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秦溪春景

发布时间: 2018-11-06   作者: 杨代富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秦溪不是一条溪,而是一个村子。

  前些年,每次从老家来县城都要途径秦溪。骑摩托或乘客车穿村而过。只见在离村子不远的开阔田坝中央,砌有一间四合院,院中兀自立着八边形的一座白塔,五层塔檐,像极了前清官老爷的顶戴,又像蒙古族民众所戴帽子。只是这白塔模样有些灰旧,顶上长满一圈衰草,枯黄地耷拉着脑袋,没有一点儿生气

  真正走进秦溪白塔是2015年10月31日。那天雨下得很大,当地举办秦溪首届白塔文化艺术节。

  此时的白塔已修葺一新,张灯结彩,没有了先前衰败的迹象,靓装丽影,显得自信从容。白塔靠公路一侧前面有一块坪子,铺满细小的碎石,尚来不及硬化。一个不大的舞台搭建于此,一根根系着五颜六色小三角旗的绳索横拉竖扯,织成一张色彩绚丽的网,扣在舞台上方,固定在白塔檐脚。那张艳丽的网让白塔充斥着浓烈的喜庆气氛。

  前来参加活动的人很多,小车长龙似的停在公路上望不到首尾。人们在塔内往来穿梭,善男信女虔诚地在一楼的一座座神像面前上香,跪拜,袅袅青烟从塔内飘逸而出。

  尽管雨一直在下,但白塔文化艺术节演出活动照常进行,当地领导冒雨致辞,铿锵的语调里透出激动和兴奋。随后,扇子舞、芦笙舞、打快板、汉族婚俗再现等一个个节目轮番上演。

  近些年来,随着乡村旅游的兴起,当地政府想借白塔做旅游文章,以此提升秦溪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影响力,期望老百姓能从中分享到乡村旅游所带来的实惠。

  依托一座白塔和衍生出来的文化艺术节,愉悦了当地村民本身,也让外人见识到一个热情、质朴、乐观的秦溪。在这个虽离县城不算很远,但相对比较僻静的村子,有这么一个聚会交流的机会,其意义已经远远超过旅游本身。

  再次来到秦溪白塔,是今年的初春时节,缘于县文联和敖市镇政府组织的创作采风活动。

  此时的白塔,没有了文化艺术节时的喧嚣和热闹,显得十分安详与宁静。白塔旁边的坪子已经硬化,灰白的颜色与塔身十分协调。地面像刚清扫过似的,却没见笤帚清扫过的痕迹,没有枯枝败叶铺陈,干净得让人心情敞亮。四五棵高大的枫树立在白塔一侧,铁黑的树干和枝桠闪动着小小的绿色叶片。在最壮实高大的枫树顶端,搭着个黑色的喜鹊窝巢,没见喜鹊出没,唯听“架架”叫声在周遭传播,但一时却寻它不着。

  放眼望去,白塔周遭生态植被非常茂密,一座小白塔立于南面山顶林木之间,被茂密的杉木植被所簇拥,墙体出现脱落,顶上长满枯枝杂草,但仍挺立巍然。那些绿色林木一山连着一山,一岭连着一岭,且不断涌向我望不到的远方。

  紧挨着白塔另一端是一个不大的池塘。香莲的残枝不规则地立在水中。有的或低垂着枯槁的叶片浸入水里,宛若几何图画,虽然略显萧疏,像一张漂浮在天际里的水墨画卷,又如一曲让人宁静的古筝琴律,在意念的思绪里自然流淌,美得让人无限遐想。鱼儿在水中停驻或慢慢游动。同行的穿着盛装的侗族女子斜倚在池塘边的白塔门框处,身影倒影水中,构成灵动的美丽画面。文友们纷纷举起相机或是手机拍照,引起池塘里的鱼群一阵骚动。

  有“哞哞”的牛叫声传来,充满乡村俨俨气息。循声望去,只见大小两头耕牛在不远处的稻田里悠闲吃草,牛犊不时撒欢,率性扬蹄奔跑。一条清幽小溪从白塔旁边蜿蜒流淌,不时蹦出咕噜之声,给人一种调皮可爱感觉。

  走过架设在小溪上的石板桥,我沿着弯曲的田埂来到白塔左边的稻田。

  此时,稻田里菜花开得正盛,一丘是金黄的油菜花,一丘是杏白的萝卜花,开得各有千秋。不由走入花丛之中,寻找最佳角度用相机拍拍白塔。

  白塔像换了副模样,妖艳起来,花丛将它装饰,清新灵动,宛如一位可爱的邻家姑娘,穿着漂亮的连衣裙,静立于春光里,让人心生爱慕。

  往回走时,途径一丘注满水的稻田,白塔映在水中,与两山构成美丽而古朴画面。只可惜天空有些灰白,无法衬托出白塔的倩影,设若彩霞满天,白塔在霞光流泻的天际和水影里洗濯,那该是一副多么美轮美奂、充满魔力的壮丽画卷!

  进入塔内,有木梯旋至五楼,一楼木梯较陡且窄,登踩上去,还是有些胆怯,还好有扶手供人支撑。上到二楼,塔层矮了许多,往上的楼梯也就安全多了。从二楼上去,每一层的六面均开设拱形窗口。窗子周围,题写着“凭栏观无边风月,开窗见万里河山”等对联,还彩绘有精美图案。

  从一楼至五楼,分别供奉着如来、观音、玉帝、孔子、魁星、二十四诸天、十八罗汉等神像。有的慈眉善眼,有的怒目圆睁,有的挥剑刺矛,有的镇定泰然,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这座白塔,不管是塔体的选择、设计,还是外形图案的雕刻,以及字体的撰写,都堪称完美,足见当初的建造者们是煞费了苦心的。

  由于秦溪村前面为一马平川的开阔田坝,无遮无拦,当地人认为太空虚,“人丁不能繁衍,钱谷不能存积,科名不能勃兴”。为弥补此缺,故在此建塔,并在塔内供奉诸多神像,以祈护佑。

  听当地老人介绍,塔的东面山巅也建有一座五层小塔,和南面小塔一道,皆称为“风水塔”,也叫文笔塔,两塔相距三百余米,与凌云塔形成三角形,遥遥相望。

  当地老人说,建凌云塔之后,秦溪亦出了些大官,有贡生、议员等等,深宅大院比比皆是。在秦溪村,至今仍保存着近二十多栋的深宅大院,有的虽已残破不堪,但高高的外墙还在,清幽藤蔓植被从墙头披垂下来,述说着昨日的辉煌。

  站在高处俯瞰,秦溪村尽收眼底,它真正的美景这时才展现出来。白塔像一枚精致的漂亮饰物,置于边是黛色,底为黄白绿三色且泛着小小光斑的巨大圆盘里。在如黛的群山层层环绕之中,村寨“泾渭”分明,靠近山根的老旧古宅,与穿村而过的公路两旁林立的一大片漂亮现代楼宇,构成了整个村寨全貌,无声地讲述着村寨的前世今生,展现出勃发的新时代乡村美丽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