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难忘凯里(二)

发布时间: 2018-11-23   作者: 李知临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清水江苗寨 (通讯员 张钢 摄)

  凯里是贵州大地的一颗明珠,自然资源非常丰富,旅游资源得天独厚,资源优势十分突出。凯里矿产资源种类繁多,储量丰富。已探明的有重晶石、汞、煤、铁、锰、锑等47种,特别是重晶石冠甲中华,保有储量占全国的60%,金矿和石灰岩等矿产也极具优势。这里,居住着苗、侗、汉、水、瑶、壮、布衣、土家、仫佬、畲等民族。而且,民风质朴,人民勤劳善良,热情好客,处处洋溢着浓郁的高原豪放之气。各民族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在创造美好家园的同时,也创造了绚丽多姿的民族文化,形成了各具特色的风土人情。积淀着深厚文化底蕴的节日庆典和娱乐活动,美不胜收的民族民间工艺和民居建筑,编织成了一幅幅色彩斑斓的苗岭高原风情画,成为黔东南独具特色的旅游资源。


吃新节 (通讯员 雷安平 摄)

  凯里素有“百节之乡”的美称,一年中有节日集会200多个。节日活动丰富多彩,有唱歌跳舞、斗牛赛马、吹芦笙、踩铜鼓、赛龙舟、玩龙灯等等。主要的民族节日有苗族的芦笙会、爬坡节、姊妹节、“四月八”、吃新节、龙舟节、苗族的苗年等,这些节日集会是展现黔东南民族风情和灿烂文化的百花园。

清水江龙舟赛 (通讯员 陈沛亮 摄)

  “吃新节”是苗族春夏之交最盛大、最隆重的节日,由古代的祭祀演变而来,各地过节时间不一,一般在农历的六月初到八月中旬这段时间内。

  凯里素有“歌舞海洋”的美誉,各民族历来以能歌善舞著称。苗族有高亢激昂、热情奔放的“飞歌”,也有委婉动听、抒情优美的“游方歌”,还有质朴无华的“古歌”“酒歌”“大歌”,其调式不一,各具韵味,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凯里的民族舞蹈多姿多彩,有动作刚劲有力、豪放潇洒,被称为“东方迪斯科”的苗族木鼓舞和庄重的踩鼓舞,有纯朴活泼的芦笙舞,有侗族的“多耶舞”。这些舞蹈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是中华民族文化百花园中的奇葩。

  凯里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活动与民族习俗紧密相联,与各民族的历史和生产生活环境息息相关,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情趣和乡土气息,主要有苗族的“划龙船”和武术等。

以重为美的苗族耳环 (通讯员 张钢 摄)

  凯里民族工艺品美不胜收,有早在宋代就作为贡品的苗族蜡染,侗族的侗锦,苗族、侗族的刺绣、具有鲜明特点的民族服饰和首饰等,都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凯里的民族建筑在中国建筑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苗、侗、水、瑶、畲等民族的干栏式吊脚楼,土家族的衙院庄园,侗族的鼓楼、花桥等,都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很高的艺术价值,虽历尽沧桑,但都是历史的见证。

  最后,凯里的“苗族银饰”引起了我极大的关注。

以大为美的苗族银饰 (通讯员 陈沛亮 摄)

  苗族银饰非纯银,是苗族特有的一种银金属。其含量成分有银、白铜等,含银量约在40%。

  苗族同胞酷爱银饰,长久以来是苗族地区的重要首饰品和婚嫁用品。

  据传,苗族最早的银饰艺术萌芽于巫术图腾活动中。苗家笃信银器能驱邪逐崇、防阴气戕害。古时苗族人戴上银脖圈,能战胜作恶的“老变婆”,确保合家平安。闻名遐迩的黔东南苗族大银角,其造型源自祖先蚩尤“头有角”的形象,旨在祭祀祖先、获得保佑。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对银饰爱惜备至。他们创造了各式各样图案、款式的银饰,既散发出浓郁的乡土民间气息,又表现出深厚的民俗文化内涵,同时也显示了本民族的辉煌与气势。

  苗族银饰制品有首饰、指环、发簪、头饰、餐具等。尤其在苗族的衣物及装饰物上,往往制成蝴蝶图案。苗族人民认为蝴蝶是他们的祖先妈妈,蝴蝶妈妈生了九个蛋,其中就有花蛋、树蛋和人蛋。所以,凡是和蝴蝶有关的花草树木皆被认为是生命的象征。

  苗族妇女穿戴银饰也很有特色。一是以大为美。堆大为山,呈现出巍峨之美;水大为海,呈现出浩渺之美。苗族银饰的大银角几乎为佩戴者身高的一半,这种以大为美的艺术特征不言而喻。苗族银饰以大为美的独特见识,用美学的观点来看是很有道理的。

  再者以重为美。凯里苗族妇女自幼穿耳后,即用渐次加粗的圆棍扩大穿孔,以确保能戴上流行当地的圆轮形耳环,利用耳环的重量拉长耳垂。有些妇女因耳环过重,耳垂被拉豁。当地耳环单只最重达200克。

  还有以多为美。苗族银饰上呈现出 “多”的艺术特征,也是十分惊人的。多数凯里苗族妇女耳环佩挂三四只,叠至垂肩;项圈戴三四件,没颈掩额;服饰、腰饰倾其所有,悉数佩戴。特别是清水江流域的银衣,组合部件即有数百之多,重叠繁复,呈现出一种繁缚之美。这种炫耀意识的物化在其他民族是不多见的。

  在凯里,技艺高超的银匠散落民间草野,村村寨寨。他们多以家庭作坊为主,工艺也以手工操作完成。银匠根据需要,先把熔炼过的白银制成薄片、银条或银丝,利用压、寥、刻、镂等工艺,制出精美纹样,然后再焊接或编织成型。苗族银饰工艺流程很复杂,一件银饰多的要经过一二十道工序才能完成。而且,银饰造型本身对银匠的手工技术要求极严,非高手很难完成。

  除了在锤砧劳作上是行家里手,在造型设计上,苗族银匠也堪称高手。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苗族银匠善于从妇女的刺绣及蜡染纹样中汲取创作灵感。另一方面,作为支系成员,也为了在同行中获得竞争优势。苗族银匠根据本系的传统习惯、审美情趣,对细节或局部的刻画注重推陈出新。工艺上的精益求精,使苗族银饰日臻完美。

  当然,这一切都必须以不触动银饰的整体造型为前提。苗族银饰在造型上有其稳定性,一经祖先确定形制,即不可改动,往往形成一个支系的重要标志。苗族女性饰银,爱其洁白,珍其无瑕。因此,苗族银匠除了加工银饰,还要负责给银饰除污去垢,俗称“洗银”。他们给银饰涂上硼砂水,用木炭火烧去附着在银饰上的氧化层,然后放进紫铜锅里的明矾水中烧煮,经清水洗净,再用铜刷清理,银饰即光亮如新。

  结束走访苗寨村落后,我和友人回到了凯里市,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马路边,我发现了一个奇景。在一个十字路口,几个身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农民冒着细雨,站在马路边,面对“斑马线”踟蹰不前。我不解地问当地人,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微微一笑,说在等红绿灯。我更加诧异,眺望马路,并没有几辆汽车穿行,他们完全可以穿越过去,没必要在那冒雨苦等。可见自觉遵守交通规则,已成为凯里城乡人民的一种习惯。

  我感叹,在凯里,这种自觉的习惯,是何等的精神文明,而我自愧不如。

  夜幕里,我像初次相亲的准新郎,忐忐忑忑又情不自禁地重新审视这座城市:霓虹灯将它照耀得五颜六色,雄伟的行政中心、别具一格的体育馆、气势如虹又独具特色的城市雕塑、充满少数民族风情的博物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宽阔、清新的马路,悠扬回荡在空中的苗族古歌……一个多么辉煌灿烂、富庶美丽、文明和谐的凯里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心动、感动、激动;向往、情往、神往。