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大美黔东南 绝佳好景致——雷打塘、崩坡塘双“塘”探奇记

发布时间: 2018-10-23   作者: 王康年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准备出发

  千年遗梦“雷打塘”“三塘鼎立”,神奇的传说等你来揭秘,或许还能邂逅“迎客雨”!

雷打塘全景

  “九里龙塘”“十里干溪”“崩坡塘”的老红豆杉树会下雨!

  很久以前就听说过,黔东南有两大天然山间湖泊,本地话叫“塘”,分别是剑河清水江畔的“雷打塘”和榕江平永的“崩坡塘”,两塘北东—南西直线距离约66公里,其中剑河雷打塘据说除威宁草海之外是贵州第二大天然湖泊。

雷打塘双龟戏水

  雷打塘位于剑河县南加镇北东约4公里,由大、中、小的“嫂塘”“姑娘塘”和“狗塘”三塘组成,涨水时三塘连成一片,枯水时又各自成塘。其中嫂塘最大,根据谷歌高清卫星影像测量,嫂塘长约900米、最宽约215米,长轴方向北东向,姑塘长约185米、最宽约135米,长轴方向北西向,三塘水域面积约0.143平方公里(14.3公顷,214.5亩),水域周长约2.65公里。

  崩坡塘位于榕江县平永镇北面约15公里的大山深处,据《中国水名词典》,崩坡塘“为天然池塘,塘面最宽处160米,最深处10米。塘周植被覆盖良好,苍木葱郁,碧波青障,环境幽静。相传在300年前,暴雨天作,山坡崩塌,截断乌婆河水形成湖塘,故名崩坡塘”。根据谷歌高清卫星影像测量,崩坡塘沿溪沟曲弯展布如“飞龙狂舞”,长约1000米、最宽约190米, 水域面积约0.08平方公里(8.02公顷,120.36亩),水域周长约2.48公里。

  一次说走就走的“微旅行”,搞地质人的工作习惯,行前对两“塘”的卫星影像进行了遥感解译,大致解译出两个老滑坡的边界和主滑方向,准备好地质工作必备的地质图、地形图和罗盘、地质锤、放大镜、卷尺、记录本等,无人飞机和压箱已久的尼康单反加6镜头不可少缺。

  晴天下雨“雷打塘”

  国庆长假第一天,在拥堵的沪昆高速上缓行近两个小时,我从剑河县城下了高速,呼吸着江面上拂来的清新空气,沿清水江畔驱车而下。扩建后的311省道路面不错,道路虽然弯弯曲曲,但车辆稀少,差不多两小时就路经雷打塘到达南加小镇,我成了镇上最好旅馆—红荆花大酒店的第一位旅客,休息了两个小时,下午四点开车来到雷打塘。

  在与寨中村民的闲聊中,说起雷打塘的传说故事,朴实的村民们话语滔滔不绝,而且还一口气讲述了好几个版本,这里主要介绍一下凄美的爱情版本。

  相传千家苗寨有一个美丽的、能歌善舞的苗家姑娘,在一次“六月六”赶歌场上遇到一个打猎的汉族后生,两人对了三天三夜的歌,难分输赢,于是心生爱慕,一个非姣不娶,一个非郎不嫁。奈何姑娘的父母极力反对,并在寨子里给她包办了一门亲事。两人见迎娶无门,只有选择偷婚。姑娘和嫂子亲如姐妹,眼看这对有缘人就要被拆散,善良的嫂子可怜小姑,一天夜晚帮助小姑逃出闺房,可惜还是被发现,全寨男人带着火把猎枪,牵着猎狗满坡围堵,结果汉家小伙的猎狗为保护主人被寨子里的狗咬死,尸体被抛下深涧。这对年轻人被围堵在木桥中间,知道被抓回去也要被乱棍打死,干脆双双跳崖殉情。嫂子也因为违反家规,被浸猪笼处死。老天爷实在看不下去,就用雷电火闪劈得山崩地裂,把整个寨子淹埋,嫂子变成了嫂塘,姑娘变成了姑娘塘,忠实的猎狗变成了狗塘,勇敢的汉家后生变成了一座人形山陪在姑娘旁边叫人形坡。正好那天是“六月六”赶歌场的日子,寨中所有的姑娘后生为他们唱了三天三夜的山歌,于是“六月六”赶“歌场”的习俗流传至今。

  传说精彩感人,以神化的故事来解释当时不能解释的地质现象,这也是我泱泱华夏几千年非物质文化传承的主要形式。以神化精彩感人的故事,从孩童时起,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讲故事的影响和教化下,长大做一个善良正直的人,是我中华民族最原始、最传统的文化教育和传承方式。塘边的村民从小受传说的教化和影响,民风淳朴厚道,敬畏雷雨自然,对人友善,家庭和睦,即使偶有纷争,怨仇从不隔夜,若有陌生人来访,都要杀母鸡款待。更有周边认为命中缺水的人,都要前来祭拜雷打塘为“干爹”“干妈”,不辞艰辛带鱼到塘里来放生,希望得到雷打塘的护佑。

  第二天一大早,我再次来到塘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塘堤边上,看农家晨烟四起,听村中鸡鸣犬吠不绝,看湖面碧波微微,听林中鸟语虫鸣悦耳,静静地感受着塘边宁静的气息,深吸一口塘面拂来清新的空气,心灵变得如此宁静,却又波澜壮阔。

塘边人家

  也许运气不佳,没有邂逅绚烂的朝霞,却遇到一伙在风雨长廊上露营收拾好装备正准备出发的游客,我也刚准备打开无人机箱打算航拍全景,突然,豆大的雨点倾泻而下,拍打在脸颊上还真有点生疼,碧绿的湖面上溅起片片雪白水花,抬头一看,清晨淡蓝色的天空只飘着一层层薄雾。什么情况?没有乌云怎么也会下雨?当这群背包客们全部离开,雨也停了,就短短十几分钟时间。传言非虚,只要有客人第一次到寨子里来,或多或少都会下雨,久而久之,人们知道这个秘密后,第一次或陪同客人第一次到塘边,都要带上雨具,否则会变成落汤鸡。后来三板溪水库蓄水,公路抬高从村边通过,来的人多就不灵验了。听到这个传言时,我还有点将信将疑,没想到就真遇到了,还是晴天下雨。

  对于地质灾害工作者来说,根据地形地貌、地质构造和岩土特征等地质环境条件,不难判断出雷打塘老滑坡的范围、规模、滑向和形成过程。首先通过地形地貌特征进行宏观判断。滑坡后缘有悬崖峭壁,而且滑坡后缘呈宽缓平台状,滑坡体宏观扇形特征明显。其次通过地质构造特征判断是否具备崩塌滑坡的基本条件。沿嫂塘的冲沟是一条北东方向的陡倾角断层(在嫂塘和姑塘间的风雨长廊边还能看到断层面和破碎带),加之以北西方向为主的直立节理组特别发育,沿这些构造带经历漫长的表生地质作用形成了陡峭的地貌,这也是此地区北东、北西两个方向的直线状冲沟特别发育的原因。沿多组节理、岩层结构面,岩体被切割成如豆腐块状,在陡崖临空地段最容易发生崩塌,而此斜坡又是一个顺向斜坡(即地层倾向与坡向一致)又容易沿岩土接触面发生滑坡。三是通过岩土体出露特征初步判断滑体厚度。根据村民口述,开挖屋基时上部通常是3米以上的块石堆,才挖到土黄色的黏土层,很难挖到基岩层。因此,推测雷打塘老滑坡的形成,是由陡崖地段发生了大方量崩塌,形成块石流后冲击、铲刮坡脚土体及村落发生快速滑动,堵塞两条冲沟的交汇处,当时形成至少两个独立的堰塞湖。滑坡主滑方向345度。初步测量滑坡堆积体纵长约750米、前缘横向最宽约450米,按平均厚度8米估算,崩塌、滑坡方量达120万立方米。

  秀美的地形地貌景观,与地球漫长的地质作用密切相关,是地质作用的产物,是不可复制、不可再生的地球资源和遗产。雷打塘不仅是老滑坡形成堰塞湖的遗址,三塘上游汇水面积仅6平方公里,以至湖水四季不枯又不溢,其水圈、生物圈在气候交替变换时节和温差作用形成了综合光影效应,有“浊涛雪兆”“水上霓虹”“湖中喷玉”“天然凉风洞”等自然奇观,如能结合民族文化元素,好好打造一番,既是科普基地,又是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九里”龙塘“十里”干溪

  古州(榕江)一带广为流传的民谣“十里干溪九里塘”“十里干溪”是指从龙塘的塘口南至下游的乌婆寨,溪沟有近十里长但溪水干涸,“九里塘”是指从龙塘的塘口北至上游的归通寨溪沟,崩坡堵塘形成了九里长的湖塘,传说有龙出现又叫“龙塘”。

龙塘全景

  龙塘的成因也极富神秘色彩。其中《古州厅志》记载:“相传旧系村寨,一夕雷雨大作,聚成大浸潭。内有灵犀旱肠,求雨多验”,《榕江乡土教材》(民国32年编)记载:“有龙在湖内”。

  其中民间流传最广的故事,于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夏,持续三日雷雨交加,狂风暴雨,夜里突然山崩地裂,地动山摇,山脚的“古脑”苗寨百余栋房屋在黑夜中被溃崩而下的山体瞬间淹埋吞噬,十多里的溪沟变成了汪洋大海,因此得名“崩坡塘”。相传在此之前,溪边一户人家因深夜好心收留了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老人感动,临走前泄露天机千叮万嘱这家人“某月某日此地要变成汪洋大海,到时一定要逃离此地”,于是这户好心人家又相互转告众人,全寨人因提前撤离才都幸免于难。后来有人醒悟:那个借宿的老人是一条龙,我们不要忘了它的大恩大德,于是劫后余生的村民们便在塘边南面的小山上修了座龙王庙,每逢天干旱季便在庙前隆重举行乞降大雨的祭祀活动。

  经历近三百年的洪水冲刷和淘蚀,如今的“龙塘”虽然没有“九里”但也足有两里来长,“干溪”虽然没有“十里”但也足有三四里来长。坐落在塘出口的村寨叫塘口,60多户近200人基本全是清白堂杨姓后人,从江西迁居于此地已有九代近200年。坐落在塘北入口的村寨叫塘古脑,60多户近200人以龙姓人家为主,坐落在塘东入口的村寨是以吴姓人家为主的弯寨和乌邦,坐落在老滑坡后缘平台上的怎更寨40余户以弘农堂杨姓人家为主,迁居于此也都是200年左右,都是“崩坡成塘”后才定居于此。

  我于10月3日中午从剑河南加出发,经锦屏河口、地茶,从隆里上高速,然后在榕江下了高速,走走停停,下午6点终于到达龙塘。没曾想湖边的小山庄住宿条件还不错,只有四个独立的“豪”间,干净有档次,在山庄住了两晚,我是山庄里国庆节假期间唯一入住的旅客。

  平寨—怎更—中寨一带是一条区域性北北东方向断层,因断层破碎带内岩体破碎,地形陡峭,在持续强降雨影响下,坡体沿怎更后山向下急剧崩滑堵溪成塘,滑坡主滑方向东约80度,形成的滑坡堆积体纵长约600米,前缘最大横宽达900米,保守按平均厚度6米估算,滑坡体方量至少200万立方米,实属罕见。

  与剑河雷打塘不同,龙塘上游汇水面积足有27平方公里,由两条主溪沟水汇入,南北方向常年流水溪沟由北面的塘古脑汇入,沟长达10公里,南西方向季节性溪沟从东面的弯寨汇入,沟长约4公里。龙塘老滑坡堆积体的物质成分与崩坡塘老滑坡也不同。崩坡塘老滑坡堆积体以较大的块石为主,直径往往达到50厘米左右甚至更大,堆积层次分明,上部为块石层,下部为黏土层,加之汇水面积小,堆积体堰坝不易被洪流冲溃以至天然坝体保存至今。而龙塘老滑坡堆积体以黏土为主,碎石次之,碎石块径通常以小于30厘米为主,很少见到大的块石,堆积体堵塞溪沟形成堰坝后,被洪流逐年冲溃,经历了近300年,下游的河段逐年被冲流的碎石充填抬高河床,形成了“十里干溪”的奇观。

  如今的龙塘堰塞湖,如埋藏在深山中的一颗璀璨明珠,如一条飞龙在青山碧水中狂舞,湛蓝的湖水和翠绿的山峰相依相偎,漫步在湖滨,如在画中游。

  与剑河雷打塘相同,特殊的地形地貌,龙塘的水圈、生物圈由于气候交替时节和温差作用,也会形成光影效应和奇特的现象。盛夏酷暑时节,龙王庙旁的百年老红豆杉树飞下毛毛细雨清凉无比,秋后的农历九月二十上下,塘中会出现“一日三色水景”奇观,寒冬腊月,塘南面出口成堆乱石之中股股热气袅袅升腾出现“龙王出气”奇观。塘周村寨有蜡染、刺绣,飘然起舞的芦笙舞,鸟语豹叫的芦笙调,嫁姑娘时送鱼抬糯禾等别具一格的侗苗民族传统文化习俗。合理地开发利用,又是一处集科普教育、品民族文化和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多元化旅游胜地。

  受世代相传的传说故事教人为善的影响,这里的民风一样淳朴,乐观善良,热情好客,让每一位远来的客人有种无比亲切的久违的回家的感觉。在走访路上,正好遇到一群村民挥着长刀在路边清理草木,有男有女,有说有笑,我好奇地问:“是村里请你们来清理道路的吗?”一位村民笑笑对我说:“闲时我们会自发组织群众来清理道路,为村里人出行方便!”

  龙塘因龙得名,“龙恩”的故事传遍古州内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