落在丛林间,散发着杉木的幽香。遗留的两棵“皇木”斑驳兀立,直插云天,鉴证了当年朝廷征采“皇木”时清水江中下游流域鼎盛几百年的木商时代。

  树是文斗的象征,一切因树而起。自古文斗就流传着“娶一个媳妇修一段路,生一个孩子种一棵树”的民间规定,且早在明代万历年间,文斗人即已习惯“开坎砌田,挖山栽杉”的山田互补、林粮间作的农林结合生产方式。

  在这种独特的传统良习的温润下文斗寨史彪炳600余载,于清后期至民国被称为“人才之乡”,孕育出的600多棵珍稀古树、100多通古代碑刻、3万多份明清契约文书皆因由文斗人于大自然中平衡取舍衍生而来。栽树砍树、书香教化、生态持续,三者环环相扣,循蹈不息,生动地诠释了人与自然持续和谐发展、保护与利用并存并重的生理哲学。

  “不拘远近杉木,吾等依靠,不许大人小孩砍削,如违罚银十两……”“本寨护寨木,不许后代砍伐,留以壮丽山川。”这是清乾隆年间文斗寨门旁屹立至今的“六禁碑”和“环保碑”,敦告后人爱护树木,尊重自然。

  可见,文斗苗寨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敬畏自然的文化自觉早在清朝时期就已约定俗成,加上乡贤教化和刊碑警示的潜移默化成就了这个山娟水秀的传统村落。

  84岁高龄的姜高松老先生精神矍铄,为人谦逊且谈吐文雅,谈及文斗一脸自豪。他回居家乡是因为挥之不去的乡恋情结,至今身体健朗主要得益于家乡山水的滋养和乡贤人文的教化,晚年之余愿做“义务导游”为家乡的诚信精神和生态文化“代言”传播。

  文斗的民俗风物、人文轶事、木商文化在姜老的口中娓娓道来。

  人生有界,自然无穷。在姜老看来,乡土文化是一本厚重的大书,文斗在某种程度上为回答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哲学“终极三问”提供参考。

  顺着光洁铮亮的青石板路拾级而上,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总觉得踩在脚下的是一幕幕恍如昨日的烟尘往岁。时光复活,跫音回响。历史的氤氲,弥漫而悠久在这条古驿道上,“伐木之声铿訇空谷,江淮木商络绎于道”的繁华场景再现跟前。

  天色渐晚,余晖洒落在古朴的寨门上,几位村民从山里劳作归来,坐在石櫈上休憩闲聊。见我举起相机,脸上露出半为羞涩的笑容……

  文斗人是令人羡慕的,他们世居深山,守护绿色,人树共生,自得其乐,“六禁碑”的条文镌刻在石碑上,更烙印在心中。从文化自觉到文化自信的先觉履历中,几百年来坚守着保护自然、取之有度的生存信条,堪为当世典范!

  往昔人养树,如今树养人。现在的文斗人得到大自然的回馈,树成为这个传统村落的“绿色名片”。当今学者游人接踵而至,文斗人通过开发乡村旅游而壮大集体经济,为这个深山古寨开辟了一条绿色生态的生财之道。

  文斗是一个挽得回时光,看得见历史,摸得到乡愁,供得起灵魂衣钵的地方。走进它,时光逆转到几百年前,让人看到珍奇的历史和过去的自己;当一离开,我们又不得不回到纷扰繁杂的当下。

  可时光总是这样,没等人好好细嗅文斗的味道,不依不舍间就要离开了,许多遗落的心灵密码期待着下一次品读解开。

  不过我深信,纵然没有世人冠以炫目的光环,文斗还是可以保存其独有的姿态,顺应自然、天人合一的生存法则还会一直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