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龙洞河探奇

发布时间: 2018-11-20   作者: 吴安明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滥坝,是施秉县牛大场镇大坪组的一片田园,它由一条名叫金坑河的溪水灌溉而成了一方肥田沃土。而这片沃土并非大坪一村所有,而是和黄平县一碗水乡龙洞河村民共属。也就是说这是一片插花地,在田园里走一走,你可能时而走在黄平县地盘,多走一脚可能又到了施秉县的地盘。

  从大坪去龙洞河不到一公里。沿金坑河向左转一个大湾,龙洞河就在眼前。这是一个狭窄的河谷,溪不大,有石头垒道,人可以踏步而往来。河谷的两边并排着几重木房瓦舍,这其中也夹杂着砖房。屋后的青山,树木特别的大,有的树干上长着绿色的胡子。古树下满是高大标直的翠绿色竹子。或许因为依山而建,有好多人家户的屋基都下着水泥的石柱,以支撑院落坝子。有的人家还在石柱搭建着鸡棚圈舍,公鸡在里面追逐打鸣。

  杨光兴是要找的人,他听别人说我喜欢“考古”,他说了村子里有古墓之事,要我去看一看。 他家离大寨子有点远,一条毛路延伸进去,因天雨路滑,好不容易走到他家。

  古墓在村子的东面山脊之上,地名叫半坡落,他有土在那里,古墓就在他土边的左侧。我们跨过溪河,又钻过高速桥脚,爬一片山塝,古墓的地点就到了。这是一笼刺蓬,灌木和倒刺盖得密密实实,一般人是看不出里面有墓的。用刀砍出一条路之后,我们钻了进去。

  碑很大,是由一组石坊组成的。有主碑,耳碑、附碑,还有石支柱四根,前两根可能因支撑不了,墓顶角、墓牌均已塌圮,只留下碑。一棵橡树在墓前顶上疯狂地长着,根系也发达,可能是橡树长大把墓额挤垮的。墓是圆的,有尾巴连着后山体。直径约四米,四壁均用圆形石条砌就,表面十分光滑,可见工艺水平之高超。

  中间碑文阴刻“清故上上壽待贈孺人馬門周太君之墓”左右石柱有对联一副,分别写作:“白虎万载”和“青龙千年”。主碑右边书作:“原命生于丙寅年(1806年)腊月,殁于壬辰年(1832年)之九月四日”,左边除书有其孝男瑞、環、璁落及孝孙文举、文理等八人。落款:“道光十四年(1834年)十月二十一日立。”碑楣有梅花套图,左右耳碑的碑楣刻有花纹。右边分别雕刻凤梅、梅竹等图案。左右耳碑还配有附碑,左边附碑仅刻一朵套圆梅树,右边附碑则是分上下两幅图案。这两幅图十分奇特,一个官人模样,着官袍,身背一把剑,左手放得比较低,手提一只鸟笼,右手持着一束花(也可能是树桠)。就在这幅官样图的前面则是一妇人,弯着腰,一对水桶挑在肩上,一头高过头顶,一头则低至膝盖,步子显得踉跄。而下图右边同样是身着官服模样的人,左手把剑扛在肩上,而右手则举一把扇子。他的前面是一个戴着草帽的农夫,右手握一把扛在肩膀上的犁铧,左手提着一把锄头,有点赶路的样子。我想这可能是一幅农耕时代仕与民同乐的图或者表示墓主或仕或耕的耕读人家了罢。

  村民们说,那坟叫花坟,里面埋葬的是一位年轻的少妇周氏。传说马氏是个游手好闲的富人,靠着祖上的财产谋得了一官半职,可这马氏为富不仁,经常打骂雇佣和家里人。动不动就打雇佣长工,对自己的媳妇也不放过。一天,其媳妇挑着一挑水回屋,正跨大门坎时,他不问青红皂白,举起大铜烟斗(也有人说是钢鞭)朝媳妇头上打去,受这猛然一击,挑水桶一高一低,媳妇应声倒下,鲜血喷了一地,死了。一个时龄仅是26岁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留下马瑞、马环、马璁三兄弟成了孤儿寡崽。这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人。”马氏见势不妙,也不通知外家,草草埋葬了事。

  但是,事件并没那么简单,人命关天事,岂容草草了事?据说周氏家族势力很大,朝中又有人做官,消息传出之后,一纸状纸飞到府城,兵勇将其捉拿归案。本是杀人偿命,万死难辞其咎。杀一儆百。从而避免了不必要的灾难的发生,这无疑是最好的。周氏外族念其外甥三人尚小,让其活着,其条件是必须厚葬其姑,并刻浮雕故事以警醒后人。马氏无奈,变卖了田地,厚葬了周氏,并将马氏的罪恶用浮雕的形式刻于碑上,这桩官司才算了结。这真是:“马氏为富不仁,明刻昭示天下”。

  离开古墓,路过一片耕地,这里聚集着很多村民,他们十六七号人正在挖太子参。龙洞河是太子参出产之地,当地百姓多以种植太子参作为经济发展项目,并致富了一方百姓。

  杨光兴说,既然你到了这里,那就去看看龙洞河泉眼。 据说这龙洞河之水就出自龙洞,因而得名。从太子参地下到乡村公路,凯余高速公路从头顶上跨过,谷底下就是河流。河流的东西有崖壁,崖壁下有洞口两个,分上下两洞。下洞出泉水,泉水很大,如黄桶粗,外面有小池,池里长着丰厚的野草,透亮的,一尘不染,发出热腾腾的薄雾,轻荡在泉眼边。泉流扬波,鱼虾可数。

  走了大半天,人累了,天将黑,打马回程。又回了主人家,饭菜已备好。二两酒下肚,二浑二浑的,醒来时,就写好了这篇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