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镇远和平村印象

发布时间: 2018-10-30   作者: 老古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和平村旧址

  黔东南新闻网讯 镇远,是黔东南州的一座县城,也是一座千年古镇。美丽的氵舞 阳河呈S型从城中缓缓而过,将城一分为二:北岸,是旧府城,是过去的行政中心;南岸,是旧卫城,是曾经屯兵守卫的地方。从高处远眺镇远,就像是一幅太极图,因此,镇远又称为“太极古镇”。

  贵州有两个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城,一个是遵义,另一个就是镇远了。据史书记载,镇远古称“竖眼大田溪洞”,属“鬼方”。从夏到商,世居着荆、梁二州的西南裔,泛称“荆蛮”。从春秋开始,镇远就有建置,秦属黔中郡,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设无阳县,属荆州武陵郡。因此,镇远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了。

  新大桥,是镇远的中心,我们的古城之旅就从新大桥南桥头开始。

  从新大桥南桥头顺着和平街向西南行不多远,街道左边,是被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和平村旧址。

  和平村旧址,原是晚清时期镇远总兵署的中营衙门,设在镇远卫城十字街东侧的五云山下,坐南向北,是一组由高大土石围墙圈围起来的建筑群。民国初年,改建为贵州省第二模范监狱。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军政部于1938年2月在湖南常德成立第二俘虏收容所,主要关押中国南方战场上俘获的日军俘虏。

  1939年3月,第二日军俘虏收容所迁至镇远,并改为“在华日本人民反战革命同盟——和平村训练班”。由于在华日本人民反战革命同盟领袖、日本反战作家鹿地亘等称其为“和平村”,故此名沿用至今。

  和平村旧址由前院和后院组成,有办公楼、礼堂、炊事场、岗楼等建筑,占地面积5895平方米。外观上,仍保留着当年和平村半圆拱形大门和高高的围墙,内部则恢复了当年的新生班、研究班、训练班、所长室、职员室、监禁室等,供游客参观。这是大礼堂,是当年日军俘虏居住和活动的主要场所。

  礼堂底楼外侧,主要是收容所管理人员办公室。这是中山室,是第二俘虏收容所内国民党区分部的党支部办公室。当时的支部书记是少校编译员舒汉生,他办这个中山室是为了方便职员们阅览书报,每个星期一,还在这里举办“总理纪念周”活动。

  旧址礼堂内部,有和平村旧址陈列展览,分为前言、战争·灾难、优待·感化、觉醒·反战、和平·友谊和结束语等,揭示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展示了和平村在抗日民族统一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礼堂二楼,主要是日军俘虏居室。由于俘虏不断增多,俘虏居室从最初的单人床变更为上下铺、通铺。这个俘虏居室里曾住着两个日俘,他们的名字写在床头:东山滕市、吉冈昇。

  据介绍,第二俘虏收容所在镇远期间(1938年12月——1944年11月),先后关押日军俘虏600多人,在管理上实行优待俘虏政策,以学校教育方式对日俘进行教育和管理,对被俘的日军士兵不杀不辱,而是在生活上给予优待,尊重他们的人格,从思想上进行转化教育,使许多战俘从军国主义分子转化为反对战争的和平先锋。俘虏中的顽固分子,关押在监禁室,对于那些冥顽不化的日俘,则送往五云山上的监狱关押。

  期间,日本共产党员、著名反战作家鹿地亘来到中国,在周恩来、郭沫若和国民政府有关方面负责人的支持和帮助下,从俘虏收容所内选择觉醒日俘成立了在华日本人民反战革命同盟和平村工作队,开展反战宣传活动,对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到1944年12月,同盟会员从1941年9月的38名发展到137名。下图是鹿地亘夫妇在编写敌情资料,据介绍,鹿地亘曾多次访问镇远,他撰写的《和平村记——俘虏收容所访问记》一书出版发行后,在国际上引起很大反响。国际红十字会特派一名瑞士人士来“和平村”考察,给予了很好的评价。从此,镇远“和平村”的名称累累见诸世界各地报刊,传扬海内外。

  战争结束后,1944年12月,第二俘虏收容所迁至重庆巴县,1946年4月撤销。和平村的反战同盟会员则回到日本,长期从事民主革命运动和中日友好工作。

  回到日本后,反战同盟和平村工作队队员把和平村称作他们的“再生之地”和“第二故乡”,1982年8月,以反战同盟和平村工作队队长长谷川敏三为团长的原在华日本人民反战同盟友好访华团首次回访和平村。

  此后,他们又于1985年和1987年两次带着亲人一起回访镇远和平村,为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